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山西中文 >> 生随死殉 >> 振衣飞石(203)

振衣飞石(203)

皇帝登基二十年, 单从皇帝同意廷推入阁的大臣名单来看,谁都明白皇帝是个乾纲独断的脾性。

阁臣中唯一性情古板刚烈的已故吴阁老,三朝重臣,才干资历都到了, 眼看着陈阁老身患风痹之症应该病退,皇帝却死死压着不许陈阁老退,就是不乐意让吴阁老出任首辅。

皇帝的态度非常明确,朕不喜欢任何和朕对着干的大臣。

忠言逆耳不是不行, 朕许你旁坐一边嚷嚷。但是,替朕办事的第一把手大臣, 必须唯圣命是从。

自去年吴善琏病故之后, 太平朝的内阁就再没有胆敢梗着脖子和皇帝拍板的大臣了。

陈琦因风痹之症常年告病在家,内阁中单学礼主动退让,黎洵就成了当之无愧的隐形首辅。

此后入阁不久的沛宣文、李玑都称得上是敢拼敢杀、性情激烈。沛宣文揭过南州弊案, 差点被暗杀在任上,李玑原任深埠海事司总督, 临机决断下令深港水兵打灭了寻衅滋事的东海岛国, 然而,对皇帝的“圣意”, 这两人也都精熟聪明得很, 皇帝指哪儿臣打哪儿,实在打不下手, 臣也不哔哔, 臣装病。

——敢和皇帝圣明唱反调的大臣, 想入阁就压根儿过不了廷推这一关,皇帝直接就把名字划掉了。

之所以有这么多弹劾的折子飞上来,是因为大臣们都不认为皇帝会支持太后的裁决。

吴氏因丧女将丈夫一纸诉状告上衙门,逼着衙门裁决和离,这已经是不守妇道妄图翻天的荒谬之事了,太后居然还让吴氏把丈夫休了,让儿子随母姓,最可恶的是,妇人竟然还想侵占夫家财产!从来就是男娶女嫁,妇无恒产,太后这么判案,挑战的是道德纲常,是公序良俗。

吴氏找女太傅黎簪云出头,找龙幼株接了案子,找太后判了案子,她找的都是妇人。

可见她也知道,正经人都不会准许她如此败坏风气德行。

皇帝和太后不同。太后身为妇人不守妇道,皇帝又岂会准许她们不守妇道?

“林氏临朝之心不死。当日以黎州之事胁迫圣人不成,灰溜溜出宫避了十年,圣人生性纯孝,怜她老迈无依,方才特许她回宫荣养天年。她却是个上窜下跳不肯安分的,果然就是林家的闺女!”

陈梦湘冷着脸抨击太后,与他同屋坐着的,则是陈党后起之秀,如户部侍郎狄琇,工部营缮郎中裴月明,太仆寺少卿曲礼,皆是陈阁老门生的子弟后辈,与陈梦湘相交多年。

陈梦湘是陈阁老长子。

被太后懿旨裁决生生被吴氏“休”出门的倒霉丈夫陈瀚,就是陈梦湘的大儿子。

这件事让陈梦湘极其愤怒。

儿子不争气,陈梦湘心里有数,也试过各种办法管教,教而不善,这有什么办法?

孙女被儿子一脚踹进荷池里淹死了,陈梦湘也痛心疾首。他是很同情儿媳妇的,还让夫人给儿媳妇送了补品汤药,宽慰儿媳,叫她养好身体再生育一个。

哪晓得吴氏居然妄想带走孙子,与儿子和离。这不识好歹的贱妇,辜负了公婆的厚待!

陈瀚从听事司衙门回来时,身上都是鞭伤,小脚趾都断了一根。这让陈梦湘更是恨毒了吴氏与听事司的贱婢们。当时他就带着家奴去把主审此案的文双月家宅围了。

也不知是文双月运气好,还是陈梦湘运气好。

那日文双月受龙幼株宴请,恰好不在家中,喝醉了就在龙幼株家中歇了。

陈、裴两家乃是世交,裴濮更是陈琦心腹门生,得知陈梦湘带人去堵文双月,裴月明心肝一跳,请了亲爹裴濮去把陈梦湘拖了回来。这才有了陈家御前告状的后事。

哪晓得折子才递上去,皇帝还没消息,太后懿旨先下来了。

如今皇帝还没有表态,陈梦湘已耐不住四处串联求助,寻找盟友,意图将太后这道懿旨砸回去!

在外人看来,皇帝与太后就不是一路人。否则,岂有太后前往天寿山“休养”十年的道理?

陈党的中坚多数都是前林附殷党人。

如今坐在这里的户部侍郎狄琇,就是林附殷的孙女婿。

他老婆林屏平乃是出了名的悍妇,他想纳妾,求了十年,林氏也不肯松口,他就偷摸摸养了个在外边。前不久太后判吴氏休夫的懿旨下来,林氏就似得了主心骨,逼他把养在兴合坊的外室卖了,威胁他若是不肯答应,就要打官司把他休出门去——找太后做主。太后是她亲姑奶奶。

狄琇被闹得灰头土脸,当然不肯发卖外室,陈梦湘这边串联谋事要弹劾吴氏,他立刻就来了。

否则,像他这样在户部大有前途的侍郎,多半是不肯和陈梦湘一起混事的。

……不把这个口子捂住了,以后日子还怎么过?

这会儿听陈梦湘指责太后想要和皇帝夺权,他低垂眼睑玩着茶碗上的盖子,心想,果然是来错了。这蠢货气疯了想搞事,谁想死谁陪他去死,我不去。

“十多年前林氏就想临朝称制,圣人年轻无知,叫她监国几日,妇道人家见了几回世面,这就念念不忘了。诸位,还记得十年前林氏灰头土脸往天寿山休养之事么?圣人执掌神器已二十一载,断乎不能容忍妇人这点妄想!”

“今日判了妇人休夫,夺人子嗣,害人家产,吾等若不舍命阻止,翌日又当如何?”

“我陈氏小儿算得了什么?犬子那一点儿家业又算什么?却不能因这一点儿微末之事,就混淆了世间的道理!”

“今日叫陈琅改姓吴琅,陈家产业成了吴氏产业,他日呢?”

“陛下亦是林氏子!”

这话中的意思,就太过可怕了。

暗指如今太后判吴氏休夫夺子,谋取陈瀚家业,他日太后也就能休了文帝,叫皇帝改姓林,再夺了谢朝江山自己称帝?

狄琇心中冷哂,若太后真有这份心思,我第一个支持她!这就回去把外室卖了,给老婆倒洗脚水!

——真让太后做了女皇帝,他老婆林屏平就是宗室,他立马就成皇亲国戚。

在座几人都知道陈梦湘是在瞎扯。皇帝临朝二十年,江山稳固得跟铁桶似的,一道圣旨下来,太后立马就得再去天寿山休养十年,朝野上下没半个敢替太后出声。就这样儿了,太后还妄想借此试探前朝,打算跟皇帝夺权?拿什么夺?兵权呢?

裴月明见他说得不像话,连忙把话题拉回来:“世叔言重了。以我一点浅见,此事多半是听事司胡闹,太后也是被底下妇人哭诉蒙蔽了。世有出妇之夫,岂有休夫之妇?个个有样学样,不事舅姑,图谋夫家产业,坏了乡风民俗,家不以立,天下如何太平?”

太仆寺少卿曲礼也是个林党二代,从小就跟着陈梦湘混,这会儿就跟着打哈哈:“行了少废话了,咱们怎么办吧?都不必咱们鼓噪,都察院那帮子御史就撸袖子上了。但凡是个男人大丈夫,就受不了这帮子被惯得不知天高地厚的贱妇!……这事儿就该礼部上折子。”

礼部尚书窦蜀珍是吴党旧人,本是礼部左侍郎,文老尚书在世时因年迈不能视事,窦蜀珍就常年代掌礼部诸事,文荣老尚书去世之后,皇帝也没有从别处空降尚书,直接把窦蜀珍提拔到尚书位置上。

狄琇与窦蜀珍的儿子窦镌是同窗好友,又是同一年的进士,关系非常亲密。

“明儿我请窦铭德喝酒。”铭德是窦镌的表字。狄琇嘴上答应得痛快,心中不禁冷笑,你们找死搞事,空口白牙就想别人家冲锋陷阵,倒是想得美。

陈梦湘又逼裴月明:“垂光,裴世兄处,还请你多多费心。”

裴月明的父亲户部尚书裴濮是陈阁老门生,称呼陈阁老老师,与陈梦湘兄弟相称。裴濮这样身份地位,虽是门生,也足以自立门户,平时都在陈阁老身边,很少跟陈梦湘来往。

裴月明才是经常跟着陈梦湘的二代,所以陈梦湘只敢冲着裴月明施压。

“我回家即刻禀报家父。”裴月明连忙答应。

裴月明本就是来当耳目的,陈梦湘他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二愣子啊,明知道听事司是皇帝的钦命衙门,却敢带着人马去砸听事司试千户的门,把裴月明吓得命都去了半条。

——文双月是裴月明的表姐,当年涉及了裴露生杀宝珍公主一案。

裴家最怕的就是文双月再次出现在公众面前,让人重新想起多年前的旧案。

如今衣家之势如日中天,裴家背靠的陈阁老却因病渐离权力中心,陈梦湘一顿暴揍把文双月掀了出来,再让衣家想起了裴露生杀妻一案,裴家就得跟着吃挂落。

狄琇答应去说服吏部尚书窦蜀珍,裴月明则去敲定户部尚书裴濮。

已经有两个尚书下场,陈梦湘胸有成竹地说:“我家自然头一个上折弹劾。”

陈琦已经病了有两年了,一直在家中休养,风痹之症影响了他执笔的能力,很久之前他就不能手写奏折了,书房由两个幕僚和长子陈梦湘共同打理——他的私印不可能交给幕僚,一直由陈梦湘掌管。

陈梦湘可以很轻易地替父亲写好折子,再用上父亲的私印,直接递上御前。

狄琇从陈阁老府上出来之后,转头就去了单阁老府上。

他是林附殷的孙女婿,单阁老则是林附殷的堂妹婿,都是林家的女婿,官场攀附一番,难免走得比较近。

单学礼在书房接待了他,听狄琇把陈府商谈的内容说了一遍。

“陈琦精明圆滑一辈子,生出陈梦湘这样的犬子,委实可怜可叹。”单学礼嘲笑道。

“也是那吴氏委实过分了些。岂有妇人如此无理?”狄琇感同身受地说。

见单学礼含笑不语,他又忍不住试探地问:“陈梦湘固然是虎父犬子,别家女儿养得太厉害了,只怕日子也不好过。”

狄琇指的就是黎洵与其女黎簪云。爱薇小说 www.avtxt.com

去年两位皇孙开蒙,皇帝命常年守着东皇阁的黎簪云进了上书房,成了谢朝第一位上书房女师傅。

当时朝廷就有不少反对之声,纷纷上折弹劾黎簪云与黎洵,闹得黎洵焦头烂额。

这事儿才平息了没多久,黎簪云又搀和进了吴氏休夫一案,有二愣子上折弹劾太后,也有不少退而求其次弹劾龙幼株与黎簪云的——相比起吴氏,在朝许多官员更想弄死龙幼株和黎簪云。

没有了龙幼株和黎簪云襄助,区区一个吴氏能翻得起浪?

京兆府衙门就能一顿刑杖打死这心存妄想、不守妇道的贱妇。

更何况,最让人眼热的,仍旧是龙幼株如今所有的权柄。她主持的听事司不止有监察百官的权力,还拉扯着谢朝上下几百个手工作坊,一年过手多少银两?稍微沾上就能吃饱一辈子,谁不想分一杯羹。

这不仅仅是纲常之争,同样也是赤裸裸的利益之争。

妇人权力大了,抢夺的就是丈夫的利益。龙幼株高踞朝堂之上,多少人觉得她没资格如此风光?

吴氏休夫是邪道,龙幼株主持听事司一样是邪道。与其去收拾一个吴氏,不如把龙幼株拉扯下来,还朝野天下一个公道太平——顺便,将听事司纳入正轨,不再掌于贱婢阉人之手。

这一股势力比单纯维护道学纲常的势力还要更强大一些,何况,弹劾龙幼株与赐死吴氏,对大多数朝臣而言,利益是一体的,都是为了维护纲常阴阳。

妇人就该老实待在后宅,听候丈夫处置,不管是去衙门休夫还是判决妇人休夫,都该被摁死。

这两股势力各怀心思却目的一致,一同发起进攻,力量非常惊人。若是借机扳倒了龙幼株,背后指点吴氏的黎簪云也必然要倒台,身为黎簪云父亲的黎洵难道能脱得了身?

一个教子不善的罪名,就足够让他永远告别内阁首辅的位置了。

狄琇就是想试探单学礼,为了这个首辅之位,咱们动不动手?

——单学礼比黎洵还早两天入阁。按照约定俗成的规矩,他年资在黎洵之前。

只因皇帝圣心独裁,属意黎洵接任陈琦首辅之位,单学礼就只能将心思放开些,主动退让。

那,如果有可能让黎洵当不了这个首辅呢?搞不搞他?

“有几桩旧事。你们这些小辈呀,多半是不知道。”

“当年宝珍公主下降裴家,怀胎数月被裴家逆子手刃家中,群臣皆以为裴濮必然下野。”

“他如今下野了吗?照旧是户部尚书。”

“当年廷推吴阁老入阁之前,有传言称,逆贼谢沣的乳母秋氏,本该是多年前被吴阁老亲审判斩的逆臣之女,朝野哗然之下,以为吴阁老必然入阁无望。”

“他照旧入阁了。去岁病逝,风光大葬,荫封子孙,于乡间立碑镌功。”

“桐古乡侯余贤从任御前侍卫首领、羽林卫将军时,扈从圣人巡幸皇庄,一日死了两位阁老,群臣皆以为余贤从必死无疑。”

“他死了吗?他如今安闲荣养,提笼架鸟,三个儿子有两个都成了一等御前侍卫,另外一个在羽林卫做校尉,深得圣人信重。”

“咱们这位圣人,用人单看好不好用,从不琢磨能不能用。”

换句话说,只要皇帝想让黎洵做首辅,别说他女儿坏了事,就算他本人坏了事,皇帝想用他照样会用,根本不会理会朝野物议。

单学礼不肯下场。

这也是自家亲戚才肯如此谆谆教诲,搁了旁人,顶多就是端茶一笑。

狄琇起身给单学礼作揖施礼,谢他老人家教诲,心里却仍旧琢磨,陈梦湘是靠不住,靠得住的单阁老又不肯出手,这事儿可怎么办?难道就让家里的悍妇骑自己头上?他可不乐意惯得这毛病!

“若朴,去岁都察院几个御史弹劾黎簪云不循妇德、混淆阴阳,你可记得陛下朱批为何?”单学礼提醒道。

狄琇愣了愣,道:“陛下不曾有朱批下来,似是叫了礼部的百里神童,专门与人辨礼。”

单学礼笑了笑。

圣意如此明显了,却还想着去找龙幼株、黎簪云的麻烦,根本就是去找死。

他端茶抿了一口,本是送客之意,哪晓得一口抿入,茶汤又咸又辣,他年纪大了早些年就不吃重口了,被呛得噗一声就喷了出来,惊得狄琇目瞪口呆。

单学礼打了个哈哈,把狄琇送了出去。

“你这泼妇,为何又捉弄我?”单学礼气势汹汹去后宅找老婆算账。

他妻室林沁正是林附殷与太后堂妹,天命之年心宽体胖,一头花白长发梳得整整齐齐,是个看上去极其慈爱的老太太。这老太太闻言将眼睛一翻,伸手就揪住了单学礼的耳朵,教训道:“好人不见你提拔几个,尽和满肚子坏水儿的狗东西亲近!那姓狄的在外养小极其地不懂规矩,以后不许见他了!”

单学礼正要辩解,林老太太目光一横,哼道:“今日喂你吃辣汤,是给你这老货面子。再叫他来府上吃茶,辣汤就在他杯子里了。”

单学礼瞬间耷拉下肩膀,赔笑道:“哎,娘子到底是心疼为夫……”

林老太太又噗哧笑了起来,说道:“快些来,给你做了养身汤,吃了歇个觉再去书房。”

单学礼就乐呵呵地跟着夫人去了。他受了林老太太一辈子的“气”,年轻时也想纳小,琢磨点温柔蜜爱,架不住林附殷势大,只得生生忍着。如今老了,回头想一想这辈子,正经也没吃多少亏。

林家悍女有什么不好?真有太后三分手段,丈夫死了都能给儿子捞个皇位呢!

……不给喂辣汤就更好了。

狄琇在单阁老府上打消了下场搅和的计划,次日倒也找了礼部尚书窦蜀珍的儿子窦镌喝酒,席间随口聊了些官场轶事,谁都没有对轰动京城的吴氏休夫案置喙半句。

裴月明回府之后,将陈梦湘的打算禀告父亲户部尚书裴濮,裴濮只说知道了。

陈梦湘自认为把两个尚书都挟在了手中,自己则含着悲愤写了一个长达六千字的弹劾折子。

在折子立,他先痛斥吴氏不守妇道,以妻休夫坏了公序良俗。

再细数妇人当政的祸害,详述黎簪云以寡妇之身高踞朝堂如何不祥不智,又弹劾龙幼株混淆阴阳、颠倒上下是非,接了吴氏的案子,使下民无理行讼,因私立而害公德。他攻击龙幼株本是亡国贱婢,受谢朝宽仁本该感恩戴德,如今却故意祸害本朝纲常,是狼心狗肺专门来复仇的。

最后,他也没忘了贬斥太后一番。大意是,太后年纪大了,受黎簪云与龙幼株这两个别有用心的妖妇裹挟蛊惑,所以才忘乎道义本分,下了如此失德的一道懿旨。皇帝纯孝,应该宽仁大度地准许太后把这道注定被后世嘲讽鄙夷的懿旨收回,以维护太后母仪天下的贤淑名声。

当然,为了保护太后不再被黎簪云和龙幼株这样的妖妇蛊惑,皇帝应该请太后在宫中荣养,不许太后随意召见各种来历不明的女臣,进一步限制太后懿旨的权力和范围。

至少,不准许太后再判决前朝官员才能裁决之事。

这折子写完之后,陈梦湘也没跟养病中的陈阁老商量,摸出亲爹的私印盖上,直接就走了直奏途径,经内阁直呈御前。——首辅的奏折,内阁诸大臣能够翻阅,却没有任何人敢偷偷拦下。

这日内阁黎洵、李玑当值。

黎洵只看第一句话就知道必然是陈梦湘的手笔,陈琦何等精明圆滑之人,岂会蠢成这样。

他默默将折子看完,心中叹为观止。厉害啊。从太后到龙幼株、黎簪云,再到吴氏,陈梦湘是一个都不打算放过。按说陈琦那样谨慎自守的人,怎么养出个如此胆大包天的儿子?真正是谁都不曾放在眼里。敢斗龙幼株也罢了,连太后都敢掀下马,真当皇权是个摆设?

他看完折子就放了回去,也没有吭声。

李玑也摸过去看了一眼。他前些年都在海事司任职,不像京官那么熟悉京中人事,对皇帝脾性也是入阁之后才慢慢地琢磨。偏偏皇帝对很多事情都显得很暧昧,轻不得重不得。

这件事究竟该怎么办,李玑还在听风向。

内阁中,单阁老没反应,黎阁老也没反应。至于比他先入阁两年的沛宣文,和他一样,也都在小心翼翼地观察。

如今陈阁老的折子写得这么激烈吓人,上上下下一起撸了,口吻中还一副能代表大多数朝臣的意思,李玑就忍不住想,难道陈阁老已经串联党人了?想着那雪花般飞来的弹劾折子,又觉得是有这么个意思。

——那黎洵为何半点都不惊慌?陈阁老出手,就是发起总攻了吧?

李玑是个极其临机决断之人。

当日他敢不请旨就抓住机会令深埠水兵灭了东海岛国,才能携此功飞升入阁。

如今陈阁老上书弹劾,单阁老沉默不语,黎阁老不慌不忙,他马上就明白皇帝圣意何在了。趁着司礼监还未来收折子,李玑就在文华殿摊开空白折子刷刷刷洋洋洒洒数千字,对弹劾太后之人开战了。

站吴氏不明智,那是违反公序良俗,和千百年来的规矩作对。

站龙幼株和黎簪云也不明智,这俩妇人都不是正经科举出身,浑身筛子,很难扶得起来。

他就站太后。

太后是皇帝亲妈。母仪天下。

你敢骂皇帝的亲娘,骂天下之母,你就错啦!等着我骂死你!

喜欢生随死殉请大家收藏:(www.shanxizw.com)生随死殉山西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生随死殉最新章节 - 生随死殉全文阅读 - 生随死殉txt下载 - 藕香食肆的全部小说 - 生随死殉 山西中文

猜你喜欢: 腹黑狂妃太凶猛异大陆修仙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妖妖不可欺混沌天灵根生随死殉女配之仙音袅袅王座攻略笔记大佬退休之后神医毒女:邪王盛宠小狂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伪妹妖妃穿越星际:妻荣夫贵天道制霸计划天命凰谋山河不夜天[穿越]帝国第一女王爷变成病娇魔君捡的蛋暴君的炮灰男后[穿书]楚王妃hp以骨为扇上神升级记一仙难求暴君宠婚日常[重生]帝妃惊天我为表叔画新妆
完本推荐: 绝命阴妻全文阅读山村奇人传全文阅读星河帝国全文阅读材料帝国全文阅读无限吞噬之重生老虎全文阅读星舞九神全文阅读有妖气客栈全文阅读雄霸神荒全文阅读我 !秦始皇! 打钱全文阅读蜀山剑宗系统全文阅读万道独尊全文阅读超巨星时代全文阅读满袖天风全文阅读巫术师全文阅读斗破苍穹之万界商城全文阅读写实派玛丽苏全文阅读联盟之魔王系统全文阅读艾泽拉斯死亡轨迹全文阅读重生之星际宠婚[娱乐圈]全文阅读星辰神尊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巅峰仙道司礼监美食供应商洪荒:最强魔祖罗睺慕总的表情包上线了盛唐小园丁我想当巨星万道剑尊三寸人间穿书之许愿系统异常工作面试指南穿越恶土我,中国队长武破九荒明幽龙凰大唐之只想做纨绔集游巡旅网王之最强馆主抗日之浴血沙场神奇宝贝之神级登录萧阳龙王殿九天重拾俏时光重生似水青春临界血线从说相声到时代巨星撞鬼就变强总裁校花赖上我诸天大道宗最强医圣

生随死殉最新章节手机版 - 生随死殉全文阅读手机版 - 生随死殉txt下载手机版 - 藕香食肆的全部小说 - 生随死殉 山西中文移动版 - 山西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