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山西中文 >> 生随死殉 >> 乡村天王(212)

乡村天王(212)

第一拍摄点任务结束之后, 全组转场。

剧组的第二拍摄点安排在某新建不久的影视城里, 置景组已提前多日去搭棚子, 运送服装道具整等仍旧要耽搁三五天功夫, 不少待场的工作人员都纷纷请假回家探亲——在荒僻的风景区憋了一个多月, 单身狗感慨进化成了山顶洞人, 有家室的则纷纷表示出家当了和尚尼姑。

谢茂干脆给手里没事儿的工作人员全放了假,没能放假的工作人员也统统给双薪。

——他拍这电影别说赚钱, 回本儿都压根儿没考虑过。

制片组看着他花钱的架势都忍不住抠脑袋,谢总这么个搞法,很容易让业内误解我们的专业水准啊!

根据工作具体内容, 各组放假时间长短不同, 衣飞石作为主演戏份重, 阿鲁导演客气地请他尽早进组, 衣飞石拿着日程表一看, 前后搭着勉强算三天。

他对此也无所谓。

放不放假,放假怎么安排, 他都听谢茂吩咐。

谢茂从素材室出来, 就看见衣飞石站在车外候着,问道:“想好去哪儿了吗?”

衣飞石根本没有任何安排,被谢茂询问一句却能面不改色地回答, 仿佛早有打算:“小慧快中考了。许久没回去,我想去杭市看看她的功课。”

总而言之, 不能说回京市。

试想连粢饭团这样的角色都被谢茂如临大敌地戒备着, 又岂肯让他回京市接触宿贞?

“你妈把石慧的学籍转到了京市, 这事儿你不知道?”谢茂口吻听着寻常,实则带了一点儿只有彼此才能听懂的嘲讽。

谢茂是讽刺他,自从解开封印、恢复记忆之后,连相伴数十年、生随死殉的爱侣都能扔下就跑,哪里还顾得上这辈子捡来的便宜妹妹?所谓关心妹妹考试云云,无非托词借口。

失踪半年是在养伤,顾不上妹妹这事儿无可指责。然而,就在十多天前,“石丛”跑路之后,衣飞石有时间心情托付宿贞找端木奕给谢茂救场,却没时间听宿贞说句闲话——若他多和宿贞聊几句话,宿贞绝对会告诉他石慧的情况。

谢茂也不是想替宿贞和石慧鸣不平,往日衣飞石多在乎宿贞和石慧一点儿,他反而要不高兴。

他此时的这一点儿嘲讽,多半还是在替自己紫府里贯彻的那道鬼气不满。

衣飞石听得出他话里话外的意思,语塞之余,还有些惊奇。

谢茂对斩前尘这件事的愤怒并不多,因为,斩前尘的效果太强悍了,谢茂连愤怒不满的情绪也一起被斩了,对此态度很抽离,并不感同身受。最后之所以气得翻脸,多半是斩前尘之后,衣飞石的种种操作再三反复,彻底把他惹毛了。

……君上居然在为斩前尘不满?衣飞石有点惊,这情绪不对啊!不会触动前尘禁法吧?

谢茂已经上了车。

衣飞石只得拉开车门跟上去,谢茂不再提这个话题,他也就稀里糊涂含混过去。

二人直接去了机场。剧组配给衣飞石的司机、助理,都只负责他在剧组的起居工作,换好登机牌,把谢茂和衣飞石送进安检口之后,工作人员就不跟随了。

衣飞石这才有空看了登机牌一眼,航班的目的地是京市。

登机之前,消失多日的昆仑出现在候机厅,熟练地帮谢茂收好空餐盘,坐在下处。

“办好了?”谢茂问。

昆仑垂首恭敬地回答:“办好了。叶家已在京候见多日。”

“明天中午。地方他们定。”谢茂说。

昆仑道:“我这就安排。”

往日谢茂办事时,衣飞石也会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边,很少插嘴。

然而,谢茂任何时候都不会瞒着他。顾虑到他或许没听明白,还会在接见外人之后,亲自向他解释。二人就像是共同处置家务的老夫妻,私下里会交换情报,一同参考应对之策。

——当然,多数时候,谢茂要么不管事,管事就完全做主,衣飞石很少提反对意见。

今天谢茂和昆仑的简单两句对话,让衣飞石感觉到了一种被摒弃在外的疏远。

昆仑领命之后,拿着手机到一边去联络叶家,通知明天的会面。谢茂则拿手机看了看时间,翻开一本昆仑刚送来的古籍阅读,没有任何向衣飞石交代、解释的意思。

衣飞石并不觉得谢茂有义务向自己告知,他只是很明确地感觉到了这一种差别。

不被信任的感觉。

飞行途中,谢茂也很安静,基本上不说话。

有衣飞石跟在谢茂身边,昆仑很懂眼色地没有上前问候服侍。

这天是儿童节,头等舱全都坐满了,几位年长的男士都表示要回家给孩子过节,一位女士则表示要去看望自己助养的孤儿们。忘了这茬儿的一位老者连忙拿出记事本,写上下飞机后给孩子买礼物。

谢茂也忍不住问昆仑:“给小慧、奕儿准备节日礼物了吗?”

“已经送到小姐家了。”昆仑恭敬地回答。刘奕也一直住在宿贞处。

衣飞石看着重新低头阅读古籍的谢茂,极其熟悉的侧颜,如今年轻得有些不可思议。

抛开和他乱七八糟的关系不谈,也不考虑脱出小世界的进程,单从养善心来看,衣飞石觉得自己的计划其实进行得很顺利。君上和母亲的关系变得很好,谢朝时好,新古时代就更好了。启平镇的老何,小呆姑娘,也包括其实跟谢茂没什么关系的石慧……君上都施以了温柔。

若是在从前,这一切连想都不敢想。

谢茂与衣飞石回京的消息没告诉任何人,也没有通知容舜来接机。

神通广大的宿贞还是截到了衣飞石的飞行信息,她已经大半年没看见儿子了,十多天前接了个电话,哪怕思念极了,也不敢主动去堵衣飞石,就怕惹儿子不高兴——做母亲的,总是比孩子顾忌更多些。

宿贞思前想后还是来机场接机,徐以方也蛮心急,跟着她的车就一起来了。

谢茂三人一起走出到达厅。昆仑很老实地跟在谢茂与衣飞石身后,外人看来,并肩走来的谢茂和衣飞石关系依然很亲密。

徐以方松了口气。终于和好了!

宿贞则脸色倏变。

衣飞石修为尽废,她岂会看不出来?

亏得宿贞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才没有发起飙来当街质问。

“飞儿,好久不见你了。妈妈很想你。”徐以方上前拉住衣飞石的手,很慈爱亲热地上下打量他,关心地问,“身体都好了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妈妈给你安排了一个全身检查,明天就带你去。”

这是衣飞石负伤离开之后,第一次与徐以方见面。

徐以方还记得谢茂捅他那一刀,心中非常惭愧,不知道该怎么补偿才好。

至于谢茂狡辩什么衣飞石拿走了他的爱情之类的……徐以方表示幺蛾子太多!什么爱不爱的,不爱了也不能捅人呐!捅人犯法!

衣飞石连忙说:“已经好了。您不必担心,我身体很好。”

宿贞冷笑道:“是吗?”

在飞回京市的途中,衣飞石就已经考虑好了。修为尽废这事儿,怎么也不可能瞒得住宿贞,他应付谢茂已经焦头烂额,若再来一个护子心切乱打一气的宿贞,真的招架不住。

衣飞石解释说:“我修行出了些问题。我自己能处理好。”

一连两个“我”字,强调了他的态度,十分强硬冷漠地拒绝了宿贞的关心和帮助。

我知道哪里有问题,我自己处理,你不要问。

气得宿贞转头问谢茂:“你不管管他?”

谢茂记性很好。当初他失去了意识,元婴主宰躯壳时,捅过衣飞石一剑。当时宿贞的态度还很明确,她很希望谢茂能放弃衣飞石,两家各不相干。

现在衣飞石修为尽废,只怕宿贞心目中的第一个凶手就是谢茂——这想法也完全没错。

她却故意这么问,借此试探谢茂的态度。

“管呀。怎么不管?”谢茂笑吟吟地训斥衣飞石,“怎么跟妈妈说话?上下尊卑都不懂了?”

衣飞石只得低头赔罪:“儿子失礼。”

宿贞被谢茂戳得心肝一抽一抽的,粉饰得精致的妆容隐隐带了点煞气。

徐以方忙出面当和事佬:“大中午的,晒着。快上车吧。”

一路上气氛都不好。

宿贞焦躁,衣飞石沉默,徐以方担心又不理解。

唯有谢茂在满车浮躁中泰然自若,仿佛身边难受的几个人全都不存在。

回家之后,谢茂和衣飞石照例要先回去洗漱换衣服,略作休整。

二人回到那栋曾经大打出手彼此伤害的别墅,谢茂能毫无芥蒂地进去,衣飞石则略觉忐忑。他担心谢茂想起从前的事,松动前尘禁法的封印。

孰料谢茂的反应很平淡。

好似他先前偶有的嘲讽不过是个巧合,并非他真的在乎衣飞石对他斩了前尘。

走进别墅之后,衣飞石发现卧室墙壁已经被修好了。为了不让儿子们回来居住时触景伤情,徐以方还指导工人把别墅重新贴了墙纸,换上新的软装,格局也有了小小的变动。

衣飞石站在其中,却有一种面目全非的感觉。

略站了一秒打量格局,衣飞石提着行李随谢茂上楼。

见谢茂对着镜子解衣扣,他卷起袖子上前服侍更衣,低声请示:“先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谢茂轻嗯了一声。

“我在地府与大能交手,受伤暂时废了修为。”衣飞石和谢茂对口供。

谢茂笑一笑,不置可否。

“先生……”

“你信不信宿贞会为了你下地府找场子?”谢茂突然问。

衣飞石哑然无语。可宿贞既然会为了他下地府复仇,难道就不会为了他找谢茂麻烦?从前宿贞为了一个巴掌就不依不饶,如今再是忌惮谢茂,废了修为这事也不可能轻易过去。

口供终究还是要对的,找谁当替罪羊呢?

——不把宿贞哄过去,衣飞石觉得,宿贞很可能偷摸挖坑暗算君上。

“我一直有个问题想不通。”

“你‘弟弟’说你是一件铠甲,自视卑贱,不敢与‘君上’相恋——不要紧张,我问的不是那个你不肯告诉我的秘密。”

“我只是想知道,你既然是一件铠甲,”

谢茂看着他的脸,或是透过他的脸看另外一个人,“怎么会和‘石一飞’拥有同一个灵魂?”

谢茂的问题看似很简单,其实埋着雷。

铠甲本身无灵。衣飞石由铠甲而生,则生灵,修行有成,再生魂。一旦有了灵魂,轮回之间生出“石一飞”“金二飞”等等……就不奇怪了。

可衣飞石这么一位大能,谢茂的记忆中却根本没有他的存在,正常吗?

衣飞石犹豫了许久,终究还是摇头:“先生,我不能说。”

这道理其实很简单,一说即破。

轮回池的存在贯通古今,是唯一不受岁月长河影响的地方。衣飞石在未来数万年后建立轮回池,却能荫庇此一劫之前的所有幽魂野鬼,功莫大焉,遂以封圣。换句话说,在衣飞石构建轮回池之后,他那一道灵魂的存在就贯穿了整个岁月长河,和天地出生的古老灵魂一起经历着轮回。

可是,衣飞石不能说。

谢茂太聪明了,这种可能触及天道奥妙的玄机,一旦告诉谢茂,他很可能就会顿悟。

这种顿悟对前尘禁法是绝大的威胁,哪怕它跟封印半点关系都没有。

衣飞石做好了被训斥责罚的准备,低头欲要跪下。

岂料谢茂就像是随便问了一句,也没有一定要知道答案的意思。

他换好了衬衣,说:“走吧。”

衣飞石一直穿着高级制服,自带清洁功能,并不需要更换。只要随心意调换形制,外人看来也不是每天都穿着同一件衣服。所以,谢茂也不需要等待衣飞石更衣。

看着谢茂毫不留恋的背影,衣飞石心中隐隐担忧。

如果他没有猜错,谢茂已经对自己的记忆产生了质疑。

——君上的记忆,七成都是假的!

谢茂前不久还回过家,衣飞石是真的在外飘了大半年。

为了迎接突然归来的两位大少爷,这天的家宴安排得很热闹,容舜、童画都来了。

徐以方一边给刘奕倒果汁,一边向衣飞石解释:“小慧在上补习班,马上要升高中了。你们飞机晚,她下午还要上课,我没有通知她。”

“快,叫叔叔。”宋静珍带着两个儿子过来打招呼。

容政、容彻都打扮得很小绅士,乖乖地鞠躬:“叔叔好,谢叔叔好。”

宋静珍是容舜堂兄容尧帝的妻子,这两个孩子则是容家目前仅有的第四代。衣飞石是他们血缘上的堂叔,所以,他们称呼衣飞石“叔叔”,称呼谢茂时就带上了姓氏。御书屋 www.7ys.cc

衣飞石失踪大半年才回来,容家老宅肯定要表示关心。

不过,让宋静珍带着孩子来参加家宴,只能证明容家内部的争权夺利,已经暂时分出了高下。

以宿贞和容舜为首的大房,显然是胜利者。

前有容锦华魂魄归来,后有太子神助攻,容老爷子又明显偏心大儿子。大房唯一的弱点就是嫡母庶子不合,可能造成内耗。从宿贞选择与容舜联手的那一刻开始,大房的胜利就已经注定了。

似容家这样庞大的家族,胜负绝不可能以一房落败、逐出家门结局。

宿贞和容舜掌握了主动权,依然要倚靠二房主持家业,一笔写不出两个容字,家里人再是争权夺利,也比外人可靠。

所以,分出胜负之后,容锦城示弱,宿贞待之以礼,她对二房的态度反而比从前更客气些。

新年之后,容氏内部权力重新构建,尘埃落定。宋静珍就常常带着儿子来联络感情。

谢茂笑道:“这可怎么办?没有准备礼物。昆仑,快出去买。”

容政特别壕地说:“不用了。我们不缺礼物,家里堆成小山了,那么大。”

容彻却抱住谢茂的腿:“我缺,我缺呀。家里的礼物山都是哥哥的,不给我!”

“昆仑叔叔去买了。想要什么?”衣飞石把容彻抱起来,交给一边的保姆。

除了两个开始吵嘴的小孩子,任谁都看得出来,衣飞石是不许容彻缠着谢茂。宋静珍很懂眼色,立刻就把两个儿子带到了一边,她是来联络感情的,可不想惹人讨厌。

容舜一直在忙前忙后,这会儿也过来见礼:“先生,老师,您先坐一会儿,菜马上好。”

谢茂挺奇怪:“你下厨?”

“童童新学了做菜,”容舜丝毫没有夫纲不振的顾虑,“我给她打下手。马上得了。”

容家的媳妇当然不需要下厨,家里厨子多得用不完。不过,像童画这样的小姑娘,新学了做菜,到婆家露一手,还是非常加分的。做得好不好是一回事,重要的是心意。

没多久,就听见童画在厨房里“嗷”,容舜一溜烟就蹿了进去。

众人都笑。

容舜自幼丧父,不得宿贞喜爱,又卯着劲儿要和二房叔叔干仗,众任在肩,无人分担,从小就活得少年老成,极其沉重。见着长辈时还好些,面对同辈下属时,那是标准的冰山总裁风范。

这一年来,前后跟着宿贞与容锦华身边办事,又与童画谈恋爱,渐渐地才有了点年轻人的活泼。

他依然是容家孤独的支撑者,长房竖起的旗帜,然后,他背后有了父母与爱人的分担。

似他这样二十出头的年纪,爱他的人都宁愿他活得幼稚点。

没多久,容舜就帮着童画把蒸菜的大蒸笼端上桌,恭敬客气地请诸位长辈入席。

谢茂想起宿贞招待他,“亲手”做的那道“生剥牡丹虾”,落座时都带了点笑意。这姑娘做的不会是生炊大螃蟹吧?

蒸笼盖子揭开,原来是粉蒸羊肉。

童画带了点邀功地介绍:“我做的粉丝羊肉!老师喜欢吃羊肉。”

若是往日做了衣飞石爱吃的菜,衣飞石吃得开心,谢茂就开心。两个儿子开心了,两位妈妈也开心。可谓是皆大欢喜。

此一时,彼一时。

童画正等着谢茂夸奖自己,发现谢茂正吩咐身边保姆倒茶。

她后知后觉地想起,先生和老师之间,好像有个什么夺去了爱情的小问题……

辛苦徐以方又连忙圆场:“对,飞儿喜欢吃羊肉。舜哥儿,给你哥哥分肉。”又把甜汤交给保姆,送到容政、容彻席边,“尝尝喜欢吗?喜欢待会儿徐奶奶给你们打包带着。”

宋静珍很配合地说笑,岔开了这个话题。

吃饭时,所有人都在默默地观察。

往日有衣飞石伴在身边,谢茂总是显得很开心,他尤其喜欢看衣飞石吃饭,衣飞石吃得香,他就高兴,说话时都带着一丝飞扬。这期间,谢茂难免会给衣飞石布菜,问衣飞石吃这吃那不。

当然,他们俩吃饭时是互相照顾。衣飞石也很留心谢茂的需要,添茶倒水很殷勤。

如今气氛不一样了。

谢茂吃饭时依然笑吟吟地听着席间各人说话,看上去心情不错。不过,他并不关心坐在他身边的衣飞石,衣飞石吃什么不吃什么,甚至衣飞石有没有吃饭,他压根儿就没注意。

反倒是衣飞石依然悉心地照顾着他的饮食,他看一眼菜,衣飞石就帮他夹到碗里。

原本互相照顾的恩爱,就成了一面倒的服侍。

宿贞看在眼里也不说话,她心里有气难道还能当场发作?谢茂这活土匪是惹不起的。

徐以方也很为难,连着几次亲自替衣飞石盛汤舀饭,让保姆送到衣飞石面前,妄图以此减少谢茂无礼对待的恶意。然而,她的态度只代表她自己。和衣飞石一起过日子的人,是谢茂。

一顿饭吃完,移步到客厅喝茶吃水果,例行饭后聊天时间。

“石一飞,你跟我来。”宿贞直呼衣飞石名字,动静却不大,想来也不愿惊动外人。

谢茂笑道:“妈妈,有什么悄悄话非得私下说?您不会背着我欺负小衣吧?”

“我是亲妈,又不是恶婆婆。”宿贞被他倒打一耙气笑了,原本只想私底下问问,现在谢茂居然不许她和衣飞石私下说话,她也有些急,“我和儿子商量再婚问题,能不能把他借给我一会儿?”

再婚?满屋子人都清静了。容舜和童画面面相觑,没听说呀?

徐以方端着谢茂爱吃的蜜瓜出来,见状瞪了他一眼,把蜜瓜递给衣飞石:“去吧,这么久没回家,妈妈想你了。你们慢慢聊,徐妈妈待会给你们送茶来。”

若是从前,哪怕谢茂不许,衣飞石去也就去了,了不起回来给谢茂陪个不是。

现在他是真的不敢走。谢茂对他各处严防死守,在剧组的粢饭团都被第一时间打包送回了特事办,若他在谢茂明显反对的情况下和宿贞单独见面,谁知道谢茂会不会当场翻脸?

若是当着一家人的面被抽一巴掌,面子他可以不要,宿贞肯定要发飙。

“妈妈,我如今身体不好,走两步就喘。您有什么吩咐——阿舜,辛苦你了。”衣飞石拒绝道。

容舜很想替宿贞说话,母子俩单独说句话怎么了?老师未免太不近人情。

然而,谢茂不许,衣飞石也不肯,情况想来比较复杂,他考虑再三,还是站了起来,走近宿贞身边劝道:“妈妈,老师身体不好,不如就……”

啪!

宿贞抽了容舜一耳光。

所有人都惊呆了。您气不顺,大家都理解。打无辜的容舜是个什么骚操作?

童画气得眼眶都红了,上前拉住容舜的手,还没来得及开始喷,就被容舜安抚在一边,眼神示意她不要说话,不要生气。童画蓄了两眶眼泪不住打转,到底还是没忍住,质问道:“夫人,惹您不高兴的是先生和老师,打舜哥算什么本事?不是亲的,打着不心疼是吧?”

“还真被你说中了。”宿贞看着容舜,“到底不是亲的。”

这段时间,宿贞与容舜守望相助,彻底把二房镇服,感情也变得越来越亲密。

当初容舜被掉包到宿贞身边,不是容舜的过错,容舜也不是伤害石一飞那伙人的同伙,再者,当宿贞不再在乎容锦华,容舜的来历就不再是扎在宿贞心中的刺。相反,毕竟做了二十年名义上的母子,容舜一向孺慕宿贞,行事又有几分宿贞的风度,亲儿子还不在身边……宿贞对容舜也有了几分真感情。

她原本很自私地要容舜替衣飞石守家业,最近竟然在想,我的遗产也要分一份给阿舜。

所以容舜才敢在这种时候出面劝她。

“前些天你哥哥打电话回来,要从盛世娱乐找人。我在国外回不来,你亲自去见了他。”宿贞盯着容舜,眼底都是怒火,“你看不出来他修为废了?你就不担心?不知道回来告诉我,大家一起想办法?你在乎他吗?你是不是恨不得他死了?!”

“我……”容舜刚想说,我见老师的时候,他还好好儿的,话未出口,悚然一惊。

如果十多天前老师还完好无损,那老师是什么时候被废了修为?

和先生见面之后,他就被废了?——以先生的本事,谁能在先生的眼皮底下废了老师?

答案简直呼之欲出。

容舜立刻明白宿贞是在诈他的话!

相处这么长时间,容舜和宿贞已经有了默契,甚至有了感情,他渴望已久的母子之情。他深信宿贞绝不会误解他,绝不会认为他想让衣飞石死。

她想知道真相。

一旦她确认了衣飞石十多天前安然无恙,那么,废了衣飞石修为的罪魁祸首几乎没有疑问。

让宿贞去硬碰谢茂?容舜绝对不想。

不过短短半秒之间,容舜就想明白了一切,并决定背锅。

他低头道:“对不起。老师说这事挺难办,也不想让长辈操心,我就没有告诉您。您别生气,是我错了,对不起。”

他的道歉坐实了多日前的隐瞒。

这就和明知道哥哥得了癌症,弟弟却不肯回家报信一样,当妈的气急了要打人,外人还怎么劝?更难解说的是,容舜不是宿贞的亲儿子,越发显得理亏。

童画心疼得要死,也只能憋住眼泪,怕宿贞再迁怒容舜,她甚至还得跟着道歉:“夫人,我一时冲动,口不择言,误会您了,对不起。您别和我一般见识。”说着便躬身,眼泪啪嗒掉在地上。

容舜演技毫无破绽,若不是衣飞石和谢茂知道真相,简直都要被他骗过去了。

再有童画跟着掉眼泪,越发显得真实。

宿贞原本有八成肯定是谢茂对儿子下了毒手,见状竟然有了几分迷糊。不是谢茂?难道真是修行出了岔子?

“是我让他不要声张。”衣飞石还是得上前安抚宿贞,“好容易养个听话的小跟班,您一巴掌给我打没了,以后在他跟前,我说话都不作数了。”

宿贞拿走他手里的蜜瓜,递给容舜:“喏。”

徐以方心里叹息,很心疼容舜这没娘的孩子,面上还得笑:“这算什么?打一巴掌给盘蜜瓜?”

容舜捡了块蜜瓜先喂童画吃了,又自己吃了一块,笑道:“妈妈给的。”

宿贞见他逆来顺受从来不反驳的模样,简直和衣飞石对谢茂的态度一模一样,不免恨铁不成钢:“打你就不会躲?万一像今天这样,是我打错了呢?”

徐以方连忙纠正:“不管对的错的,不能打孩子。有话好好说。”

“妈,”容舜也不禁苦笑,“您一巴掌抽下来,我躲不开呀。”

这话说的,宿贞想起不止衣飞石打不过谢茂,连自己也打不过谢茂,顿时更气闷了。

这一场闹剧终究以当代黑锅侠容舜扛住作结束,宿贞阴着脸回了楼上,徐以方在下面陪了孩子们一会儿,不放心宿贞,没多久也跟了上去。走了两位太太,宋静珍也很知机,带着两个儿子去了隔壁的玩具房——徐以方喜欢小孩子,宋静珍隔三差五带孩子来,她就准备了很多玩具。

衣飞石打不开小世界,也没了青玉简空间,从冰箱里弄了个冰袋给容舜敷脸。

这是君上的大弟子,说良心话,年轻时挺顽皮的,常常想偷了君上的铠甲和佩剑穿戴。不过,他对衣飞石一直都很恭敬,尊称衣飞石为师叔。

衣飞石看着容舜年轻的脸。在他的那个时代,容舜已经战死了,身死道消。

“委屈你了。”衣飞石说。

容舜摇头,他不觉得委屈。从小到大,保护宿贞都是他的信念。他不会让宿贞去招惹谢茂。

客厅内。

童画拿着纸巾抹眼泪。

她不是爱哭的小姑娘,相对来说还挺彪悍。然而,当她爱上容舜,容舜就成了她的软肋。

她想保护容舜。容舜受了任何委屈,她都觉得自己很无能,心疼得想哭。今天这事儿,容舜知道宿贞的想法,也明白自己的处境,丝毫不觉得委屈,反倒是童画委屈极了。

谢茂多看了童画一眼,让她近前,说:“恭喜。”

抹得两眼红通通的童画莫名其妙:“啊?”

谢茂在随身空间里找了找,找出一颗生命树种子,放在一枚玉扣子里,交给童画:“回家找根项链串起来,随身带着。”

“谢谢先生,不过……”啥意思啊?突然恭喜我,还送我礼物。童画有点懵。

谢茂微微一笑:“今天儿童节。”

“我一直在过妇女节。”童画依然不解。

“可你肚子里的小宝宝要过儿童节吧?”

“啊?”童画难以置信地看了自己平坦的小腹一眼,发出尖叫声,“啊!——”

“怎么了怎么了?”容舜连忙冲了出来。

“先生说我怀孕了!我怀孕了!怎么办小仙子哥哥我们搞出人命了!啊——啊——怎么办啊——”

容舜也有点傻了,半天才结结巴巴地说:“就……就生下来啊。结婚,我们结婚!马上就结婚!”

“不行!不能结婚!”

“为什么?童童你不想嫁给我吗?你工作是不是有问题?先生可以给我们帮忙的!”容舜想起童画的特殊身份,求助的眼光第一次毫不客气地望向了谢茂。

“不是啦!”童画娇羞之余还有点气愤,“你现在……还是非法结婚的年龄。”

华夏婚姻法规定,男方结婚年龄不得早于22周岁。姐弟恋的悲剧之处。

谢茂不禁失笑:“一张证而已。我替你们主婚。”

喜欢生随死殉请大家收藏:(www.shanxizw.com)生随死殉山西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生随死殉最新章节 - 生随死殉全文阅读 - 生随死殉txt下载 - 藕香食肆的全部小说 - 生随死殉 山西中文

猜你喜欢: 第一纨绔:暗帝,来战!嫡公主朕家病夫很勾魂凤倾之至尊灵契师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女配之仙音袅袅上神升级记师父又掉线了和仙君同归于尽后天命凰谋大风歌乘人之危[重生]我为表叔画新妆腹黑狂妃太凶猛一仙难求天道制霸计划楚王妃鬼医墨凰:魔尊大人,别撩我!我家娘子正在开挂药神毒妃,邪王乖乖缠魔女花倾不好惹神医废柴妃反派女主已黑化卿本黑萌之妖妃来袭混元修真录[重生]伪妹妖妃
完本推荐: 一级安保全文阅读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全文阅读武炼星空全文阅读龙图案卷集全文阅读疯狂升级系统全文阅读宠物天王全文阅读快穿:黑化男神,撩一送一!全文阅读青梅仙道全文阅读怪物聊天群全文阅读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全文阅读少年王全文阅读暗格里的秘密全文阅读北唐风云全文阅读在恐怖片里当万人迷[快穿]全文阅读夜色深处全文阅读战神领主全文阅读机甲契约全文阅读天才萌宝,神秘妈咪全文阅读最强升级系统全文阅读今古传奇·武侠版 第289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锦缘绣程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首富小村医血月之侍神游诸天虚海忍界大统一南山独见君都市之开局一千亿我夺舍了君麻吕网游之魔尊智者席爷每天都想官宣三界红包群寻宝全世界超神学院:大天使长都市之至尊武神美食供应商武侠之无敌抽奖系统少年他曾勇敢过自带画风崩坏的男人都市之超级农场奶爸饲养全人类怀揣商场混初唐天降我才必有用美利坚纵享人生荒野王座综漫:开局刀剑的死亡游戏将传说变成现实重生八零小美好杀神岛我真没想出名啊

生随死殉最新章节手机版 - 生随死殉全文阅读手机版 - 生随死殉txt下载手机版 - 藕香食肆的全部小说 - 生随死殉 山西中文移动版 - 山西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