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山西中文 >> 生随死殉 >> 振衣飞石(187)

振衣飞石(187)

衣长安与被出继的衣飞琥都在凉州常住, 不过,叔侄二人并不生活在一起。

衣飞琥出继之后上了殷家族谱,从此以后就是殷家人。衣长安则依然是镇国公府的长房长孙。

哪怕衣尚予托了老部下照顾孙儿, 衣长安也不可能真的在殷家老宅一住十多年。殷家后院妇人太多,殷克家庶出子女也多不胜数, 照衣长安的辈分, 反倒要把一帮他看不上眼的孽庶当作世叔礼敬,这岂能忍?在乡下待了不足两年, 衣长安就想方设法搬去了凉州首府赤峰城。

丁禅派了二十个老卒跟着他。前些年还看得住, 随着衣长安一天天长大, 笼络人心的本事一天天厉害,派去看他的老卒反倒成了他的打手。

不过,丁禅对此也不是很在意。衣尚予叫他到凉州看住衣飞琥,衣长安不过是个捎带。

何况,衣长安也就是背靠大树干点欺行霸市的勾当, 撑死了写信给衣长宁, 骂上衣飞石两句。在丁禅看来,这真不算什么太出格的事。别说借着衣尚予和殷克家的名望, 就算他丁禅也是正三品征西将军、博陵县侯, 替衣长安镇镇场子怎么了?

——甭管衣飞金、周氏曾经做了什么,大多数衣家旧部对衣飞金这一房都非常同情。

所谓上阵父子兵, 衣飞金在衣尚予帐下效命多年, 于军中本就威望甚高。相比起衣飞石这样骤然崛起, 打完灭陈之战又迅速坐享太平的小督帅, 衣尚予身边的老将们对衣飞金认同感更深重。

一个家门的长子与次子,地位就有天壤之别。衣飞金是承爵的长子,是少主,是衣尚予荣耀的延续和守护,衣飞石在十六岁之前,都只是跟着父兄身边打下手的小喽啰。孝帝召衣尚予回京时,衣飞金领兵驻守襄州,衣飞石就穿着侍从兵的布衣跟亲爹鞍前马后充作亲兵,地位可见一斑。

如今世事变幻,衣飞金英年早逝,衣飞石却一飞冲天,怎不让人唏嘘感慨?

如丁禅等人想来,衣飞石完全就是踩着衣飞金与周氏的尸骨上位,将长兄长嫂作为投名状献于皇帝,既彰显了自己大义灭亲的忠心,又故意分裂了衣家向皇帝示弱,方才换取了如今的权势地位。

——衣飞石所携在外人看来足以载入史册的灭陈之功,西北军内部并不大认可,甚至觉得不如他对内收拾几个老将的战功来得货真价实。陈朝早就被衣尚予灭了大半,若非碍于局势,不等衣飞石出头,陈朝就被衣尚予、衣飞金父子联手打没了。

倒没人觉得衣飞石不会打仗,只因灭陈是大势所在,多数衣家旧部回想起衣飞金为父帅充作先锋奋勇杀敌的风度,都会忍不住想,若换了衣飞金来主持西北战局,也不会比小衣督帅差。

时间对逝者的记忆不断雕琢美化,如日中天又油盐不进、绝不肯替旧部跑官的衣飞石,很自然就成了被比较埋怨的对象。相形之下,失怙失爵的衣长安就更显得可怜了。

这世上捧高踩低的人不少,偏偏衣家父子喜欢提拔的都不是那等样人。

最绝的是,衣长宁浓眉朗目长得像衣飞金,衣长安没他弟弟好看——一张寡淡脸,看上去普通得跟路边卖茶的没什么两样,可是,这寡淡脸,它长得像衣尚予啊!

这简直是个大杀器。

但凡衣长安写信托人情不管用了,他就亲自往各位老叔府上去“混饭”吃,从来不诉苦,就是乐呵呵地住下不走了,天天神吹鬼扯不干正经事,还顶着那一张与衣尚予有五分肖似的脸。

这真没几个能扛得住!被找上门的衣家旧部全都举手投降,老实帮他擦屁股去了。

“荣老叔,您看!这是小侄新得的字帖,文老尚书在太平十一年正旦大宴上得了‘书圣’封赐,回家一高兴,给交往亲密的族亲好友都写了书信报喜,这就是写给他族弟文昶的信……”衣长安拦住正要出门的荣继珍,掏出弄到手的帖子献宝。

荣继珍是衣飞金帐下亲兵出身,衣飞石小时候被层层甩锅,衣尚予把他丢给衣飞金,衣飞金就把他丢给亲兵看管,荣继珍就是曾经扛着衣飞石满大营转悠的亲兵之一。

亲兵出身的将领多半都替主帅牵过马,挡过冷箭,情分大不一样。只要自家有本事,又命好活得长,基本上都能安安稳稳地混上高位。荣继珍就是命好,衣家两兄弟在定襄城干仗的时候,他在外驻防没搀和进来。尘埃落定之后,衣飞石照样提拔重用他。

灭陈之后,荣继珍没转军户,直接报了伤退,衣飞石照着军功给他奏请勋田,划田地域之广阔,把见多识广的谢茂都惊着了——旁人积攒的军功多半都要换成财帛或紧着升迁,哪有人像荣继珍这样腆着脸问能不能全部换成勋田,上官还真的决定上报朝廷试试行不行的?

后来勋田当然没给那么多,谢茂既不愿意让衣家旧部继续掌握兵权,又不想让荣继珍这样的老将赋闲,从内阁走了关系,让陈琦想辙把人弄到了地方按察使司任职。

十多年过去了,荣继珍已经升任凉州按察使,正经掌握一州刑名、监察之权。

——是完全可以在凉州横着走的五位大佬之一。

“您老人家也知道吧?文老尚书在太平十二年驾鹤,这些流传在外的书信,就是他最后的遗作了。小侄也是花海了力气才找到……”

衣长安所谓花海了力气,就是把文昶的孙子绑到了青楼睡了一宿,逼人家好孩子回家偷信。

——不肯偷,就去衙门告人家逼良为娼,把良家少女拖进青楼强睡了。

文昶一家都是耕夫,只因文昶与文老尚书幼时走得亲近,所以在族中有些颜面。文老尚书发迹早,到京城寓居娶妻生子时,两家就只剩下两个老头儿书信往来。文老尚书驾鹤仙去之后,文昶一家连文老尚书几个儿子,几个孙子都不大清楚,可谓毫无靠山。

文昶的小孙儿恰好是个读书种子,正预备下场考举人,这要是被卷入逼良为贱的案子,科举就不必再想了,只怕学道还要撕了他的秀才功名,叫他回家种地去。

所以,这字帖也不是偷来的。

文昶自认惹不起镇国公府的长孙,含泪让孙儿把那封信交了出来。

荣继珍停住脚步,接了衣长安递来的那张信纸,只看一眼就知道是文老尚书亲笔。

按说文老尚书离世不久,他遗留的墨宝应该很多。然而,字画一道,皆是老而弥辣,只要书者画者不受病痛骚扰,情志完满康健,很少出现越老越不行的情况,通常都是随着岁月增加,技艺越发精湛完美,无限趋近艺术生涯的最巅峰。

文老尚书在太平十二年驾鹤西去,他留在太平十一年的墨宝就变得非常抢手。

“好东西。”荣继珍恋恋不舍地看着,他是个难得成年后才认字,原本想要附庸风雅,却意外发现自己读书水平比正常人高了不少,拿起纸笔比操刀砍杀还得心应手的奇葩。

背靠着衣飞金、衣飞石前后两座大山,荣继珍学写字的配置也是巨豪华。

衣飞金的描红本上全是王梦珍老大人亲笔,衣飞石的描红本就是文老尚书亲笔了。这两个描红本都借给他用了几年。王梦珍死时,荣继珍还没混出头,荣老尚书驾鹤时,他就有点想弄一些老大人的遗作做念想了——可惜,还是官儿小了点,没捞着。

时隔近八年,衣长安倒把流散在各处的文老尚书亲笔遗作找了一份回来,荣继珍很想留下。

真不敢留。

“大少爷。”

荣继珍珍而重之地将那封信送回衣长安手里,第一次正色劝道,“您既然知道事机不妙,腆着我能有什么用?京中两位公爷,无论求了哪一位,钦差也查不到您头上来。”

按察使司是都察院在地方的下属职能部门,皇帝派了纯王来查四岸县盐引案,荣继珍身为凉州臬台,本身就负责一州的刑名与监察,是主要负责配合钦差查案的部门之一。

纯王才领了旨意出京,内阁照会、都察院行移和郡守府关切,就前后脚到了凉州按察使司衙门。荣继珍是凉州最早几个知道钦差降临的大佬之一。

衣长安没多久就找上门来了。和往常一样,也不说要办什么事,就是往府上一住,整天混吃混喝,还往客居的府上招妓,闹得乌烟瘴气。荣继珍不想接他的茬儿,看在他亲爹的份上,也不想和他撕破脸皮,把妻儿往别院一挪,随便他闹。

算算日子,钦差再有十天半个月就要抵达凉州了。衣长安终于急了?U9电子书 www.u9txt.com

衣长安失笑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①”

他凑近荣继珍身边,笑嘻嘻地说:“荣老叔,侄儿找您不是为了钦差。赤峰西南不是刚开了一片粘土地么?我家里人说了,那玩意儿烧窑做瓷器好。恰好潮县新开了港口,我这儿也想弄支船队出去瞧瞧……直接卖自家的货,何必叫人家去赚钱?我打算在赤峰就烧个窑……”

说来说去,就是想要那片才开采出来的粘土地。

问题是,那片地是有主的。朝廷规定,所有矿地皆归朝廷所有,不得任命不可私采。可这粘土地又不算矿藏,朝廷也没道理去收了。

自从听事司在各地开办手工作坊之后,瓷器坊也是遍地开花的作坊之一。

想要烧出精美绝伦的瓷器不容易,去听事司的瓷器作坊培训两年,烧点日常能用的粗瓷完全不成问题。同样的,粘土不难找,城东城西总能找到能烧粗瓷的粘土——可要是想烧出上等瓷器,对粘土本身的要求也会比较高。

赤峰城西南边的那片粘土地就是用来烧瓷的极品白土,官称云土。从前,在谢朝境内只有官窑才用云土烧瓷,官窑选址主要挑水质,土藏是足够用了。如今谢朝瓷器作坊遍地开花,民间烧窑也追求精美无暇用以海贸,质量绝好的粘土地就变得抢手了起来。

地主当然不肯轻易就卖了,放出风声,吸引了不少跃跃欲试想要烧窑下海的商贾,准备价高者得。

衣长安当然有足够的实力作“价高得”者。他自己这些年攒了不少家当,还有爹妈留下来的庞大产业——周氏自杀之后,皇帝也没有对周家赶尽杀绝,至少没去收了周氏的产业,而是任凭衣飞金收拾残局,全部拢进了口袋。

可他想要这片土地,却不想出高价。他觉得地主是奸商。

“哄抬地价可是杀头的罪名。那姓刘的小子守不住祖业早就想卖地了,如今却要八百两银子一亩——咱们赤峰的上等田一亩才多少银子?老叔,没有他这样办事的……”

衣长安早就给地主想好罪名了。凡灾年哄抬地价者,斩立决。

荣继珍突然脸色一变,顾不得自己三品大员的身份,一个赖驴打滚翻到了门柱之后。

衣长安功夫不如他,警觉不如他,一直到衣飞石飞扑而下,一巴掌从他额间当头拍下,生生把他拍了个狗啃泥直摔在地上,脑子嗡嗡地震着,恶心得想吐,这才知道荣继珍为什么往旁边滚。

“该死。”

衣飞石一路披星戴月赶来,恰好撞见文昶那小孙儿文季常扶棺上京告状。

被衣长安抢走文老尚书的最后一封来信之后,文昶就伤心死了。

他是个终老田间的耕夫,不懂得幼年族兄寄回来的一封封书信有多么珍贵。他甚至不认得字。得靠读了书的儿子、孙子帮他读信。他伤心的不是丢了一件传家墨宝,而是自己庸碌一生,哪里配和文十七哥那样的文曲星做朋友?——连故人绝笔都保不住。

文季常大哭一场,给亲爹亲叔伯磕了头,坚持要去京城告状。

文十七祖父不在了,伯父们还在的吧?这世道还有天理吗?若十七祖父家的伯父们也拿镇国公府的公孙没办法,他就去敲登闻鼓。他就不信了,神农老皇爷会让人这样欺负人!

衣飞石来时刚好遇见文季常在城门口大哭,他的叔伯则怕事地拉着他,训斥他不孝,不许他把文昶的棺材带走。

衣飞石默默听着文季常的哭骂,不顾脸面地宣扬衣长安的恶行,失望之余,还有一丝困惑。

他当然痛恨衣长安所做的一切。衣长安几乎利用了所有谢茂施给百姓的仁政——自谢团儿与琥珀兄弟遭遇贩人案后,各地将逼良为贱的案子查得极严。衣长安就敢借此栽赃文季常,威胁文季常,不妥协就告你逼良为贱。沾上这种事,不死也脱一层皮。

灾年不许哄抬地价,这也是谢茂遏止土地兼并的仁政之一,主要配合神仙种推广。

衣长安就敢用这条朝廷政令,蛊惑荣继珍以此恐吓、甚至构陷拥有粘土地的地主,只为了不肯多出钱公平竞争那一块地。

多可恨的人。

……可是,如果衣长安真的打算弑君谋反,他还这么嚣张地敛财?

这不合常理啊。

通常有野心谋划的人,在计划开始之前,执行之中,甚至没有彻底成功之前,行事都是极其谨慎的。像衣长安这种嚣张狂放的作派,翻遍了史书都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

※※※※※※※※※※※※※※※※※※※※

①《击壤歌》

藕现在是早上很早就醒了,白天睡不着,5点就开始困……

所以,藕现在都是下班先睡两三个小时,调好闹钟起来码字……

现在每天都只能少更一点,尽量坚持不断更。断更会成为习惯的- -

另外再说两句吧,藕真的觉得自己很啰嗦,但是,不说呢又觉得没沟通好。

藕知道很多小天使觉得没有攻受互动,都是支线,很无聊,不好看。是来看主角的,又不是来看配角的,感情到位了就果断完结这个世界去下个世界吧……

但是,这和藕的设想不一样。

帝王之爱,不是用嘴说的。谢茂对衣飞石的爱,不在他对衣飞石多温柔多体贴,而在于朝臣对衣飞石有多忌惮、谄媚。

龙幼株傲视公卿,遇到衣飞石的事就连滚带爬的跑,因为皇帝重视衣飞石。

内阁大臣位极人臣,还不大鸟武官吧?首辅对衣飞石客客气气,黎洵直接带礼物去上门拜访(讨好)。

包括这一帮子侄子侄女,如果没有谢茂对衣飞石的平易近人,衣长宁夫妇绝不敢把谢茂当谢猫。

皇帝和国公的爱情,藕只能用围绕在权力周围的宗室、官员的反应来表现。

如果你觉得无聊了,那是藕写得不够有趣,暂时跳章等下一个世界,或者咱们约下一本好不好?只请求不要总是问藕,小攻什么时候死,这个世界还有多少章。

藕想按照自己的想法写这个世界。

打错字了,飞石变飞珀了……捂脸飞

喜欢生随死殉请大家收藏:(www.shanxizw.com)生随死殉山西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生随死殉最新章节 - 生随死殉全文阅读 - 生随死殉txt下载 - 藕香食肆的全部小说 - 生随死殉 山西中文

猜你喜欢: 暴君宠婚日常[重生]魔妃独尊红颜阁之君笑颜开神医弃女一仙难求重生校园:最强大小姐反派有话说[重生]仙神外传之灵缘传说魔女花倾不好惹妖妖不可欺腹黑逆天大小姐表妹万福凤倾之至尊灵契师大佬退休之后卿本黑萌之妖妃来袭变成病娇魔君捡的蛋朕家病夫很勾魂上神升级记女剑仙凤逆六界重生之纨绔幻妃腹黑狂妃太凶猛倾城狂妃:废材三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逆世大小姐炮灰修真指南
完本推荐: 绝代神主全文阅读快穿:黑化男神,撩一送一!全文阅读求魔全文阅读重生之星际宠婚[娱乐圈]全文阅读无限气运主宰全文阅读星舞九神全文阅读刀碎星河全文阅读琅琊榜全文阅读妙手小村医全文阅读网游之我爱金币全文阅读异界之纨绔子弟全文阅读十号全文阅读夜半冥婚:鬼夫大人萌萌哒全文阅读怪物聊天群全文阅读修罗天帝全文阅读图灵密码全文阅读战国大司马全文阅读凌天战尊全文阅读我不是超级警察全文阅读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金色绿茵杀神岛假面骑士:天道总司沧元图寒门祸害寻宝全世界万界最强狂帝都市之我老婆是天皇巨星荒野王座都市之开局一千亿我真没想出名啊都市:我的老婆是杨桃都是为了孩子好神游诸天虚海天降我才必有用临渊行替天行盗戏闹初唐修罗丹神神奇宝贝之毁灭世纪天命神魔之战英雄无敌大宗师我的秘书是栗娜!穿越之这个王爷好烦人联盟永恒向往的生活之发呆就变强太子妃她是我的药跑男之我是大赢家仙宫极道游

生随死殉最新章节手机版 - 生随死殉全文阅读手机版 - 生随死殉txt下载手机版 - 藕香食肆的全部小说 - 生随死殉 山西中文移动版 - 山西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