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山西中文 >> 生随死殉 >> 两界共主(204)

两界共主(204)

灾后重建的工作进行得很艰难。

单论修为, 谢茂此时已经超越了这条时间线上的原身, 虽不能抵达君上那样身同世界的境界,那也是和自己相比。放眼已经彻底魔化的世界与下属,打起来基本没有悬念——稳赢不输。

可一个人辛辛苦苦理顺山川风水、澄净世界,工作量委实太大。

放在小世界里几个不能入魔的修士也用不上, 不是粹道灵修, 对这种局面助力基本等于无。已经入魔的修士就更加用不上了。这群入了魔的修士整天在脓血毒雾里撒欢,看见谢茂种植至阴至阳树木花草还要委屈地抱怨——种上不舒服啦。现在这环境多好啊!君上如今不体恤下情了。

谢茂如今没空搭理他们,衣飞石提着剑去一个个谈心,好歹才把这股怨念风潮抵下去。

“想老杨。”谢茂躺在衣飞石怀里叹气。

不等衣飞石说话,他又翘起脚, 改了主意:“其实我更想以前在修真大学的同学。搞环境治理高效又专业, 给我八百,唔, 不要八百, 八十也够了……可惜, 我这段记忆都是假的, 荡神击里的一切也都不存在, 没有老杨, 也没有同学……”

真的都不存在吗?衣飞石对此存疑。他还记得曾在荡神击世界出现的谢润秋,刘叙恩与徐莲的存在也不那么单纯。衣飞石觉得,最起码这三个都不是单纯的幻境幻象, 不是他用一念生出来的魔障。

何况, 荡神击世界里, 真真切切地存在着鬼府,地狱十九层里住着一位菩萨。

“先生,”衣飞石将手放在谢茂眼前,倏地出现一面小镜子,“世界分大小,不分真假。何者为真,何者是假?世人用手摸到身体,就说身体是真。摸不到魂魄,就以为魂魄是假,是执迷妄信。哪怕是这么小小的一个镜像世界,也是真实存在的世界。”

谢茂霍地坐了起来:“你是说我们以前经历的一切都是真的?”

“先生记得,我也记得,先生经历过,我也经历过,怎么会是假的?”衣飞石将手里的小镜子抹去,“这镜子不过是不稳定、弱小,无以为继。可它曾经存在过,就是真实。”

“你等等,等等,我看看时间轴……”谢茂一边开时间轴,一边拉住衣飞石眼底浮现一丝兴奋,“我要去请太后,不不不,太后等一等,她养尊处优习惯了,哪里受得了这么个鬼样子,我去找以前的同学弄来搞环境治理灾后重建……”

谢茂封圣之后,君上陷入沉睡,时间轴实质上已经完全属于谢茂,对他开启了完全版权限。

如今在谢茂手里的时间轴早已不是一键操作界面,他沉浸其中,很快就陷入了一片时间线纵横交错的复杂乱局。时间没有尽头,时间线的分岔也没有尽头,这一片纵横交错的时间线根本没有数量可供参考——它就是无穷无尽的存在着。

哪怕谢茂有圣人之心,第一次陷入时间乱局也从心中生出了无尽的畅憾与无谓。

时间乱局非常有意思,它只有一个中心点,那就是掌握时间轴的谢茂本人。

无论谢茂走到哪一条时间线上,那条线就成为主线,成为时间乱局的中心,往前后辐射出时间长河,更有无数时间线的分岔攀爬其上。处在时间线的中心点上,谢茂很自然地将此前此后以及各种分岔的时间线收入眼底,若是看得更远一点,还能看到所有世界的分岔线……

初看有趣,看得多了,就有一种茫然与无所谓的疲惫。

君上曾经不记得衣飞石“受伤”,也不知道衣飞石处于什么状态,谢茂曾认为他不关心衣飞石。

现在他自己处在时间乱局的中心上下四顾,就知道君上的难处了。

无穷无尽的时间线上,无数个衣飞石活蹦乱跳,无数个衣飞石早已湮灭,无数个衣飞石发生各种各样的状况……乍然回归荡神击世界之中,君上哪可能记得那么清楚?他实在见得太多了。

以上帝视角在时间乱局中待的时间长了,世间的一切会失去意义。

若非想起小衣还在身边等我,谢茂都升起了一种世事无非如此的无趣感,不愿再归来。

“先生?”衣飞石担忧地看着他。

“没事。我刚才看了一下,其他时间线都能找到,只有以前星际联邦时代的修真大学找不到了。这也很奇怪,我记得以前都能过去。有点乱糟糟的。”谢茂平复时间乱局给自己的冲击,低头一看,身边的青草已经枯萎了大半,远处的脓血又要侵袭而来。

魔种气运势不可挡,谢茂想要治理环境非常艰难,这群已经入魔的修士很适应新环境,谢茂好歹是个正常人,妖氛毒雾就算了,那一脚踩下去全是黏糊糊的腥臭脓血能受得了么?好不容易给自己开辟了一块能栖身的立锥之地,才去看了时间轴一眼,居然就被反攻了。

“我去了多久?”谢茂对自己本事还是了解的,哪可能一眨眼就被魔气夺回了阵地?

“四个月。”衣飞石说。他一直守在谢茂身边。

所幸二人都是圣人,对时间的感觉与常人不同,平时闭关动辄几十几百年,四个月一转眼也就过去了。比较麻烦的是谢茂整理的草地一直在被魔气侵蚀,衣飞石已经尽力维持了,仍旧步步缩退。

谢茂才发现衣飞石一直以入魔之身维持着清气运转,周身护甲因清浊互斥都已皲裂。

“我有混沌之身,清浊同体,你就让那魔气过来能把我怎么样了?”谢茂深觉小衣死脑筋,一片草地而已,没了可以重新种,这么小心翼翼地护着,弄得自己浑身难受又是何必?

“是不能伤着先生。”

衣飞石也没受伤,这么一点护甲皲裂,不过是清浊互斥时有些不舒服,也谈不上伤患。

他有一只手一直拢在地上,此时将手摊开,一朵很素淡无奇的紫色野花孤独地盛放,衣飞石就用手这么小心翼翼地轻吐清气守着,说:“我喜欢这片草。后来发现了这朵花,想给先生看看。”

四周草地都已枯萎,更远处则是腥臭的脓血毒壤,这朵平凡无奇的野花却孤独地开着。

衣飞石的手衬在野花之下,说不出的白皙澄净,越发显得野花颜色鲜丽。大地上没有阳光,没有微风,隔着一片单薄的清气,还有一瞬间就能摧毁这片荏弱的毒雾与火灼在肆虐。

“我也喜欢这片草。”

谢茂的手指在土壤里轻轻一点,精粹的灵气滋养大地,原本枯萎的青草瞬间变得郁郁青青。

他俯身趴在柔软的草地上,看着衣飞石手边的那朵花:“我也喜欢这朵花。”

说话时,他口中吐出一缕清气,这朵荏弱的野花倏地变得坚韧挺拔,一瞬间拔高二尺,枝叶勃发,下一秒,竟然化身精灵,托身人形。

刚诞生的小花神有那一口清气相助,生得敦实可爱,三四岁的身板,满脸婴儿肥。

她浑身上下都挂着花枝种子,背着小背篓,挂着小花铲、小花锄,也不搭理谢茂和衣飞石,满脸兴奋地开始挖地下种浇水施肥,这儿挖一个坑,那儿挖一个坑,忙忙碌碌地种花,不到半小时,谢茂的草地上就出现了无数颜色各异的野花,长势喜人。

把谢茂支撑起的草地范围种满野花之后,小花神走到清气边缘,举起小花铲对地上的脓血龇牙!

衣飞石深怕她吃亏,才要起身,谢茂仰头躺在他腿上,挥手道:“没事。精着呢。”

怀里多了个谢茂,衣飞石只能坐着不动。回头再看小花神,那小丫头果然很机灵,只在清气护罩里龇牙发狠,并没有溜出去大战脓血。

“圣人心中岂有憾。”谢茂想起那无数条时间线,时间乱局给他的冲击至今没能缓过来。

圣人心中没有遗憾。因为,所有的结局,他都看过了。所有的经历,他都拥有了。“我以前不太理解,他为什么不让我窥探他的过去,为什么不让我去看他的记忆。他就是这种感觉。”

“菩萨说,此心安处,即是真实。”

“小衣,”谢茂枕着衣飞石的腿,感觉到他突突跃动的血脉,“你才是我的真实。”

这句话让衣飞石心中只剩一片甘甜,隐隐想笑又觉得不大体面。偏偏谢茂还要枕着他的腿,在他腿上翻来翻去,离着这么近……先生的嘴又这么好看……还说这么甜的话……

自在天尊远远地看见有个小东西在挖地,忍不住近前察看。

结果那身上挂满藤蔓小花的小东西一溜烟就跑了,他只看见君上四仰八叉毫无形象地躺在衣圣人怀里,两人不成体统地坐在草地上也罢了,衣圣人居然低下头,他他他……他啃了君上的嘴?!

冲击太大。

自在天尊深一脚浅一脚地淌着脓血回到暂居的洞府,不慈、吉祥都在他家里啃火炭。

“理智告诉我,咱们这么入魔很不妥当。君上莳花弄草调理风水恢复天象之后,咱们再出魔入道,恢复从前的样子,才是正道。可是,这不是大势难挡吗?世界已经魔化了,我们应该学会适应这个世界,而不是螳臂当车非要改造世界……”不慈嘟嘟囔囔。

“你少说几句吧,衣圣现在没空搭理,若是被他听见你嘀咕,呵呵,脑袋不想要了?”吉祥给他刨了几个刚烧好的火炭,“这是山岩毒火烤的,吃起来嘎嘣脆,我觉得这味儿好。”

“衣圣自己不也喜欢在毒火里沐浴么?只是不敢叫君上知道,偷偷躲着去烤。”不慈嘀咕。

自在天尊这时候走进来,吉祥天尊招呼他吃炭,不慈则找他评理:“你跟我一起看见的,你跟吉祥说,衣圣是不是经常偷着去毒火沐浴?我看要不是君上盯得紧,他也过来跟我们一起啃炭了。”

“我觉得……”自在天尊喝了一口强酸压压惊,“君上也入魔了。”

“啊?”不慈震惊。

“什么?”吉祥差点摔了盆子。

“他躺在衣圣人的腿上,衣圣人就这么——MUA!我觉得舌头肯定也进去了……”自在天尊依然是一副见了鬼的模样,“他们就这么旁若无人地咬咬咬了好久好久……君上还搂了衣圣人的脖子……这样,这样……”

“那肯定是入魔了。”不慈咽了咽口水,补充道,“如果你看到都是真的。”

“不瞒你们说。入魔的感觉好像真的比较……躁动。”吉祥掩饰般地啃着火炭,“自打入魔以后,我总是不经意地想起凡间的妻子,她都死了几十万年了……原本独居洞府也不觉得寂寞,最近有些待不住,总想找人聊聊……”

所以才天天烤火炭,约了相熟的不慈天尊,到自在天尊府上聚餐饮宴聊天。

不慈心有戚戚点了点头,突然觉得有点不对:“你想老婆了约我来自在府上?!寂寞就寂寞吧,我也挺想找人聊天。入魔了比较躁动是什么意思?!……我把你当老友,你却想睡我?”天平小说网 www.xstpw.com

吉祥呃了一声,连连摇手:“没有没有,我还是比较喜欢长眉软鬓的……”

长眉软鬓?不慈的目光落在自在天尊身上。自在天尊生得好容貌,若是挽髻戴钗,稍微描一描英气的长眉,那就是标准的貌如好女。

自在天尊仍沉浸在君上和衣圣嘴咬嘴震惊中,呆了一瞬,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拔剑吧!”

吉祥天尊撒丫子就跑:“我喜欢女仙,不喜欢男的……”

君上入魔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大地。

盖因大地上原本也没几个人——被俘虏的魔种不提,人类修士也就只剩不到二百人。

公然围观君上和衣圣人咬嘴的事,大多数人也不敢做。不过,大地上一片狼藉,没有理顺风水阴阳恢复天象之前,君上也没法筑城起台,落成天桥神殿,所以,君上和衣圣人多数时候就在清气护罩里的草地上歪着,隔得远远地“不小心”看一眼,我又不是故意的!

“他们入了魔,吃多了有毒火炭,脑子不好?”谢茂坐在草地上编织灵气。

有了小花神前线执役,谢茂就坐在衣飞石身边搞后勤支持。

他已经想过要去以前的世界里挖点人手来干灾后重建的工作,比如新古时代修真大学的种植系就很好,杨家带出来的都是粹道灵修,就当是毕业实习嘛,这边给学生提供极端恶劣的工作环境猛刷经验值,那边则提供廉价劳动力免费建设美好家园。

——对于刚毕业的粹道灵修而言,魔种世界这么高级的副本,刷出来的经验非常可观。

不过,这里对于小朋友来说,还是有些太危险。谢茂得做一点前期工作。

衣飞石也发现最近老有人往这边看。他嘴角仍有残留的清气,一直心情愉悦,反正偷着乐呗,也不想节外生枝。直到谢茂没好气地骂人了,他才解释说:“此前君上轻易不近人身……”

“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问你。”谢茂突然说。

“?”

“你心中有遗憾么?”谢茂问。

衣飞石一时间心绪万千,眼前浮现许多人影事端,最终摇了摇头:“人心皆在有无间。既然有取舍,必然有遗憾。重来一遍,也多半不会更改当时的决断。这样想来,也算是无憾吧。”

“小衣。”谢茂放下编织的灵气,握住他的手,认真地说,“我有时间轴。”

“我知道您有时间轴。可我从前做了什么决定,重回当日,依然是同样的决定。”衣飞石说。

“你知道我们目前处于什么状态对吧?我有时间轴,我可以去任何一条时间线,还可以把任意时间线当作时间的中心,世界的主线。君上在我心里睡着,他不醒来,我们做任何决定都不会影响世界的运转。”谢茂声音近似于蛊惑,“你有任何遗憾,我都可以带你去补全。”

“您不必如此……”衣飞石从来不愿给谢茂添任何麻烦。

“刘叙恩?徐莲?”谢茂亲了亲衣飞石的额头,低声说,“琉璃?”

衣飞石被这几个名字震得呼吸不匀,谢茂以为他被自己说动了,哪晓得片刻之后,衣飞石又冷静了下来,摇头道:“刘叙恩与徐莲之死影响太过重大,您若强行扭转他们的命数,会有许多时间线因此湮灭……至于,琉璃……她,她是凡人……”

“你有很多顾忌。但是,你心里还是很想的。对不对?”谢茂问。

衣飞石考虑再三,终究还是点头。最心爱的徒弟,最心爱的妹妹,怎么可能不思念?

“如果这些问题我都解决了,把他们接回来,在你身边,每天都陪着你,你会不会很欢喜?”谢茂禁不住微笑。

衣飞石下意识地点头,又摇头道:“他们有自己的人生,不必陪着我。”

“嗯。”谢茂心中有了个大致的规划,“不过,咱们当务之急,先去把老李接回来。”

作为谢茂钦定的天庭外挂计划首席助理,李秦阁的地位举足重轻。谢茂又躺回衣飞石的腿上,一边编织灵气,一边打开时间轴,在时间乱局里寻找荡神击世界的时间线:“我觉得他故意整我。以前那个一键操作的简单版多好,随随便便就找到了,这乱七八糟的分支这么多……我找了多久了?”

“十九天。”衣飞石无所事事,就陪着谢茂,看着谢茂手指灵巧地在灵气中穿行。

一片灵气编织好之后,小花神就蹦蹦跳跳地过来,将它放回小背篓里,带着花草种子,去清气边缘“开疆”,一片灵气能覆盖方圆半里的脓血毒壤,小花神将灵气铺好,在上边种好花草,这片清气就固定住了。

“得亏都是圣人,说不得找上几十几百年,我能COS肯爷爷了。”谢茂吐槽。

衣飞石犹豫了片刻,提醒道:“你或许可以往咱们这条时间线上找一找。或者,新古时代君上降临之后的那一段,找一找分支……”衣飞石感觉新世界是个隐藏大世界,从小世界找应该没有结果。

谢茂接受了衣飞石的提议,先找这条时间线上,七大仙人对衣飞石发动荡神击的节点。

然而,他的存在占据了主线,七大仙人直接被他灭了,压根儿就没有衣飞石被荡神击的记录,这条分支也彻底湮灭了,根本找不到。

“这边是没有了。我去新古时代找一找。”谢茂又掉头换了个搜寻方向。

可正常状态下的新古时代,压根儿就没有君上降临这一出,甚至没有谢茂和衣飞石的穿越事件。谢茂是个英年早逝的无名兵王,石一飞则是影视留名的传奇影帝,二人从不曾相识。

这边也找不到,不必衣飞石再支招,谢茂直接去找谢朝。

哪晓得正常的谢朝——没有衣飞石和谢茂的谢朝小世界,谢氏皇族陷入后妃皇子之争,权臣相斗、社稷不宁,早早地被陈朝武安王打下半壁江山,早早地国破家灭。找不到新古时代的穿越分支,也找不到未来的新世界时间线……

“到底跑哪儿去了?”谢茂找得辛苦,看了无数个时间线的走向,剧情结局各不相同,看得眼花缭乱,还有一种重复结局拼命看的辛劳,差点给自己刷吐了……

“您是不是带了升仙谱?”衣飞石突然问。

“对了!”谢茂倏地将升龙谱召唤入手,打开界面。

总览的栏目下,总共有四道记录。

【恶运龙主-龙饺】

【妙物龙主-李秦阁】

【荒星龙主-解紫唯】

【风定龙主-萧陌然】

……

很遗憾的是,每个条目都是暗灰色,显示不可操作。

这代表这四条龙都已经在浩劫中死亡。升龙谱能够掌管它们的晋升贬谪,甚至可以将它们一键处死,却无法将它们复活。这是世界运行最基本的秩序。

谢茂将升龙谱带入时间乱局之中,原本黯淡不可操作的条目瞬间恢复了正常。

逆生死者,唯时间而已!

这四条龙中,李秦阁修为最高,谢茂选定了他的条目,杂乱无章的时间乱局霎时间轰隆隆地倒转,谢茂一手持稳升龙谱,与时间风暴中屹立不动,似是过去了千年万年,又不过是短短一秒——

一片寂静漆黑的星空,悄然降临在谢茂跟前。

“我找到了。小衣,跟我去么?”谢茂看似问话,已然抓住了衣飞石的手。

见识过时间乱局的恐怖与繁杂,谢茂无论如何也不会让衣飞石独处。

谁知道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谁知道这一片无尽的时间中我们会不会走散?我去哪里,你就去哪里。只要我们在一起,生活在那条时间线上都没问题。

衣飞石将手回握:“跟。”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shwyjane、赫尔薇娅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友多闻、feijiao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要顺顺利利的梨子、夜诀、浅醉闲眠、文戈、波底蝶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王淼 44瓶;焚素 20瓶;赫尔薇娅、混吃、好加、maylamina 10瓶;蔚蓝天空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生随死殉请大家收藏:(www.shanxizw.com)生随死殉山西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生随死殉最新章节 - 生随死殉全文阅读 - 生随死殉txt下载 - 藕香食肆的全部小说 - 生随死殉 山西中文

猜你喜欢: 红颜阁之君笑颜开神医弃女大风歌女剑仙暴君的炮灰男后[穿书][综]被迫成为咸鱼之王的那些年第一宠姬腹黑逆天大小姐上神升级记嫡公主终末之龙妖妖不可欺炮灰修真指南暴君宠婚日常[重生]和仙君同归于尽后读者和主角绝逼是真爱太子殿下,我带你回家楚王妃倾城狂妃:废材三小姐何以相思邀星辰异世重生之全能大小姐伪妹妖妃鬼医墨凰:魔尊大人,别撩我!将军醉平宙乱穿血妖姬
完本推荐: 黑暗纪元全文阅读玄神全文阅读重生之财富美利坚全文阅读篮坛之氪金无敌全文阅读逆天战神全文阅读都市血狼全文阅读英雄联盟之SOLO时代全文阅读无敌从苏醒开始全文阅读反派有话说[重生]全文阅读图灵密码全文阅读致命游戏全文阅读至尊小神农全文阅读十号全文阅读绝命阴妻全文阅读发个微信去天庭全文阅读狼性总裁勾上门全文阅读虫袭异界全文阅读对面的女孩看过来全文阅读败家系统在花都全文阅读纣临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明幽龙凰都市之国术大宗师仙子请自重重生完美大佬一充值就多两个零我的帝国无双大唐:最强王侯如果能少爱你一点我想当巨星盗墓大法师兵王之王战少,一宠到底!武侠之替天行道天降我才必有用漫威之我的分身会打怪我和二哈共系统数风流人物梦幻西游:我能看见收益重生大富翁这个主播有点皮武破九荒傲娇天帝追妻路漫漫一心夙愿王者风暴大宋好弟子崇祯八年韩娱之请签收萧阳龙王殿大秦:帝国风云重生之都市狂仙

生随死殉最新章节手机版 - 生随死殉全文阅读手机版 - 生随死殉txt下载手机版 - 藕香食肆的全部小说 - 生随死殉 山西中文移动版 - 山西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