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山西中文 >> 生随死殉 >> 振衣飞石(179)

振衣飞石(179)

衣飞珀被带进太极殿时, 诚诚恳恳满脸惭愧内疚之色, 不必兄长训斥, 他就连道知错, 请求去探望谢团儿。

——至于擅离职守, 皇帝久传不至的罪名, 他提都不想提。

这种无视皇权的无赖,带着一种姻亲间天然的亲昵。

曾经的谢茂非常吃这一套。

特别是衣飞石小心翼翼谨守为臣身份, 对谢茂异常客气的时候,谢茂就喜欢他的弟弟对自己耍无赖。

那有一种“你虽然不把朕当自己人,但是你家人已经把朕当亲人倚靠”的得意。

衣飞珀以此横行无阻近十年。

不过, 他不知道皇帝其实早就不吃这一套了。衣飞石如今比他还会对皇帝耍无赖, 有了正主珠玉在前, 衣飞珀这个鱼目就没什么意思了。

看在衣飞石的情面上,谢茂仍旧不会计较他擅离职守的罪名。养个闲人不算什么。不过, 以后衣家想要替衣飞珀再谋前程就不容易了。

谢茂不介意花钱把衣飞石的亲族都养起来,但他在朝廷用人方面也从不儿戏。

闲职养着给些荣宠无所谓, 实职?就凭着衣飞珀这样擅自离衙半日皇帝都找不见的本事, 这辈子也不必再想。

“朕昨日传你进宫, 本想问问你这丈夫是怎么当的,如今也不必再问了。”

羽林卫只知道衣飞珀喝得醉醺醺地回家,只管把衣飞珀送进宫来。

在海州又犯了事的听事司立功心切,连夜就守在宫外把衣飞珀的行踪翻了个底朝天。衣飞珀进宫的同时, 听事司的奏报也送到了皇帝御案。

衣飞珀昨日睡到巳时才到兵部晃了一圈, 跟上官下属打了个招呼, 又自己晃出了门。

先去丝锦坊的外宅消遣了半下午,宵禁之前去了老桂坊,在文书秀院找了三个乐伎两个娼妇侍酒,花天酒地大半个晚上才回家。

路上碰上巡街的卫戍军,问他为何犯夜禁,他拿着盖了衣尚予私印的文书,说自己正在替枢机处办差,混了过去。

衣飞珀在丝锦坊的外宅,听事司暂时没去查——毕竟是襄国公的亲弟弟,查起来说不得就得罪了衣家。

不过,奏报八分肯定地描述,根据四邻走访询问,那地方应该是衣飞珀豢养外室的地方。

这还有什么可说的?

“你此时也不必去见崇慧郡主,夫妻至此,她见了你也是生气。“

“你与她孩提时青梅竹马,成亲也是结两姓之好,以后的事,你也不必多问了,自有你爹和黎王商议。”

谢茂挥挥手,也不想和衣飞珀多说:“你回去吧。”

衣飞珀再不会看眼色也知道皇帝因谢团儿之事厌了自己,若非衣飞石积威甚重,他这会儿都恨不得抱住谢茂大腿喊“姐夫”,求他看在衣飞石的份上饶了自己。

——这么多年来,衣飞珀正儿八经把自己当皇帝的小舅子了,从没想过自己会失宠。

“陛下,臣……也很意外。”

衣飞珀跪在地上擦眼泪,二十出头的男子,生得一副好皮囊,容颜肖似马氏,气质则偏向衣尚予,相当硬朗英武,一抹泪就有一种英雄末路的悲壮感,很能唬人。

“团儿不许看大夫,臣敬她爱她,焉敢相强?她每日吃饭睡觉皆如常,就是一天天消瘦,臣看在眼里心急得很,叮嘱厨下每日给她炖燕窝海参,一日五顿的补……”

“臣兄慈爱,十天半个月便要给团儿送衣料吃食药材,就这样也补不起来。”

“她又那样犟。”

“臣……”

谢茂听他话里话外提起衣飞石,利用衣飞石敷衍讨好的心思十足明确,没好气地说:“叫你滚就快些滚。朕好声好气与你说话,再啰嗦两句,仔细你二哥出来踹你!”

谢茂故意留了衣飞石在西殿收拾折子,若衣飞石在,哪里容得下衣飞珀嘚嘚嘚嘚演这么多?

衣飞珀缩缩脖子,不敢再吭声,飞快地窜了出去。

他消息灵通得很,知道衣长宁就是“办事不力”被二哥踹吐血了,这么些天都没好,如今还在家里养着。

他可没衣长宁那么得宠,又犯了二哥最厌恶的错处,挨上一脚可不得了了。快跑快跑。

看着衣飞珀近乎逃窜的身影,谢茂心中感慨极了,朕小衣家里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看着个个都漂亮,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一个比一个不成器。稍微好些的衣长宁吧,又被小衣彻底厌弃了。

“去看看公爷处好了么?倘若好了,叫他今日先不必上衙门,领旨亲自走一趟,去把黎王放出来。”谢茂道。

把高墙圈禁的宗室王爷释放出来,说容易也容易,皇帝一道圣旨,再派一个钦差特使,直接就能把黎王府的高墙拆了。

然而,昨日皇帝说释放黎王,旨意去了宗正寺,并未派遣特使钦办,这件事就得去宗正寺一步一步走程序。

现在皇帝先把旨意发到宗正寺,宗正寺已经在“用心”办理了,今天又叫衣飞石亲自去接,衣飞石就不得不给宗正寺几分面子。

他在出宫之前,先派人去宗正寺打招呼,叫那边快些拿好文书,带着圣旨,赶在他抵达黎王府之前,两边汇合。

趁着去宗正寺跑文书的空当,衣飞石先去醒春山房探望谢团儿。

他去醒春山房,仍旧存在私入内宫的顾忌,皇帝昨天就耽误了议政,今天不能再把阁老们哄去吃饭,没空陪他过去。

衣飞石也等不及了,谢范曾托他照顾些团儿,他把人照顾成这样,眼看要去见谢范,总不能见都不见一面吧?

最后衣飞石借口皇帝不放心醒春山房的守卫,亲自前往巡逻督视。

路上遇见来往忙碌搬运摆件的宫监,说是皇帝给皇三子谢沃的赏赐还没搬完。

衣飞石才知道皇帝赏了巨多东西给谢沃。

陛下行事,总是这样……特立独行。

在衣飞石的心目中,皇帝总是那么英明而睿智,不管谢茂做的事多么离谱,多么惊世骇俗,衣飞石也总会替谢茂找到合适的理由,并下结论,陛下总是对的。

——除了立嗣女。

他带着人到了醒春山房,属下装模作样去检查各处防卫,他也跟着走了几步,待会儿巡查结束,他再和谢团儿“告辞”。

醒春山房本是观景别墅,形制与宫室不同。衣飞石才走了半圈,就听见殿内的说话声。

是谢团儿和媪老在说话。

她们说的是黑发狄人的土话,大约是觉得宫中不会有人懂得这种语言,所以不曾刻意放低声音。

“如果姑娘姑爷放出来,小姐就休了世子吧。他这样的男子当不得丈夫,若在吾等族里,早把他放归深山当野男人了!”

这是媪老略带不满心疼的劝说。

狄人土话说起来叽里咕噜,媪老语速又快,衣飞石不及走避,就听了个完整。

他懂这门方言。

听人壁脚自然不体面,衣飞石转身就走了,奈何耳力惊人,还是把谢团儿的回答听全了。

谢团儿说:“父王母妃还没出来。纵然出来了,前程也未可知。婚事不能作罢。”

少妇声音冷静疲惫,带着一种让衣飞石刺心的滋味,让他想起了自己曾经最爱的那匹马。

那是谢茂送给他的小马驹,驰风和奔雷所生,是一匹母马。

因为血统太好,配过几次,养在京城。

每次从它身边带走小马驹时,它都会奋力反抗,宁可踩死小马,也不愿小马离开。

后来马奴将它从前所生的小马拴在马厩边,奋力抽打,发出嘶鸣,母马就会前来保护小马,顾不上新生的小马驹。

衣飞石曾听见顾此失彼的母马发出痛苦的哞叫。

——此时谢团儿给他的感觉,就和当时一模一样。

尽管谢团儿没有嘶吼,没有嚎叫,语气冷静无比,连媪老说话时都带着对衣飞珀的愤恨,她却没有。

衣飞石仍旧听出了她深深的煎熬。

那是一种顾此失彼的煎熬。顾得了这一边,就顾不得那一边。

他曾训诫了蛮横的马奴,将小马送回了母马的身边,不再让母马配种,让它带着它的子女一同去了西北。

可他不知道该怎么对待谢团儿。

他甚至不知道谢团儿煎熬为难的原因是什么。

“求见崇慧郡主。”衣飞石在门前差人通禀。

醒春山房很快就给了回音,谢团儿亲自迎了出来,施礼道:“公爷。”

衣飞石知道八十斤的重戢长什么样,第一次知道八十斤的孕妇长什么样。

他记忆中孕妇肚子都挺着,谢团儿却完全看不出怀孕的迹象,更像是生了病,所以四肢纤小,肚腹上才稍微有点肉的病妇。

倘若不是长高了个子,此时的谢团儿看着简直像是当年初嫁,还未彻底发育的小姑娘。

“奉陛下口谕,前来督查醒春山房防务。左右已经查实,万无一失,郡主安心养胎。”衣飞石说。

皇帝已经赏了各样衣食药材,衣飞石不必再送。他想了想,说:“我这就去接你父王出禁。你可有什么话要带?”

谢团儿眼底有光,犹豫片刻,问道:“可否请公爷入内奉茶?”

衣飞石已经找了借口过来,进不进门差别不大,点头道:“多谢郡主。”

移步山房殿内,媪老亲自奉茶,谢团儿让衣飞石坐了上席,和从前一样依在他身边,问道:“求问公爷,陛下为何突然开恩?”

不等衣飞石回答,她先解释道,“不敢妄揣天心,孩儿只想知道,此次出了禁……还会圈起么?”

她自称孩儿,可见心底已经不承认与衣家的婚姻,在衣飞石跟前也不自认弟媳,而是用世侄女的身份,询问父亲的朋友。

衣飞石知道她担心什么,轻声道:“圈不圈起,只看黎王爷以后作为。你若想要与飞珀和离,我一向都支持的——他辜负了你。”

谢团儿摇头道:“何尝不是我辜负了他?”乾坤听书网 www.qktsw.com

衣飞石的回答在她看来就是保证。只要父王不再牵扯到党争之事,后半生是安稳了。

她松了口气,又问道:“我能与您一起去见父王母妃么?”

“你在养胎……”

“若没有太医请脉,谁又知道我怀胎了?我不照样出入宫禁,随意走动么?”谢团儿并不觉得自己身体很差。

赵云霞也说她是心情不好憋出来的毛病,衣飞石想了想,答应道:“好。”

郡主出宫也不必皇帝批准,衣飞石让人给长信宫送了信,直接就把人带走了。谢团儿更衣梳洗,衣飞石就吩咐了在宫外准备好车驾。

车上,媪老又叽里咕噜地和谢团儿说土话。

大致意思还是劝说谢团儿和离。

谢团儿一言不发,许久之后,才说:“若我没有孩子,离就离了。如今不行。”

衣飞石不是有心听她主仆二人说话,奈何耳力太好,总不能把耳朵捂住。

她们都以为京城中没人听得懂狄人土话,说话就更直接许多。媪老不解地问:“有了孩子就不能休夫了?孩子是你肚里爬出来。”

谢团儿轻声道:“你别唠叨我啦。这孩子现在不能姓谢。”

一句话,听得衣飞石手心都冒出了冷汗!

他曾以为谢团儿顾忌的是孩子不能没有父亲,想给孩子一个堂堂正正的出身。此言一出,他才知道,他彻底想错了谢团儿。

这哪里是个囿于后宅的妇人?

她比衣家几个小子都要聪明得多!

她居然看出了皇帝想立两姓骨血为嗣的念头!最让衣飞石吃惊的是,她知道了此事也不贪婪,反而很冷静地做出了判断,不让孩子立刻姓谢。

不是不能姓谢,而是“现在”不能姓谢。

孩子还没落地,不安全。情势还未明朗,不安全。皇帝正当盛年,考虑立嗣夺嫡之事,更不安全!

所以,她现在不会让孩子姓谢。

媪老又叽里咕噜说了一堆,谢团儿就不说话了,没多一会儿,马车里就响起轻轻的鼾声。

衣飞石被谢团儿惊出一手的汗,心中苦笑,皇帝这眼光……

又忍不住想,这小姑娘是真的不知道他懂狄人土话吗?她是不是故意“提醒”自己,帮她保住和衣飞珀的婚事?

作为皇帝最心腹倚重的宗室王爷,黎王的府邸距离皇城不可能太远。马车行走小半个时辰之后,停在了黎王府西北角。

宗正寺的官员已经等候多时。

义老王爷年事已高,只在宗正寺挂了个宗正的名号,如今办事的都是底下人。哪怕黎王出禁这样的大事,他老人家也没力气下床。

其余宗正寺的大小毛毛,碰见襄国公都是见面磕头拼命拍马的份儿,带好文书手续签了章印,连黎王府的高墙都拆了一半了。

负责监看黎王府的是中军六衙,指挥使盛七江亲自带人来迎接,先给衣飞石磕了头,又给谢团儿行礼。

“开门宣旨吧。”

到了衣飞石这样的身份地位,已经根本不必和人应酬寒暄了。

让衣飞石略微诧异的是,谢团儿不是很少出门么?为何与守卫黎王府的中军士兵都很熟悉的样子?

盛七江见他多看了一眼,连忙上前解释道:“崇慧郡主生性纯孝,常常使人关切王爷王妃衣食用度……”一边看衣飞石脸色。

当初谢团儿带着衣飞石的帖子找上门来,要他通融一二,随之而来的,就是十万两银票,和几筐子鲜肉菜蔬米酱茶叶。并且暗示,他的前几任也都是这么“通融”的。

被圈禁的宗室是不允许用任何方式与外界沟通的,所有吃穿用度,也都由宗正寺拨付。

想当然尔,被圈禁的都是落难坏事的宗室,大多数都会被削成庶人,皇帝不可能给太好的待遇。黎王算是特例,圈起来却没有削爵。

然而,就算皇帝仁慈,准许宗正寺照着黎王的等级每年拨放吃穿用度,底下人难道就不克扣了?

谢团儿显然知道父母在高墙中不可能生活得好,她也不可能嚷嚷宗正寺和中军衙门克扣了我父母的用度,她就是想办法自己往里送。

衣飞石的帖子是很好用的。

她只有一张。是她出嫁之前,衣飞石让孙崇给她送去的。是衣飞石给她的底气和保障。

十年里,她只把这张帖子用在了中军衙门。

襄国公名帖敲门,十万两银票开道。

每隔十天半个月,谢团儿都会亲自来给父母送东西。吃的喝的穿的用的。

里外不能通消息,她就照着十倍送!

多出来的任凭中军衙门克扣也好,父母打赏也好,反正能多不能少。

所以,她不能和衣飞珀和离。

失去了襄国公弟媳妇的身份,中军衙门的守卫不可能再卖给她面子。哪怕衣飞珀在家里闹的鸡飞狗跳,衣飞石亲自来问她,是否要和离,她也一口咬定,不离!

离了,就不能再照顾圈禁中的父王母妃。

哪怕她早就想和衣飞珀一别两宽,各自逍遥,却还是只能坚持着这桩婚事,履行着衣家媳妇的义务。

衣飞珀闹了纳妾之后,在外养小。

谢团儿知道。

她不是困在深宅的妇人,她有媪老,有心腹丫鬟——她的丫鬟和谢朝贵人的丫鬟不同,她的丫鬟都是当男人养的。

所以,衣飞珀在外所做的一切,她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她知道衣飞珀在外养了三个妇人,个个温柔体贴,恨不得给衣飞珀舔脚。

她还知道衣飞石把衣飞珀叫去暴打了一顿,衣飞珀才回来和她“重修旧好”,要和她生儿子。

那时候,她半点都不想睡衣飞珀了。

可是,她享受着衣家媳妇带来的恩惠,就不能拒绝份内的义务。

衣飞珀想和她生儿子,她就必须睡他。

自幼根植在心内的骄傲与现实逼迫的重压让她深陷煎熬,若她是个寻常谢朝女子,逆来顺受也罢了,可是,她从小就不是。

她怪不了任何人。她只能煎熬自己。

我为什么要过这种可笑的生活?我为什么不能和离?我为什么不能走?

因为我不能走。

因为我选择了,我就要承受。

骄傲与责任在谢团儿体内刀刀拼杀,一寸寸凌迟她的健康和灵魂。她努力吃饭,睡觉,想要活得更坚强,可是,没有用。

心里过不去,就是过不去。

倘若不是太后意外回京,皇帝意外宽赦谢范出禁,她只会一点一点熬尽自己,死在病床上,或是产床上。

盛七江拿不准衣飞石是否知道谢团儿给黎王夫妇送东西的事。

——就算衣飞石知道此事,他也不能掀到明面上说。往被圈禁的里头私下送东西,那是犯忌讳的。

他只说,郡主“关切”王爷王妃吃穿用度。

关心嘛,没有送!就是偶尔来问一下。

若是衣飞石震怒反问,他还能立马表示,她来问了,我们也没回答她呀!可规矩了。

衣飞石还真不知道这件事。

因为,衣飞石走的是宗正寺的关系,他亲自登门去拜托了义老王爷,又打点了宗正寺专门分拨王室禄米的衙门。

有襄国公亲自出面打点,手头也大方,黎王夫妇绝不会缺衣少吃——谁不知道襄国公为黎王挨过廷杖?欺负襄国公的“至交好友”,怕不是活腻了?

他也不觉得谢团儿做错了,或是“纯孝”,这就是为人子女的本分。

“她是个好孩子。”

我知道她来找你的事,承你情了。

衣飞石听得懂盛七江话里的试探。

没有他的情面,没有衣家的情面,谢团儿一个落魄郡主,哪有本事敲开中军兵衙的大门?

盛七江这一点儿试探,就是在表功讨人情。他愿意替谢团儿还这个人情。

盛七江顿时笑脸如花,越发殷勤地引衣飞石往前。走到黎王府正门前,大多数砖都拆了,只剩下正门一溜。

衣飞石拿出圣旨宣读,不等宗正寺的官员上前敲砖,盛七江就狗腿地上前把那一溜长砖推倒,笑眯眯地说:“请进,请进。”

谢团儿站在满是碎砖尘土的黎王府前,看着重见天日的门楣,脸色一阵阵发白。

媪老连忙上前扶住她,衣飞石也闻声回头。

她却不要人扶。

她慢慢地站稳,苍白的脸色逐渐恢复血色。

十年。

熬出头了。

※※※※※※※※※※※※※※※※※※※※

手机更的,手指断掉了0 0

喜欢生随死殉请大家收藏:(www.shanxizw.com)生随死殉山西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生随死殉最新章节 - 生随死殉全文阅读 - 生随死殉txt下载 - 藕香食肆的全部小说 - 生随死殉 山西中文

猜你喜欢: 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重生校园:天下男神皆炉鼎混沌天灵根血妖姬凤倾之至尊灵契师读者和主角绝逼是真爱正室大风歌医妃独步天下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反派有话说[重生]平宙乱穿毒医特工:邪君狂后师父又掉线了重生之纨绔幻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乘人之危[重生]卿本黑萌之妖妃来袭第一宠姬伪妹妖妃腹黑狂妃太凶猛女配之仙音袅袅妖禁共枕河山帝国第一女王爷天命凰谋
完本推荐: 重生超模全文阅读异能寻宝家全文阅读无冕为王全文阅读逆武丹尊全文阅读龙图案卷集全文阅读满袖天风全文阅读巫术师全文阅读天道图书馆全文阅读天尊重生全文阅读爱你怎么说全文阅读凌天战尊全文阅读少年王全文阅读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全文阅读新时代,新地府全文阅读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全文阅读木槿花西月锦绣全文阅读一级安保全文阅读雄霸神荒全文阅读光头武僧在都市全文阅读超级仙学院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天啊!我变成了龟末日魔修北宋大丈夫神武天帝福妻绵绵的悠然生活寒门萌妹的职场攻略宅童话盛唐小园丁韩娱之请签收隐藏大佬她又帅又衰万道剑尊玄天不灭老祖宗在天有灵向往的生活:从宠妻到奶爸我的无敌女帝俏仙女逍遥神医:我的霸道女总裁盗墓大法师异常工作面试指南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武破九荒萧阳龙王殿花都最强狂婿隋末唐初剑侠录总裁校花赖上我我的1982网王之最强馆主玄幻:神级气运诸天大道宗万界最强狂帝无限之玄门立道

生随死殉最新章节手机版 - 生随死殉全文阅读手机版 - 生随死殉txt下载手机版 - 藕香食肆的全部小说 - 生随死殉 山西中文移动版 - 山西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