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山西中文 >> 生随死殉 >> 两界共主(68)

两界共主(68)

作为修行界的新一任王语嫣, 容舜完全没有任何行之有效的御敌手段。

对方用一道灵力锁定了容舜摊在手心的金蚕脱壳, 容舜下意识就想合掌收起, 手指竟然动不了。

——这可是强买强卖欺负人了。

当着谢茂的面, 欺负他的大徒弟, 这事能善了?

对方确实实力强大, 谢茂评估了敌我强弱,倏地抽剑, 雷击桃木剑在空中划出一道风雷,那一道锁定了金蚕脱壳、压得容舜无法动弹的灵力才骤然散开。

谢茂已不动声色地将容舜护在了身后。

他很意外,按照龙咎的说法, 惊蛰小市是个小交易市场, 通常是小辈弟子来晃荡。

惊蛰这个时间很玄妙, 常有春雷降世, 很多老鬼老怪都不喜欢在这个日子里出门。所以, 小孩子出来玩,安全。反倒是重量级别的交易会放在正邪两道都舒适的日子里。说穿了, 这种交流市场别称销赃大会, 没有赃物,销什么赃?

眼前这人戴着面具,长袍黑影, 看不出任何代表身份的特征,除了他那道阴森的灵气。

这是个强大的邪修。

谢茂手中的雷击桃木剑蕴含雷炁, 至纯至阳, 剑尖酝酿着一股风雷。

这动静已经把周围人都惊动了, 全都远远地看着热闹。

谢茂还没来得及兴师问罪,对方已经发出了冷笑:“小辈人,你年纪轻轻寿数长着,拿着这东西有什么用?若是被人一掌拍碎了脑袋,拿着这宝贝又有什么用?”

他的威胁不仅仅来自于言辞。

谢茂手中的桃木剑蕴含雷炁,专克阴祟,让这人相当不爽。

话音刚落,一道精纯雄浑的鬼气就朝着谢茂面门抨击而至,确确实实想拍碎谢茂的脑袋。

谢茂心中纳罕,听口吻也是个老鬼,怎么这么莽?这一着来得厉害,不过,谢茂也不担心,他还有随身空间这个大杀器,可以抵御伤害。

下一秒,当着谢茂大杀四方的那位“本座”,就像动画片的大反派一样飞了出去。

衣飞石出手了。

若他修为不及也罢了,现在养着几千岁的真元,哪里受得了有人对谢茂不敬?

敢在陛下驾前放肆,这是真作死。

瞬间将人轰上天,替谢茂解围之后,衣飞石也没闲着。众人只看见一道长袍黑影随之窜入云霄,又将那位状若动画片大反派飞出天外的闹事者揪了回来,半空中削去三花,一掌劈飞神魂。二人一起落地时,刚才还气焰嚣张的“本座”,就像一滩烂泥般软在地上。

……千万不要惹谢茂。惹了谢茂,谢茂可能不会杀你,衣飞石会。

连衣飞石都知道谢茂宽仁的脾气,怕谢茂怪罪自己出手太狠,还上前解释了一句:“不曾杀他。”

在一边带孩子的龙咎和宿贞也都赶了过来,二人见瘫软在地上的黑影,交换了一个眼神。

是他吧?

是他。

好么,只能假装不认识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后辈小子摔成重伤,传出去还怎么做人?

衣飞石解决这件事的速度太快了,这是他侍奉陛下多年养成的本能。

谢朝的陛下是个毫无战斗力的弱鸡,身份又太过贵重,衣飞石常年侍奉在谢茂身边,最怕的就是出意外。任何有可能伤害到谢茂的不可控苗头都会被迅速掐死在萌芽之中。

这人已经对谢茂出了手,衣飞石和他根本没有道理可讲。把人打到再无出手之力,谢茂安全了,衣飞石才有心思问其他的——比如说,你这人究竟想干什么?

“先生无碍么?”衣飞石先问候谢茂。

确认谢茂没有任何损伤,也没有任何情绪上的问题——比如,怪罪他出手太重,出手太快——衣飞石才有闲心转过身来,研究被自己打瘫在地上的黑影。

眼见衣飞石要去揭对方的面具,龙咎连忙说:“买卖争端也是常事,凡事留一线,留一线。”

衣飞石不这么想。

谢茂的雷击桃木剑是天下独一份,今日和对方结仇了,对付能通过雷击桃木剑认出谢茂,他们却不知道对方的身份,谁知道哪天被暗算?

直到宿贞也出面劝说:“时候差不多了。”

既然宿贞出面劝说,衣飞石得给面子。

这里所有的成人都戴着面具,长袍黑影,说话的声音都一模一样。想要分辩陌生人的身份是很难的,对自己人也只能通过行为举止和说话的习惯语气来判断。

衣飞石在这方面是专家,他认人很少只看脸,就算宿贞打了个岔,反正这人在他跟前挂上号了,躲得过今日,躲不过他日。

“是。”衣飞石抽身欲回谢茂身边。

谢茂是跟着宿贞来见人的,带孩子们来惊蛰小市见见世面是一回事,宿贞的主要目的是把他引荐给自己在青盟的故交旧友。这群人跟宿贞是好朋友,同样也有利益纠葛,当初宿贞还道嫁人,几乎可以算是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不干,她一帮子小弟都只能重新找靠山,对她未必没有怨由。

如今想要在隐盟中寻找盟友,谢茂能借着宿贞的人脉,同样也得自己开条件,另立炉灶。

这边孩子们在惊蛰小市逛着,谢茂、衣飞石得跟宿贞去参加茶话会。

龙咎给宿贞指了路,他自己则预备留在市内,照顾几个小孩子——万一遇上不长眼的欺负上了,总不至于连个做主的都没有。

衣飞石和谢茂倒是不担心几个孩子的安全,铠铠不去欺负人就不错了,谁能欺负他?

哪晓得衣飞石已然高抬贵手不打算计较了,地上那滩烂泥依然不肯罢休。

他直呼宿贞名讳:“常宿贞。”

宿贞停下脚步。

“你欠我一个鬼子,今日要还给我。”那人艰难地站起来。

他摘下面具,露出一张苍白清癯的脸庞,仿佛久不见天日,又似病体缠绵。

宿贞前不久才在入场口露面,不少年轻弟子都还在议论她的往事。

说到底,宿贞再拉风也是二十年前的事了,问题是花栩栩上前拜见且自报了家门。

宿贞不在修界日久,花栩栩的爸妈那是实打实的修界传奇,年轻弟子都听说过东都花家和山阴上清派的威名,热议起来顿时有了参照物,想着宿贞年轻时居然能吊打这两位传奇,小毛毛们必须感觉到一种无与伦比的刺激。

这边打架抢东西,刷拉一下就结束了,热闹没看着,正打算走呢,当事人居然又是宿贞。

这个被打成烂泥的家伙,居然直呼“常宿贞”名讳,起码也是同辈人吧?一群小毛毛左看右看,把这人上上下下都看了几遍,心底犯嘀咕,不认识啊。哪家的前辈?

龙咎上前劝说:“前辈,有事再商量。”

那人被衣飞石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却不代表真的很弱。

他不弱。

正是因为他的强大,衣飞石才会对他下狠手,谢茂面对他都不得不亮出雷击桃木剑。

——当初谢茂初来新古时代,遇上带着黑猫的常燕飞才正儿八经动过剑,后来在特事办遇见几个家族的长老、遭遇海族、刺杀谢润秋时,才动过剑。

逼得谢茂动剑,足以证明此人的修为至少是当世一流。

他揭下了自己的面具,这件事的性质就更不一样了。

大家都是长袍黑影时,打了架就跑,谁也不能怪罪谁。我揍你时又不认识你。

据说匿名市上还出现过徒弟暴揍太师叔的趣事,打了半天发现大家招数很熟悉哈?回家才知道,原来揍的真是自己人。

现在对方亮明了身份,代表的就是他所属的家族和势力。再不能说,反正我不认识你。

宿贞同样揭下自己的面具,走到他身边,说:“你欠我一个朋友,你想拿什么还?”

二人对峙良久。

龙咎打圆场:“老大,看在远秀的面子……”

那人露出一丝冷笑:“是债就得偿。”

他看着宿贞,“你欠我的,若不还我,道心有亏,万劫不复。”

话到此处,天边一道惊雷,有惨白的电光闪烁。

修行者绝不轻易诅咒,言出法随,天地有证。此人虽被衣飞石削去三花,砸散魂魄,根基犹在。

他对着宿贞放的话可不仅仅是威胁耍狠,而是真正地诅咒,若宿贞对他欠债不还,便道心崩溃,万劫不复。

衣飞石请示地看着谢茂。

谢茂点点头,说:“速战速决。”

衣飞石也摘下了面具。

他主演的《岳云传》热度未减,年轻人很少没看过,这会儿全都轰然议论起来。

就说石信臣身手很好,原来真的是隐盟弟子啊。石家?信陵石家不是箓家么?没听说体术出色啊,怎么石信臣那么能蹦?不明真相的群众更蒙圈了,宿贞不是还道嫁人了么?听说嫁的还是容家人。她的儿子怎么又是信陵石家的人了?

“石一飞。”衣飞石自报家门。

“飞儿,这件事我来处……”宿贞不许衣飞石近前。

“他想拿先生手里的东西,对先生动了手,这就是我的事。”

衣飞石很少当面反驳宿贞,可有些事不能含糊,“若是您的故人,儿子自然以礼相待。不过,以儿子看来,这不是故人,是夙敌。恕儿子无礼,事涉先生安危,不能退让。”

龙咎是真有些急了:“都是自己人,有话好好说。不至于喊打喊杀的。”

他先前不知道为什么打架,也不知道抢什么东西,问过身边看热闹的围观群众,才知道是个金灿灿的虫子——他知道谢茂用大金蚕蛊的皮在炼制东西,这会儿也是豁出去了,拿出一条金蚕蛊,说:“前辈,您要金蚕蛊找我老龙就是了,何必……”

“我不要金蚕蛊。”那人固执地看着容舜,“我就要他的金蚕脱壳。”

谢茂不禁莞尔:“倒是识货。”

“常宿贞,你夺走了我的鬼子,让原本不生不死的他死于泰山北麓,你必要还我。把金蚕脱壳给我,你我两清。否则,天不容你,我死去的鬼子也绝不容你!”

那人张口吐出一道厉影,朝着容舜呼啸而去。

柿子捡软的捏,谢茂和衣飞石都不好对付,宿贞也是狂暴女修,只有容舜最好打。

何况,金蚕脱壳如今就在容舜手里攥着。

“放肆!”衣飞石动了真怒。

他给宿贞面子,给龙咎面子,哪怕谢茂让他速战速决,他也没有即刻出手。

偏偏此人是真倚老卖老,半点不识时务。到了这个地步,竟然还不依不饶地肖想着谢茂赐予容舜的金蚕脱壳,再次对容舜出手。宿贞因着故人情面容忍他,衣飞石哪里还忍得住?找死!

衣飞石伸出手,居然硬生生地拉住了那道从嘴里喷出来的厉影。

——作为阴天子,衣飞石是天下鬼修的祖宗,他就敢徒手捉厉鬼。

那道鬼影霎时间就化为虚无。

消散之前,凄厉横死的丑态消弭,化作本身的模样,一闪而逝。

口中飞出的这一道鬼影只是声东击西。

那人真身已扑到容舜跟前。

谢茂叹了口气。黑客小说 www.heikexs.com

你这样杀过来搞突袭,我要是揍你,小衣会觉得自己失职了,他肯定会不高兴的,我要是不揍你,你若是喷一口鬼气给我洗脸,小衣就真的失职了,他会更生气的。

所以,我是揍你,还是不揍你呢?谢茂难得一次选择困难。

不等谢茂做出这个艰难的选择,杀到他面前的那人突然开始“蜕皮”。

在场皆是修士,所有人都能看见一层一层的鬼影从那人身上褪去,褪去一层,溃散一层。原本浓重凝练的身躯在层层退却的鬼影溃散之后,那人彻底失去了一身修为,惊恐又错愕地看着谢茂。

谢茂道:“别看我,不是我干的。”

白骨御笔的虚影在湿润的云雾中若隐若现。

衣飞石站在十米之外,看似隔得老远,然而,这确确实实是他的手笔。

直到那人身上鬼气褪光,只剩下人影,云层之上的白骨御笔才缓缓消失。那人原本是个三十岁上下的俊朗模样,褪去鬼气之后,瞬间苍老了几十岁,脊柱都塌了下去。

——用鬼影对付谢茂,你得问问阴天子,这位天下鬼修的祖宗,他老人家乐意不乐意。

龙咎和宿贞都惊呆了。

“你拘了远秀的魂?!”龙咎简直难以置信,他看着那佝偻的老人,“你居然拘远秀的魂?!”

那人咯咯一笑,双眸浑浊:“你见过裴家人不役鬼么?”

修士役鬼很正常,很多鬼在死后没有指引、没有常识,沾染世间因果之后无法正常轮回,只能游荡在阴界当鬼。鬼为了留在阳间,保留自己的记忆,变得日益强大,自愿为修士服役,成为役鬼。

这当中必然也有一些弱肉强食的勾当,只要不是闹得太过分,也没有那么多人去替鬼路见不平。

强行拘魂就是很暧昧的一种举动。只要修士不拘生魂,他只许借口说这个鬼为祸人间、调皮捣蛋,我才把他强行拘役,外人很难辨别真假——因为,被拘役的鬼无法违抗自己的主人,也不可能提供对主人不利的证词。除非这个主人修为太低,控制不住鬼魂。

“远秀是你的儿子!”龙咎整个人都炸了,“你役使他,不许他轮回,你居然……炼化他!”

“飞儿。”宿贞对鬼道不太擅长,“刚才那道被你驱散的鬼影,应该是被裴佐炼成了口底魂,这是他们裴家的看家本领……这魂还能救么?”

“河东裴家?”谢茂问。

河东省裴家相当出名,因为裴家有一位天下闻名的鬼修,裴吉星。

这位裴老爷子自唐末转鬼修,精修数百年,此后就一直热衷于娶妻生子,鬼子鬼孙遍天下。要说厉害么,那是真的挺厉害,鬼修能生子会消耗巨大的修为,生出子子孙孙太了不起了。可论打架,这家也只是二流——若是裴老爷子把娶妻生子的精力都用在修行上,那还真是大BOSS级别。

裴吉星是裴佐的父亲,裴佐是一位鬼修二代。他出生的时代很早,在世上已经活了几百年了,因是半人半鬼的血脉,他修行速度很快,生育上也不如裴吉星那么艰难,毕竟,他算是半个活人。

宿贞与龙咎都认识的好友裴远秀,是裴佐众多儿子之一,也是裴佐最倚重优秀的儿子。

裴吉星娶妻生子是为了享受为人的乐趣,裴佐和他爸爸不一样,他养育儿子是为了壮大自身。

在裴佐数百年来生育出的庞大家谱中,所有子孙都是他权力的延伸、役使的工具,活着听从他的吩咐,死后成为他的役鬼。讲究着父父子子三纲五常的时代,裴佐的做法很难被指责。

直到裴远秀遇见了不认规矩的青盟首座常宿贞,和宿贞那群同样不守规矩的马仔们。

他想和宿贞一样,自由自在地为自己活着。

他试着把父亲交托的差事放一放,试着多享受属于自己的时光,试着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这是个儿子反抗父亲失败、郁郁自戕的悲情故事。

裴佐认为宿贞等青盟中二青年带坏了自己的儿子,污染了儿子的思想,害儿子自杀身亡,宿贞等人则认为是裴佐变态的控制欲害死了好友。裴远秀死讯传出之后,双方都很悲痛,彼此再不相见。

“你竟然役使远秀。”龙咎依然不能相信,深受打击。

衣飞石和谢茂对视了一眼。他知道这其中有些不对。

谢茂看着那个佝偻的老人,说:“你要金蚕脱壳,是想养……那条残魂?”

裴佐咬牙不语。

到底谁中二呢?谢茂微一点头,衣飞石便抽出阴阳笛灯,阴火燃起,一道被养得白白胖胖却恍恍惚惚的残魂飘了出来,赫然是个年轻俊朗的模样。

龙咎连忙道:“远秀!”

宿贞已双手结印,刷刷刷刷,结起四方银罗锦屏,把那道残魂困在其中。

这显然是保护的作用。

做完这一切之后,宿贞才舒眉望向那道残魂:“裴远秀,你个狗日的。”

几个孩子都惊呆了,哇哦,宿女士骂人,爆粗口。

连衣飞石都觉得,回到了修界的宿贞气质真的完全不一样。

她在这里更畅快,更肆无忌惮,丝毫不要体面——她骂人骂得毫不讲究,和容家大少夫人那样尊贵体面的身份不同,在修界江湖的她,简直是个女土匪。

衣飞石解释道:“这条魂残缺不全,应该在死时就毁了大半,您看,”他指向那道残魂。

“有一层不太一样的薄雾浓露状的东西,都是后天用泰山阴土提炼出阴气一点点填补而成,原本这条魂留在世上的残余十不足一。替他养魂的人,花了很多精力和心血。”

宿贞和龙咎都沉默了。

裴远秀的残魂在裴佐手里,能替裴远秀养魂的人,还能是谁?

“金蚕脱壳能养这条残魂。”谢茂说。

龙咎连忙说:“我还有……”两条金蚕蛊。

谢茂拍拍容舜的肩膀,对佝偻着身躯老态龙钟的裴佐说:“你也看见了,我这个徒弟什么都好,就是修行入不了门,我辛辛苦苦给他炼几件宝贝,都是给他防身用的。”

这话说得围观众人都默默垂泪。多好的师父啊,徒弟修行入不了门,这还算什么徒弟?师父居然还夸他什么都好。搁我们家,早就被扫地出门(活活打死)了。这师父还惦记着给宝贝。别人家的师父!

容舜也被拍得挺尴尬,莫名其妙想起了那根竖在客厅里的手杖。

——再学不会山川咒术,我肯定也会被揍的!

“大金蚕蛊解体数百年难得一见,得这么一张虫子皮不容易。你拿着活着的金蚕蛊养不了魂,强行剥下来的金蚕蛊皮带着死怨,也炼不出这样浑然天成的金蚕脱壳。这东西必然是极其珍贵。你想养儿子的魂,我也想护着自家徒弟,都是心尖肉,谁比谁高贵?”谢茂说。

衣飞石默默地听着谢茂装大尾巴狼。

谁比谁高贵?在谢茂的心目里,当然是他徒弟比别人都高贵。若是给童画挡灾的物件真的非金蚕脱壳不可,谢茂早就带着容舜跑了,哪里还会在这里废话。他肯说废话,就是这东西没那么重要。

都是积年的老狐狸,谢茂才架了个势,裴佐就明白了。

金蚕脱壳的归属有得商量,端看出什么价。

话题又回到了最初。

所不同的是,最开始裴佐势在必得让谢茂开价,他只想出点珍材异宝。

如今谢茂开价,要的是他的命。

裴佐又能如何呢?他一身修为都在鬼道之上,全被衣飞石剥了个干净。

哪怕他不肯答应谢茂的暗示条件,他又有何前途可言?行将就木的老人,苟延残喘一年半载,一命呜呼。那时候,谁又来替他的远秀养魂?那群只会怂恿远秀、却从不考虑远秀处境的狗肉朋友么?

他颤巍巍地朝着谢茂下拜,低头道:“河东裴佐。”

衣飞石顺手将他扶起来。

谢茂满脸诚恳地说:“也不是不能商量嘛。”

铠铠在一旁摇头。

主子还让我不要去忽悠人,你自己帮着暴君干啥来着?

我顶多骗人家几样宝贝,钱财身外物,千金散尽还复来嘛。暴君可是连人带宝贝一起拐啊!主子你还给他加油帮腔,真是偏心眼。正所谓,窃钩者诛,窃国者侯,可见从古至今的骗子就得目光远大。

大庭广众之下,谢茂和裴佐达成了初步意向,二人就不肯让外人围观细节了。

事关旧友残魂,龙咎和宿贞也很关心,提议道:“可请前辈移步后山。”

后山有间不待客的茶寮,是预定的茶话会举办地点,与会诸人如莫潇潇等人,也都是裴远秀旧友。

若要处置裴远秀的残魂,回酒店并不方便。不如去后山茶寮。

衣飞石上前,低声请裴佐戴上面具,即刻恢复了长袍黑影的模样。在市里转了两圈,很容易就混迹人群之中,遮掩了身份。衣飞石能轻而易举地剥夺了他的修为,也能不动神色地替他恢复。

几人从小市出来,龙咎引路,走向一道根本不存在的岔道,古色古香的茶寮近在眼前。

龙咎与宿贞都摘了面具。

让他们惊讶的是,刚刚还老态龙钟直不起腰的裴佐摘下面具,竟然又恢复了青春。

裴佐也是神色复杂。

剥去他修炼数百年的鬼修不容易,瞬息间再还给他就更难了。衣飞石能将此做得不动声色。这种强大让裴佐很难想象,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范畴。

更使人震惊的是,如此强大的衣飞石,在特事办主任谢茂跟前俯首帖耳,执礼甚恭。

这个近年来声名鹊起的谢茂,究竟是什么来历?

……他来见宿贞的旧友,是想做什么?

另一边,铠铠拿出一颗麦丽素,认真地忽悠。

“这是我爸爸给我的养颜滋心丹,甜甜的,任何人吃了会变得很幸福。”

容舜还记得衣飞石的叮嘱,不许铠铠骗人。

眼见有小傻子上钩,他一把捂住铠铠的嘴:“走。”

铠铠露出遗憾的表情,冲小傻子挥挥,挤眉弄眼地表示:你看,太珍贵了,我哥哥不许我卖。

……

两分钟之后,容舜发现铠铠不见了。

他修行没入门,想要看住修为不弱的铠铠,真的很不容易。

……

二十分钟之后,铠铠背着一包袱小玩意回来了。

刘奕堵住他:“分赃。”

傀儡:“对。”

铠铠看了刘奕一眼,撇撇嘴:“死孩子。”

居然真的坐下来,打开包袱,给刘奕分骗来的好玩意,傀儡也分一份儿。

容舜头疼地找上门来。

铠铠直接把傀儡面前的那一份推给容舜:“给!”

“……”

我怎么跟老师交代?

容舜表示心很累。

喜欢生随死殉请大家收藏:(www.shanxizw.com)生随死殉山西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生随死殉最新章节 - 生随死殉全文阅读 - 生随死殉txt下载 - 藕香食肆的全部小说 - 生随死殉 山西中文

猜你喜欢: 绝色狂医:魔神大人,轻点撩毒医特工:邪君狂后反派有话说[重生]倾城狂妃:废材三小姐第一纨绔:暗帝,来战!暮雨人间重生校园:天下男神皆炉鼎上神升级记混沌天灵根极品女仙神医弃女反派女主已黑化乘人之危[重生]八荒录神落太子殿下,我带你回家女配之仙音袅袅我家娘子正在开挂正室变成病娇魔君捡的蛋穿越星际:妻荣夫贵神医狂妻:国师大人,夫人又跑了终末之龙生随死殉楚王妃[综]被迫成为咸鱼之王的那些年第一宠姬
完本推荐: 无冕为王全文阅读总裁误宠替身甜妻全文阅读玄神全文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全文阅读某美漫的一方通行全文阅读我 !秦始皇! 打钱全文阅读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全文阅读从仙界归来的厨神全文阅读一级安保全文阅读明朝伪君子全文阅读重生之杀神归来全文阅读光头武僧在都市全文阅读对面的女孩看过来全文阅读美女图全文阅读明朝好丈夫全文阅读乡村美女图全文阅读偷香邪医全文阅读我的目标是冠军全文阅读万历驾到全文阅读来自地狱的男人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武侠之替天行道八零神医小娇媳综漫净世白莲重生完美大佬花都最强狂婿娱乐之热爱生活技能系统大唐之少年大元帅快穿女配:保护男主系统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画满田园重生之都市狂仙集游巡旅豪门少奶奶:谢少的心尖宠妻我在识海种了一颗豆寒门祸害都市之修真仙帝洪荒:举报就变强总裁校花赖上我向往的生活之发呆就变强都是为了孩子好仙子请自重直播之生命法庭我穿越了僵尸世界我真没想出名啊巅峰仙道漫威之我的分身会打怪洪荒:最强魔祖罗睺盗墓大法师万界最强狂帝空降利刃之完美狙击

生随死殉最新章节手机版 - 生随死殉全文阅读手机版 - 生随死殉txt下载手机版 - 藕香食肆的全部小说 - 生随死殉 山西中文移动版 - 山西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