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山西中文 >> 生随死殉 >> 皆有来处(7)

皆有来处(7)

被囚在斗室十二年, 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谢茂对此丝毫不陌生。修士坐关是寻常事, 有人闭关五分钟放风俩小时, 也有人狠心凿开一块棺材大小的山壁把自己塞进去, 十年二十年死关不出。谢茂就曾经坐过长达二十年的死关。

对修士而言, 修行是一件极其美妙享受的事情, 坐关也从不以为苦闷。

四太太是个普通人。

她能受得了长达十二年的囚禁吗?

就谢茂的观察来看,四太太似乎是适应良好。

谢茂来时, 她已经睡下了。塔里没有电,也没有可燃的脂膏蜡烛,四太太养成了日落即眠的习惯。听见门外的人声, 她又爬起来, 正眯着眼睛看仆妇提来的手灯。

没有谢茂想象中的疯癫, 也没有一丝憔悴瘦弱, 她居然养得白白胖胖, 看上去十分年轻。

就……稍微邋遢了点。

碍于生活条件实在不凑合,再爱美的女人在这个囚室里也整洁不起来。

谢茂想起林太后, 想起徐以方, 他记忆中的两任亲妈,都是出身高门的千金大小姐,内心骄傲矜持又聪明大方, 若是沦落到如此境地……只怕也保持不了仅有的尊严。

然而,眼前这位四太太, 依然让谢茂感觉到了一丝微妙的违和。

人在困境之中是会有紧迫感的, 小林氏遇到来自孝帝的压迫会奋起反击, 徐以方察觉到自己所爱非人也会不计代价地远离。按说四太太生了个不得丈夫喜爱的儿子,还被丈夫囚禁起来,她不为自己的未来担忧么?不替自己的孩子担忧吗?她这个情绪稳定的“洒脱”模样,让谢茂觉得很……

也许,亲妈走的是世外高人路线?毕竟,一个人被囚禁了十二年,自己不想开点怎么活得下去?

谢茂调匀气息之后,仆妇们已经把席面摆了出来。

有二太太的吩咐,还有二少的叮嘱,这群常年服侍在二太太身边的仆妇还算给面子,捂着鼻子把这间狭窄的囚室打扫了一遍,厉声呵斥楼下守门的佣人上来清理马桶:“这臭得不像话了!你们就是这样当差的?!”

“你莫要高声。”谢茂打断了仆妇的训斥。

底下人惯会见人下菜碟,他在家里是什么身份地位,不言自喻。

纵然谢茂有了二少的好感,他和二少又不是同母兄弟,关系且隔着十万八千里远。

何况,他目前没有安置四太太的方案,明天还得去蒙城,不能在近处守着四太太。

这负责给四太太送水、清理马桶的下人,名义上是下人,实际上是牢头。四太太就像是人质被抵在人家手里,谢茂不敢轻易得罪。

那可是亲妈,一根头发都比旁人珍贵,若是等四太太吃了亏,他再来找人报复,那有意义吗?

谢茂还仔细留意了一下“牢头”的情绪。

大约也是常年被呼来唤去习惯了,这个身材短小的小老头儿并没有生气,提着马桶就要出门。

四太太本是坐在简陋的席前啃水晶蹄膀,嗖地横身拦在那小老头儿跟前:“嘿!”

谢茂目瞪口呆地看着四太太伸出手,那小老头儿将臭气四溢的马桶往地上一放,隐约就有不明物体滴落在距离席面不远的地板上,四太太和小老头儿就此展开了激烈地交锋——

“你这只有半桶,五分之二。我给你两块钱!”

“哪里就才五分之二了?多半是有了。我也不要你多的,三块钱拿走。”

“那我不能吃这个亏。明明就只有小半桶。”

“没人叫你吃亏,你不乐意,给我放回去!”

“放回去就放回去!等你满出来了,看你找谁来收。”

“呵呵,不给钱,我从窗口倒出去也不让你收去肥田。”

“现在种地都用化肥……”

“那你花钱收我的农家肥?你怕不是傻?呵呵。算了,给你打个折,两块半拿走。”

“我给你放好了。”

“两块四。”

“就两块,没多的了。”

……

不止谢茂惊呆了,这群常年在二太太院里服侍的仆妇们也惊呆了。

合着不是人家不给四太太清理马桶,是四太太自己死守不放,要留着便溺物卖钱呢?

仆妇眼底露出轻蔑,谢茂则十分心酸。活在世外的仙女可以“洒脱”,生活却如此实际。困窘如四太太,连小姐太太们羞于启齿的排泄物都要当作仅有的资源,死死地守护着。

她和下人争论的是什么?一块钱,五毛钱?谢茂目无表情,心内如针扎一般。

“好了!”不就是一块钱的事么?领头的仆妇掏出一枚硬币,“快去清理了!”

“那你还得给我两块,说好的!”四太太眼疾手快拿走了仆妇手里的硬币,再向小老头儿伸手,如愿又收了两块钱之后,才对她自己的马桶放行。

阻拦小老头儿出门时,四太太和他争执不休,曾动手抓过马桶。习惯了无水的环境,她将手在身上穿得松垮垮豁口的灰袍子上擦了擦,重新坐回去,继续啃盘子里的蹄髈。

“打水来!”仆妇实在看不下去了,怎么能这么脏?不嫌臭?

谢茂素性爱洁,这会儿也不能嫌弃自己的亲妈,心情复杂地上前,想要坐下和四太太说话。

就不说盯着那张脏兮兮的坐席,谢茂是怎么才能鼓起勇气坐下去的,这屁股还没沾着小腿呢,无声快速啃着蹄髈的四太太呼啦一声,把他面前的几盘菜全部往后拖了一圈,尽数护在怀里。

四太太警惕又凶狠地盯着谢茂:“我的!”嘴里还在迅速咀嚼蹄髈肉。

“妈妈,”谢茂喉咙有些哽,“我是谢茂。”

“谢茂也不能吃我的饭。”四太太的眼里没有一丝善意,只有野兽护食的凶狠。

这态度把谢茂的所有悲情都刺破了,他不是真正十二岁的小孩,他能准确地感觉到四太太想要传递出来的情。四太太并不是遗忘了谢茂是谁,也不是不认识他。

她的态度很明白,我知道你是我儿子,但,我的就是我的,儿子也不能抢。

大凡母亲都有一种男人无法理解的神性,只要自己还有一口气,就舍不得让儿子挨饿受苦。没有乳汁的时候,甚至愿意给孩子喝自己的血。

自然也有不受母子羁绊的母亲存在。只是,有林太后与徐以方珠玉在前,谢茂不觉得四太太是天生不爱孩子的类型。他想,四太太是吃了多少苦,才会一点点地磨灭了她的母性呢?

“我不吃。”谢茂很照顾四太太的情绪,自动往外挪了一尺。

四太太方才放松了警惕,继续伏案大嚼。她吃东西没有声音,非常快,风卷残云扫掉了一盘子蹄髈,转头对着香烤鹿肉进军。

谢家的席面做得再精致,那也是扎扎实实的两个肉菜。谢茂很担心四太太吃太多了,直接撑死。

“妈妈,都是你的,要不你慢慢吃?”谢茂试探地说。

四太太充耳不闻。

倒是打水来的仆妇翻了个白眼,说道:“十一少明儿个要去蒙城了,特意向家主请求来看你。四太太,你脑子也是拎不清的嘛?好好儿个少爷长这么大了,你对他好好的,他多来看看你,还怕没有席面吃?说不得就能把你接出去,貂皮衣裳穿着,鱼翅燕窝吃着,丫头婆子用着哩。”

谢茂很不乐意有人对四太太这么说话,可是,这妈他有点沟通不了。这要是偷四太太的计划还没做好,前来提前透风时,一顿席面把四太太撑死了,那可不是闹着玩儿么?

这话果然说动了四太太。

不过,她没有停下吃饭的动作,目光在席面上搜寻许久,将一盘麻酱菜心推出来:“你吃。”

谢茂:“……”

硬生生把谢茂憋得没法儿了,起身倒了杯茶,慢慢喝下去,才算冷静了几分。

恰好今天大太太坏了事,跟着谢茂上塔的都是二太太的仆妇,有二少的面子撑着,下人们都很配合。谢茂请她们下去稍坐,他要单独和四太太聊聊天,仆妇们都顺从地下了楼。

——毕竟谢茂才十二岁,没有虫基因,一向又不显得特别机灵,仆妇们并不担心他搞事情。

一个脑子拎不清的四太太,一个爬七层塔就气喘吁吁的弱鸡少爷,他俩要能闹出事来,至于等到今天吗?这十二年都没出过事呢!

“妈,你这些年,”谢茂斟酌词句,语带试探,“受苦了。”

当了几辈子皇帝,看了几辈子谢朝各地稀奇古怪的奏折,谢茂是有识人之明的。

四太太但凡有一丝小林氏和徐以方的资质,谢茂都敢直接说自己的计划,甚至和四太太商量着来。这不是稍微察觉出有点不对劲了么?

只是林太后和徐以方把谢茂的期望值点得太高,让他很怀疑自己的判断。

那可是我的亲妈,应该……不至于吧?

四太太还在拼命吃吃吃。

“妈,我以后不会让你挨饿的。”谢茂小声说。

“你要是有本事,你能混成这样?”四太太将嘴上的油抹了抹,翻起一个讥讽的笑容,“行了甭操心了,我在这里饿不着。一天三顿管饱,就是没什么油水……底下那老狗,嘿,领了我的饭,先把肉菜油菜刨他自己碗里吃了,我就是馋肉……”

她还不忘记继续嘲笑谢茂,看着谢茂瘦成皮包骨的模样:“你吃得还没我好!”

须知道,这可是谢朝遗民所在的天任星。自从谢茂散播神仙种之后,这片大地就很少出现饥荒。谢家好歹也是山南镇最有权势的家族,能混进谢家当下人,哪里就穷到吃不起饭了?

除非家主人刻意虐待,否则,哪怕是被囚禁在塔顶的四太太,也没有挨饿的时候。

顶多是吃得不够好罢了。

所以,谢茂总担心四太太会撑死,那真是错估了这个时代的生态。为了多生产“农家肥”,四太太每天都会吃很多饭和馒头,胃口早已被撑得足够大,这会儿啃上几斤肉绝对没问题。

也是差不多吃得尽兴了,四太太才有空跟谢茂说话。当然,她还是间或低头吃一口。

这么大一桌席面,一口气吃完那不现实,肯定得留着明天、后天继续吃。她这里没有热菜的炉子,凉了就是彻底的冷菜了,自然是趁热能吃多少算多少,越新鲜越好吃么。

“你想过以后吗?”谢茂不敢说得太露骨。

四太太语气中对目前的生活很满意,对于自己每天都能吃饱很满足了。

“以后怎么了?”四太太露出一丝警惕,声音扬起,“我是他谢润秋明媒正娶吹吹打打正门抬进来的老婆!我处女跟他,不是不三不四的人!他要是想休了我,那不可能!”

谢茂:“……”

“他是不是又说你不是亲生的了?”四太太紧张地盯着谢茂,“你看看你这张脸!特别是你这眼睛!跟他长得一模一样,他是良心被狗吃了,才睁眼说瞎话,说我偷人!”

“我跟他的时候还是处女。你去打听打听,他大老婆是处女吗?二老婆是处女吗?!”

“他不会真的要休了我吧?!”一直散漫的四太太,那一头脏兮兮的短毛都似要竖起来了。

在这个贫瘠的地方生活,四太太卖所有可以卖的东西,也包括自己的头发。

卖头发不仅能得钱,还可以得到一次洗头的机会。每每她的头发长到一定的长度,守门老头儿就打水来给她梳洗,晾干之后将长发剪走。四太太前不久才卖过头发,这会儿只有一头脏兮兮的短毛。

谢茂捂住额头,脑子里乌央乌央的一大片幺蛾子飞过。

并不是他见惯了林太后、徐以方这样的妈妈之后,就对四太太生出嫌弃。好吧,不圣母地、公正地说,他对四太太没什么感情,也没有多少了解,陡然遇到四太太这样的母亲,是有那么一点儿不适应。

但是,喜不喜欢,认不认同,都不妨碍谢茂承认四太太跟他的关系。看书网 www.kanshu9.com

目前谢茂最大的难题是,四太太表现出来的态度,很难和他达成共识。

他要怎么才能说服四太太相信他,跟着他一起离开?

四太太一直天真地认为,她被关起来,是因为谢润秋怀疑她偷汉。

她不知道谢润秋和谢茂做了亲子鉴定,也不知道亲子鉴定早已证明谢茂不是奸生子。

谢茂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给四太太解释清楚。但是,他对四太太的智商是心存侥幸的,他不指望四太太和林太后一样聪明能干,只需要她有那么一点点皮毛,能听得懂事儿,知道利害关系——就行!

谢茂耐着性子跟四太太解释虫基因的问题:“妈,没有人怀疑我和谢……我爸的关系。这件事早就有结论了,主要是我爸爸他现在在申请一个基因评级……”以下省略一千五百字。

“您明白了吗?”谢茂问。

四太太听得很认真,这会儿一拍桌面,呼地站起:“那他凭什么休了我?!”

没有人要休了你啊。这妈听话找不到重点!谢茂都快崩溃了。

他实在是没有见过这么蠢的人,正儿八经地说,这么蠢的人几辈子都没机会凑近他跟前。

习惯了只说上句,对方马上明白下句的对话方式,谢茂真的适应不良。因着这是亲妈,谢茂很耐心地掰开了慢慢诉说分析,可人家四太太根本不听。或者说,谢茂觉得重要的事情,四太太根本不在乎。

四太太在乎的只有一件事:谢润秋不能休了我!

“妈妈,不是他要休了你,是我们要离开他,休了他。”谢茂说。

四太太一脸被雷劈的表情,看着谢茂好似看见了一个怪物。

“他把你关在塔顶,不让你自由出入,不给你好吃好喝,不让我们母子见面,他对你一点儿也不好,咱们不稀罕他。妈,以后你就跟着我,我不会让你吃苦,我让你体面尊贵地活……”

谢茂一句话没说完,四太太已经没好气地打断他:“他对我怎么就不好了?”

这是亲妈。被亲妈打断了说话,谢茂有点气也不能发作。

然而,把他憋得不断灌茶水的是,四太太打断他时说的那句话,他对我怎么不好了?

……不是,他对你怎么好了?

“我生了你这个没用的畜生,身上一点儿珍贵的基因都没遗传下来,外面人都指指点点,说我肯定是跟别人偷情才有了你,你爸爸是多要面子的人?你不知道吧?他在街上站着,所有人都不敢从他面前走,离着几十米远都帖墙根儿挪……他这么体面的人,不也没有把你扔尿桶里吗?”四太太说。

那是因为你本来就没有偷情,我本来就不是奸生子,他凭什么杀了我?谢茂头疼欲裂。

“我犯了这么大的错……”

你怎么就犯错了?你是被迁怒了!

“他还是给我吃,给我住,每年都给我衣裳穿……”

你吃的是什么,谢家其他人吃的是什么?你住的什么地方,人家谢家其他人住什么地方?你都窘迫到卖头发卖肥水了,为了仆妇都看不起的一块钱撕逼斗嘴,你还觉得谢润秋对你好?!

“我在这里每天吃吃喝喝,困了就睡,睡醒就玩儿,清闲不做活儿,他就是白养着我。”

……敢情您还真觉得挺不错的?!

谢茂彻底震惊了。

打从进门开始,他就觉得四太太的精神状态很奇怪,被囚禁了十二年的人,怎么那么坦然平静?

那是没多少病态的平静。四太太养出来的白胖不是虚胖,她是正儿八经的心宽体胖。忧愁苦闷?不存在的。极度贫瘠的生活环境让她戒除了大部分欲望,或者说,一开始她的欲望就非常少。

她每天日出睁眼,日落休息,不用工作,甚至都不用生活。

——她的生活一眼都能望到头,全在这间小小的塔顶。

起居有常(晚上没灯),饮食有度(吃不着肥甘厚味),既不劳形(不工作),也不伤神(不考虑任何问题),身体能不好吗?

问题是,正常人被囚禁之后,会焦虑,会感觉到被控制的羞辱和危机,处在四太太的地位,应该还会担心自己刚出生的孩子。那么,这个被囚禁的人,无论如何都做不到“不忧思伤神”。

四太太可以!

谢茂认为正常人都在乎的东西,她不在乎。

根据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四太太目前只处于最下的两层。只要满足她的生理需要,给她吃的喝的养着她不饿死,再满足她的安全需要,也就是没有因为偷人的罪名被冤杀,她就满足了。

在此之上,更上层的情感需要,比如对儿子的爱和牵挂。她就已经无能为力。

她一直都活得这么贫瘠,她的人生中没有存在过更高级的需要,让她如何去想象?

四太太是个出身乡下的寒门女子,因基因纯净、面容姣好,十五岁就被谢润秋聘娶回家生儿子。她没什么见识,也没受过多少教育,在拿到谢家的聘礼之前,她甚至没有吃过一顿饱饭。

她的母亲说了,女孩儿在家就不能过得太好。家里好吃好喝养着,谁还肯嫁人?

因此,谢家施舍了一顿饱饭,四太太顿时就对夫家死心塌地了。

她不肯离开谢家,坚决不能被谢润秋“休弃”,她只有嫁了人有了丈夫才有饭吃。这是前半生日日夜夜永无休止的饥饿与痛苦、深深镌刻在四太太骨子里的教训和真理。

谢茂放弃了和四太太真诚沟通的想法。

他不可能在半个小时之内,说服四太太扭转她信仰了半辈子的真理。

他娴熟地撒谎:“您认为我为什么会来见您?我这么小小一个人,身上也没有携带任何基因,我哪有本事把你接出去好好地养着,还说给您买大房子,买奴婢佣人……”

四太太疑惑地看着他。对啊,这么多年了,这个不争气的畜生都没上来过,要不是这小东西总是在塔下仰头看她,她还以为谢茂已经被谢润秋打死了。今天怎么就上来了?

四太太认识送席面来的仆妇,那是二太太的人。二太太是个体面人,蒙城下嫁来山南镇,要不是谢润秋有本事,还真娶不来呢!听说二太太的娘家还是公家当官儿的。四太太一向对二太太极其艳羡。

四太太以为今天的席面是谢润秋送来的,二太太负责执行,谢茂嘛,就是个搭头,混上来的。

这不争气的畜生……哦不,这个娃娃,口气大得很,还要她休了丈夫。二太太的仆妇也说,要她巴结好这个娃娃,以后才有好日子过。难道这个娃娃真的出息了?四太太有点惊喜。

“你来吃点东西。”四太太把自己吃剩下的半个烧鸡端起来,放到谢茂面前。

因为好吃的东西太多了,这烧鸡四太太只啃了几口。她把腿和翅膀咬了,皮也撕下来吃了,剩下骨架上还连着不少白生生的肉。就这么个卖相惨淡的烧鸡,四太太给谢茂吃还挺心疼呢。

谢茂:“……”

“你不吃?那你吃点菜。”四太太马上把烧鸡收回,再次推销麻酱菜心。

“蒙城有个来自星外文明的贵宾看上我了,他很喜欢我,钦点我去伺候他。妈,我马上就要飞黄腾达了。你以后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咱们还在这个山沟沟里吃什么苦?我天天给你买烧鸡。”谢茂眼也不眨地撒谎,张嘴就来。

四太太果然被震撼了,满眼圈圈:“真的吗?是外星人吗?外星人怎么看上你了?!”

“我长得好看脾气又好,他就是很喜欢我呀。”谢茂说。

四太太觉得谢茂这么个皮包骨的样子真不好看,但是,那可是外星人,外星人的审美可能和我们天任星人不一样,说不得谢茂这样儿的就是外星人眼里的大美人呢?!

“那真是挺好的。你跟了人家,就好好儿的服侍人家,不要跟人家顶嘴。不是我说你,你在下面我看你就是整天劲劲儿的,跟这处不好,跟那处不好,自家兄弟都打架。你去跟人家说句好话,人家是正儿八经的少爷,赏个零嘴都够你吃了……”四太太开始教导谢茂把握长期饭票。

“嗯,嗯,我知道。我们俩感情可好了,我们商量好了,他愿意跟我一起奉养您。”谢茂说。

四太太有点兴奋。不过,很快她眼里的兴奋就消失了,支支吾吾地说:“那也不好。你是给人家当奴婢的……”

“不是当奴婢。他要跟我结婚。”谢茂纠正。

“就算结婚你也不是人家正头娘子,哪有把小妾的老娘接到一起过日子的……”

“就是正头娘子,原配!”谢茂再次纠正。

四太太还是摇头:“你不懂。你嫁进去是要靠丈夫吃饭的。他对你好,你也要守本分,好好地伺候人家,孝顺他的老子娘。你是个上门的,你见过哪家女婿跟岳父母住一起了?原配爹妈也不行啊!”

谢茂还想再说,四太太不断摇手:“名不正言不顺的,我去了不合适。我去了你家,给你添麻烦不说,万一你跟那个外星人分手了,人家把你休了,我怎么办?”

谢茂呆滞。对哦,您肯定得先把自己的后路找好。

“我是你爸爸三媒六娉娶回家的,吹吹打打从大门抬进来的,就算家里有三个姐姐,我也是堂堂正正的四太太。我跟你爸爸的时候还是处女,处女你知道吧?我给他守贞守节,他就不能随便休了我。”

“我现在在这里有吃有喝,什么活儿都不用干,日子比多少女人都舒坦。”

“我要是跟你走了。你那边是女婿,本来就没有供养我的道理,他要是叫我滚蛋,我还能赖着不走吗?那不是我的家啊,这里才是我的家。但是我跟你走了,我就回不来了,你爸爸肯定不让我回来。”

“不行,我不能走。”

“我就不跟你去了。你出息了,多来看看我,给我带点吃的。”

“你有没有钱?你那个外星人对你那么好,他肯定给你钱了吧?娃娃,你是我生的,你要孝顺我呀,妈妈生你不容易,痛了两天三夜,那血水一盆接一盆的,好不容易才把你生下来……”

“你去跟外星人享福了,千万不能忘了妈妈。”

“你这个兜兜里有钱吗?”四太太直接在谢茂身上翻找。

谢茂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就是特别后悔,为什么没有在身上带一点钱。

他不讨厌四太太,他特别可怜四太太。或许四太太是不够爱子心切,可不是她不爱,是她自己都太贫瘠了,她没有被人爱过,她的生命从来不曾丰裕过,她给不了爱。

“……我没有带。”谢茂喉咙微哽。他想,他会去找二少要一些钱,先给四太太留着。

四太太不高兴地说:“你就说大话。还说带妈妈去享福,几块钱都不给我。我也不要多了,你给我二十块钱。好不好?娃娃,妈妈生你不容易……”

“好。我给你。”谢茂说。

四太太顿时心花怒放,看着谢茂,指望他从暗中的口袋里掏钱。

“我去给你拿。我没有带。”谢茂说。他马上就去找二少,找大少,找衣飞石。

四太太希望落空,有些生气地在谢茂肩上捶了一拳:“说大话的狗东西,没出息的畜生,生下来就坑我!现在还骗我!你去给我拿,你去了还能回来吗?骗子,撒谎精!”骂一句就捶谢茂一下。

她的手劲儿不算大,谢茂任凭她捶了几拳,慢慢站了起来。

“我去给你拿。”谢茂说。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爱海的猫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芝士团、友多闻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LOL灰机、敏赫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DEE 2个;波底蝶、明月逝、人间逃避行、小马驹、云竹听雨、落霰、beck、水至琪、梦生、夜诀、姗姗、剑心、牙牙小星星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凌羽裳 180瓶;爱海的猫 100瓶;迷途未返 90瓶;考槃 47瓶;Q 36瓶;幻影千月 34瓶;戎泽曩昔、毛躁的云 30瓶;蛋卷卷、静影、Leilei、xx、凌子橙、口袋里的云、辰巳 20瓶;柚子茶、珍珠1980、玉山将崩 10瓶;这只小铆锚、zoe 5瓶;°、静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生随死殉请大家收藏:(www.shanxizw.com)生随死殉山西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生随死殉最新章节 - 生随死殉全文阅读 - 生随死殉txt下载 - 藕香食肆的全部小说 - 生随死殉 山西中文

猜你喜欢: 八荒录神落[综]被迫成为咸鱼之王的那些年暴君的炮灰男后[穿书]凤倾之至尊灵契师天命凰谋变成病娇魔君捡的蛋神医狂妻:国师大人,夫人又跑了极品女仙[古罗马]如何与暴君尼禄和平离婚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hp以骨为扇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魔女花倾不好惹表妹万福神医废柴妃红颜阁之君笑颜开娇宠长公主(重生)异世重生之全能大小姐帝妃惊天邪王嗜宠:鬼医狂妃凌菲菲修仙记师父又掉线了第一纨绔:暗帝,来战!平宙乱穿重生之纨绔幻妃穿书后我嫁给了残疾暴君
完本推荐: 分手妻约全文阅读月光变奏曲全文阅读纣临全文阅读少年王全文阅读异世重生之无上巅峰全文阅读妙手小村医全文阅读十号全文阅读植祖全文阅读吞龙全文阅读诡域档案全文阅读帝道至尊全文阅读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全文阅读对面的女孩看过来全文阅读虫袭异界全文阅读重生超模全文阅读超级绝命帖全文阅读纵天神帝全文阅读网游之我爱金币全文阅读至尊医道全文阅读追女养成系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修罗丹神巅峰仙道裴羡的倒退人生集游巡旅峨眉传我为狠人大帝超神制卡师都市之至尊武神隐藏大佬她又帅又衰猎谍无限之玄门立道我的秘书是栗娜!我穿越了僵尸世界抗日之浴血沙场卡洛斯的烛光晚宴诸天大道宗九天天啊!我变成了龟崇祯八年重生似水青春都市无敌神医镇天剑祖大唐之公子世无双楚氏赘婿王者风暴知足常乐(快穿)神奇宝贝之最强人生赢家都市之神级科技我能看透一切我可以点化万物

生随死殉最新章节手机版 - 生随死殉全文阅读手机版 - 生随死殉txt下载手机版 - 藕香食肆的全部小说 - 生随死殉 山西中文移动版 - 山西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