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山西中文 >> 生随死殉 >> 振衣飞石(135)

振衣飞石(135)

在京中典买娼妇送人, 送的还是谢长维这种没差使的闲散宗室,到哪儿说理都是没罪过的。

可是,谢莹不一样。谢莹是公主陵督造官,这就有了实职, 给他送妾室就涉嫌行贿。当然,行贿这档子事, 凭着长公主府的面子,要把马万明捞出来也容易。

千不该万不该的是, 他张大嘴巴嚷嚷, 说自己送了谢莹两个“西河买来”的妾。

狭小的提审格子里气氛有了瞬间的凝固。

龙幼株受了衣飞石敲打,哪怕马万明失言说错了话,她也只是听着,没有诱哄追问。

她不问, 衣飞石却不能不问。

“您怎么会去西河买人?谁做了中人?”衣飞石问道。

龙幼株与黎顺都有些诧异地看着衣飞石。您这不是来捞人的吗?我们都不敢问了, 您自己个儿问上了?这事情一个不好,马舅爷就得在听事司把牢底坐穿了——莫非, 是要当堂就洗白?

黎顺琢磨着吧, 这马舅爷脑子不大好, 就算定襄侯想给他“洗白”,他可能也配合不好。

自家外甥问话,马万明就更没有戒心了,当下就开始吹牛:“西河不是出美人儿么?西域大妞儿!啧, 栗发长腿, 胸脯那么高, 我瞧着都好!小石头啊,改明儿舅舅也叫你舅母给你物色一个!不是舅舅吹牛,咱家跟西河好几个大商贾都是过命的交情,弄个美妞儿不成问题!”

这坑老婆的……衣飞石无奈极了。

他看了龙幼株一眼,虽然没说话,意思却很明确:不到必要,不能提我小舅母进听事司监狱。

这年月官门大狱都有很多潜规则,不是杀人通奸的大罪,轻易不会让妇人坐监。因为牢中环境实在对妇人太不友好了。下过大牢的妇人哪怕活了下来,一辈子也会生活在指指点点中。

听事司不像大理寺狱那样有高级单间,真把狄氏提进来了,就算没人敢冒犯她,好声好气地问两句话,她再出去也要被议论半辈子。

龙幼株不置可否,不过,也没有立刻派人去提狄氏。

——若是在马万明口中就问明白了,也不是非得把狄氏弄进来不可。

“中人是谁?”衣飞石又问。

马万明苦苦思索了半晌,摇头道:“这都好几个月的事了,那字据又不是我去办的,我哪里记得中人是谁?”

黎顺差点笑出声,提醒道:“舅爷,侯爷是问您,这给您介绍买卖门路的掮客是谁?”

“哪里来的掮客呀?”马万明很不屑地挥开黎顺给自己揉肩的手。

“我与河阳赵县的赵赟有生意往来,他手里有些刚养成的女子,抢手得很,我就花大价钱买了两个。”他又讨好衣飞石,说,“这赵赟他如夫人是你舅母的手帕交,肯定还能再有好的。舅舅也给你买!”

衣飞石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了。

如夫人就是妾侍。自己三书六聘的正室跟商家妾侍论手帕交,闺中悄悄地交往也就罢了,还堂而皇之沾沾自得地炫耀,这到底炫耀的是什么?难怪干得出稀里糊涂娶个瘦马做大妇的事来!

想起自己这辈子都得向狄氏那种妇人磕头行礼,衣飞石浑身上下都是无力感。

“向赵赟赎买妇人之事,是在何时?”衣飞石又问。

西河白崇安叛乱时,赵县是早期附逆的县属之一,不止当地巨贾大族,连青壮稍多一些的西河旧族都被衣飞石砍了个干干净净。现在马万明还口口声声说能给衣飞石弄个大美妞儿来,可见他认识的“赵赟”还好端端地活着,在西河还有根基势力,问题是,这可能吗?

“二月……三月……?”马万明想了想,“三月三,女儿节,就是那前后。”

那时候西河正乱着。出身赵县的赵赟还能不慌不忙地在京城饮宴交际,给马万明送女人?

不排除赵赟心智沉稳,可是,西河叛乱平定之后,赵县世家商贾全没,就算赵斌出门时带足了可以支撑起与马万明交游的家财,他也不可能还有源源不断地西河美女送入京城——老家都被抄了,搁哪儿去找多年驯养的美女?

衣飞石问明白赵赟的联络方式,马万明结结巴巴说了地址,衣飞石便和龙幼株商量:“这源头也剔出来了,在下可否先带舅舅回家?案子若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司尊也是能随时进宫的,差人招呼一声,在下即刻带舅舅来应讯。”

若不是衣飞石的舅舅,沾上这事儿哪里还走得脱?衣飞石亲自来接人,想起皇帝两次警告,龙幼株不得不退一步,展颜一笑,正要答应——

“他……他是奸细啊?!”马万明终于想明白不好了,结结巴巴地问道。

黎顺忙安慰他:“是不是还两说呢,舅爷不着急啊,咱把他提来问问就知道了。”

马万明又颤巍巍地猛地一拍椅子扶手:“那姚欣欣也是他叫我买的呀!”

龙幼株:……

黎顺:……

衣飞石急匆匆来听事司保人,多半是因为摸不清龙幼株的路数。

他这辈子也没见过几个脑袋拎得清的女人,所以他担心龙幼株会趁机发难,做点什么出乎意料的事。到了听事司之后,他发现龙幼株态度谦让无比,也不是故意针对他或者马万明,戒心就淡了些。

毕竟一次又一次把自己埋坑里的人,是小舅他自己。

若龙幼株有心针对衣家,针对他衣飞石,衣飞石也不介意软硬兼施把人带走。现在马万明确实涉案,龙幼株又没有私心,衣飞石还能怎么办?他不是因私废公之人,不可能在目前的情况下,仗着官位权威与圣宠就强行抢人。

“舅舅,这事儿一时半会恐怕说不清楚,您暂时在听事司衙门待几日……”

衣飞石一句话没说完,马万明就惊恐地拉住他的袖子:“啊?你不是带舅舅走的吗?刚才不是还要带舅舅回家吗?为什么就不走了?——你骗我!你和……你和她们是一伙的啊?”

“小石头,我可是你舅啊!你这么对我,我姐知道吗?我姐还病着呢!你这是要把我姐气死啊?”

衣飞石恭敬却坚持地说:“舅舅,您已涉案,甥儿不能带您出去。龙司尊裁决清明,将案子审清楚了,自然就放您回家了。她不会对您动刑,您也别对她撒谎遮掩,该是什么就说什么。”

马万明常年看长公主打二外甥习惯了,急起来上手就抽,地痞打架似地拽衣飞石头发。

龙幼株与黎顺都吃了一惊,这要是让定襄侯在听事司挂了彩出门,上上下下都得吃挂落!

衣飞石稳稳地握住了马万明的手臂。

他可以不要面子,人前被舅舅抽一巴掌不算什么,毕竟是娘舅。

可是,他不能不顾皇帝的告诫。像马万明这样无理取闹随手打人的长辈,他真把这一巴掌挨实在了,那就是想借刀杀人了——皇帝肯定会弄死马万明。

看着衣飞石冷静恭敬中带着一丝冰冷的眼神,马万明突然觉得心悸。

他这时候才突然发现,衣飞石已经不再是当年被长姐随意打骂责罚捏扁搓圆的小可怜了。

堂堂定襄侯,前西北督帅,羽林卫将军,不必依附父母的荣光庇护,他自己就是一棵参天大树,能够为亲族遮风避雨。可笑自己分明指望他庇护自己,却仍旧把他当杂草一样肆意踩踏?

脑子沤肥的马王爷突然老实了下来,衣飞石才放开钳制住他的手。

“龙司尊……”衣飞石还想请龙幼株稍微照顾一二,找个干净的地方囚着,起码不饿不冻。

“若有侯爷作保,就请马舅爷先回府歇息吧。”

龙幼株根本就不想得罪衣飞石。这马万明乃是巨大一个怂货,稍微吓唬就浑身抽抽,真在听事司里出了个好歹,她怎么跟衣飞石交代?

外边来报说衣飞石来访时,她就打算卖衣飞石一个人情,直接让衣飞石把人带走了。

——否则,听事司监狱戒备森严,没有她给的那一块行走腰牌,哪怕是副使黎顺也带不进人来。

当然,龙幼株这一句话说得也是滴水不漏,人,我可以放,但是,人跑掉了,侯爷你要负全责。

“目前供词看来,这赵姓商人确有嫌疑,舅爷倒是蒙在鼓里。有涉案备查之时,卑职再请舅爷来说话。今日也不早了,监中阴寒不适,舅爷早些回府暖暖身子,别坐下了病。”龙幼株亲切地说。

衣飞石越发觉得龙幼株客气得过分了。然而,有那个涉及皇帝与龙幼株的暧昧传闻夹在中间,他先前不能问龙幼株为何针对自己,此时也不能问龙幼株为什么改了态度。

“自然由在下作保。”衣飞石压下心中的困惑,签了文书之后,将马万明带了出来。

孙崇几人还在门口候着,见他扶着小舅爷出门都围了上来,马万明见他们都是牵马来的,连连吩咐:“叫个车来!我骑不得马!”

“赁车来送舅爷回长公主府,再差人去马府给舅母回个话,请她去长公主府照顾舅爷。”衣飞石吩咐道。

他是把马万明拴在长公主府,叫衣尚予看着。否则,把这脑子沤肥的舅舅放在他自己那座筛子似的“马府”里,不定再出什么意外。再有那个和赵赟如夫人是手帕交的舅母狄氏,衣飞石本能地不放心。一并弄进长公主府,叫亲爹统一看管。

马万明还以为外甥是怕自己再叫听事司的人捉去,叫姐夫保护自己呢,忙道:“正是,你叫舅太太快来!把七七、八八、莺莺、燕燕、朵朵一齐接来!”后边五个都是他纳的美妾。

孙崇看衣飞石微微点头,立刻答应一声,吩咐身边亲卫去办。

一直到车赁来了,冻得瑟瑟发抖的马万明连滚带爬钻了上去,又掀开帘子:“外甥,你也来,车里暖和!”

衣飞石上前打躬:“甥儿还有差使,舅舅先回吧。”

送走马万明之后,衣飞石才倏地飞身上马,快马加鞭朝皇城飞驰而去。新书包网 www.51aslz.com

天已经黑透了,宫门早已下钥,管宫禁的衙门统共就有四个,羽林卫只是其一,只有羽林卫的钥匙根本敲不开宫门。哪怕衣飞石是羽林卫将军,此时想要进宫也是束手无策。

宫门下钥之后,羽林卫外巡三十丈,老远就把打马驰近左安门的衣飞石拦了下来。

羽林卫提着灯笼一看,发现被拦下来的居然是自家将军,忙屈膝见礼:“将军何故急驰?莫非……”这要不是出事儿了,大半夜的宫门前飞马是要闹哪样?

“无事。”衣飞石心怀侥幸地问道:“门前可有人候着?”

羽林卫愕然道:“没有吧?”都下钥了,候着也出不来呀。

衣飞石还是不死心,贴着左安门看了一眼,这宫门大锁是里面两把,外面两把,少了其中一把钥匙都打不开。宫门前的灯笼自然都亮着,看着夜色灯火下宛如沉静巨兽的宫门,衣飞石心中升起一股颓然。

突然之间,他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从头顶传来。

……有人?

衣飞石倏地抬头。

与此同时。

左安门城楼上,畏寒的谢茂裹着皮毛大氅,手里捧着暖炉,脚下踩着暖毡,正往下看。

这才看了一眼,立马就被衣飞石发现了,谢茂抬了抬站得僵直的腿,往前一步,露出自己被风吹得略寒冷的脸,说道:“回来了?”

宫门下站着的衣飞石似是吓呆了,守在门外的羽林卫也吓唬住了——这楼上谁啊!不要命了?!

守在门外的羽林卫训练有素地击落了自己手里的灯笼,组成防御阵形,举弓张向城楼之上。因宫门内外的羽林卫完全是平行排班,一旦宫门下钥,宫里的消息出不来,宫外的消息进不去。谢茂又是悄无声息地上了左安门城楼,宫门外的羽林卫没有接到一点儿消息,此时顿时紧张了起来。

哪个皇帝会二更天悄悄摸摸地爬皇城门楼子,仪仗不摆,灯火都不多架两盏啊?!

谢茂在城楼上露了个脸,就让银雷扶着往下走。

左安门是皇城进出的重要门户,宫墙也修建得十分坚固高大,然而城墙上羽林卫防守森严挂着宫灯,上下的梯级则只能倚靠宫人手提灯笼照明,十多盏宫灯将谢茂脚下的路面照得恍如白昼,谢茂的脸色也不见得多温和。

谢茂在这儿等了快两个时辰,本也是急匆匆地想要出门去追衣飞石,外边消息来报,说衣飞石是去听事司捞马王爷去了,不是去长公主府,他就停了脚步。

——衣飞石去和衣尚予谈出族的事,他要拦着。衣飞石去砸听事司,他跟着去干什么?

前两天他就发现衣飞石和龙幼株有些不对付,今儿衣飞石听说龙幼株逮了马万明,二话不说就往宫外跑,如此反常的举动,如何不让谢茂疑心?

衣飞石出宫的路线是经过太极殿再从左安门离开。换句话说,衣飞石完全可以先回太极殿和谢茂打个招呼,甚至请一道圣旨去把马万明捞出来。

可是,他没有。

衣飞石头也没偏一下,直接就忽略了太极殿,往左安门出去了。

谢茂也不是傻子。

衣飞石不来问他,甚至都不留人带话说自己出宫去了,这是为了什么?

衣飞石怀疑戒备的究竟是龙幼株,还是龙幼株背后的自己?

答案不言而喻。

站在黑洞洞的宫门之前,看着那两把坚固的御锁,谢茂懒得去叫人来开门,吩咐道:“劈了。”

……劈、劈了?劈这御锁罪同谋逆,这是诛九族的罪!就算是皇帝吩咐,守门的羽林卫还是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领头的校尉忙跪地领命,也没有斧头,只得用佩刀当当当地砍。

正经宫门御锁不难撬开,防守主力还是里里外外的羽林卫。这会儿羽林卫动手砍锁,没什么人阻拦,很快就砍开了。

“开门。”谢茂道。

里边的羽林卫抬起粗重的门闩,然而,外边还有两道锁,门打不开。

“劈了。”谢茂再次吩咐。

里边的羽林卫校尉紧张得口干舌燥,贴着宫门,小声给外边递话:“陛下口谕,劈了。”

外边也是一阵混乱之后,叮叮当当把御锁劈开了,沉重的宫门吱呀推开。

谢茂站在门洞之内,身边银雷、郁从华提着玉色琉璃宫灯,散发出淡淡的温暖光泽。

然而,这点点滴滴的暖意,渗不透谢茂冰冷沉静的脸色。他不在乎衣飞石不告而别,也不在乎衣飞石去砸了几个衙门,他也根本就不在乎什么马王爷牛王爷,他在乎的是,衣飞石悄悄摸摸地防着他。

“……陛下。”衣飞石没有牵马,孤身走了进来,看样子就想跪下。

“免礼。”谢茂不会罚他跪,跪着膝盖疼,“走吧。”

两口子吵架,总不能当着外人吵。谢茂借着零星的灯火,将衣飞石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发现他衣衫工整,也没什么看得出来的伤患,可见出门砸衙门并未吃亏。然后,他转身,上了御辇。

衣飞石哪里看不出来皇帝生气了,这就老老实实地跟在御辇一侧,准备走回太极殿挨训罚跪。

哪晓得他跟在御辇前站了一会儿,御辇也没有起驾。

没多会儿,御辇的门帘子轻轻挽起,银雷麻利儿地下车小声道:“侯爷,您就不上辇,也得骑马代步呀。这大冷天儿,您要走着回去,可不是跟陛下置气么?”

衣飞石是怕皇帝生气了,所以不敢骑马——皇帝金口玉言,说的可是“走吧”。

谢茂恨死了衣飞石的犟脾气,派了银雷下去劝说仍不放心,亲自掀了车窗帘子,往外看了一眼。

衣飞石也正甜丝丝地往上看。

“起驾。”谢茂第一次没与衣飞石对视,反而将帘子放了下来。

御辇车驾辚辚而行,早有宫人伶俐地牵来御马,衣飞石也不失落,轻身飞上马背,马蹄声清脆哒哒哒地跟在御辇之后。因随行的都是太极殿宫人,衣飞石也顾不上太多,靠近御辇车窗小声赔罪:“陛下,陛下?臣错了……”

“臣错了”这三个字,简直都快成了二人之间的情趣了。

谢茂坐在温暖的御辇之上,听着衣飞石小意赔罪的熟悉声音,第二次觉得茫然。

第一次让他觉得失措茫然,是在西北。那日衣飞石拒绝他在黎王跟前的礼遇,坚持不肯坐那个皇后才能坐的位置,他自省,惭愧,不知道该如何去爱衣飞石。可是,那一次,他终归还是知道,就算那时候他不知道如何去爱人,他总会找到爱人的方法。

这一回的茫然,则是他开始迟疑了。朕真的能让小衣安安心心地与朕在一起么?

他重生到十六岁那一年,今年已经二十一岁了。

他和衣飞石相识,也有整整五年了。

他和衣飞石在一起,生活上,身体上,都没什么不契合的地方,甚至称得上默契。

他知道衣飞石的每一个生活中的小习惯,衣飞石也能不抬头就知道他伸手究竟是要茶还是要毛巾,他们俩在一起,哪怕不说话,就是隔着一张茶桌待着,日子就甜美得像是花蜜。这是谢茂几辈子都没享受过的幸福。

他挺喜欢衣飞石乖乖巧巧跪在他面前喊陛下的样子,男人骨子里哪儿能没点征服欲?这种爱人完全臣服又爱慕着自己的滋味,比什么毒品都让人飘飘然。

可是,他不会喜欢衣飞石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衣飞石会在他跟前随口自称“我”,也会气急败坏地轻咬他胳膊,急起来了还敢稍微动用一点武力,压着他不许再动。谢茂就以为,他们的感情算是渐入佳境了吧?

碰到龙幼株,谢茂才悚然惊醒。

这都是幻觉。

※※※※※※※※※※※※※※※※※※※※

好久没谢雷了,最近被炸得晕头转向,来拜谢衣食父母。

明儿谢营养液。

感谢青裳x2、云锦@君子如风、芝士团的深水鱼雷

感谢燕折雪、三更先生的浅水炸弹

感谢云锦@君子如风x6、芝士团x5、友多闻x3、潭子x2、灰机x2、云中微尘、圆月山庄、如风、三生石为证、狐说、爱上猫的蛾子的火箭炮

感谢蓝紫瑜x10、抹茶懒猫x5、友多闻x5、芝士团x5、云锦@君子如风x4、淇纸x4、圆月山庄x2、喵喵x2、maomaox2、覃茶x2、暗夜星辰x2、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为龙姑娘打CALL、打遍天下五七万、阿游、鬼夙keb、潭子、小寒、青裳、木之姿、珺昇、feijiao、一枝梨花、弋阳、淼淼、不堕华年、?晏晏?、^ω^邪瓶^ω^、安霖的手榴弹

感谢为龙姑娘打CALLx205、蓦然不见x174、圆月山庄x32、汨童x25、汉之广矣x21、云锦@君子如风x17、抹茶懒猫x14、淇纸x13、覃茶x10、风味鱼片x9、一枝梨花x9、XOx6、芝士团x6、18565958x5、听x5、友多闻x5、梦野x4、莉莉x4、妖x4、Jex4、小和尚x4、舅舅的狗子x4、分你一坛天子笑x3、小虾米x3、疏音x3、哆啦a梦x3、鸡腿少女x3、21805367x3、文小夕x3、墨爷x3、边姽婳x2、sailax2、可星雨x2、懒女子x2、打遍天下五七万x2、高声x2、潭子x2、王萌萌x2、将军,你的羊水破了x2、君莫歌x2、斯人荼蘼x2、25435931x2、微微安x2、红墙x2、candyyanx2、莫离遗忘x2、子恬子晴x2、小猫乱撞x2、车x2、落花有意流水无情x2、萬萬家的小柯基x2、苏柯x2、4234247x2、淼淼x2、苹果派、那谁家的小经年、蓝紫瑜、晚茗、25649944、24699330、北扣、顾酥酥、una8687、艳丶君也、紫、呜呜呀呀、炎家小凉、水无月庆典、团子不给吃、旃檀辞、京十五、紫歌、鸡汤酱、三月圆、这蛋有毒、睡不着觉、YA了、阿游、白银、20665794、醉觞、m.y、璿梦随风、kld1412、米色温柔、帝宁渊、月落乌啼k、向日葵、陌冽、可飒、20543814、令狐公子、明月清泉、楚卿、穷年、冯锅锅、小茶、兰、TT、晴天、22710107、云中微尘、庄谛、青莳、小夭、困死了、寰宇奇藏、瑜鹅、25774094、与谁同坐、哥斯拉、unicorn96、貓貓、漠盟、22546053、偏惊白头翁、22065394、hayi、二分缘、七月流火、kiwu、三生石为证、Minerva、栀筠、陌、小木杓子、马赛克下的纯真、灵裔、拂晓之火、静初2014、4399小游戏高级玩家、我怜君在岁寒后、25634438、猫咪子爱吃鱼、shen、匪石、小藤小银的亲妈、22205163、樟下鹿、yimin86683、orchid、神秘人、25093244、白日做梦ing、晚轩、白白献身,死而后已、宝藏、夜风入觞、Hros、Rita、絮羽、无节操、咪、下弦月、放纵不羁泪点低、影月的地雷

喜欢生随死殉请大家收藏:(www.shanxizw.com)生随死殉山西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生随死殉最新章节 - 生随死殉全文阅读 - 生随死殉txt下载 - 藕香食肆的全部小说 - 生随死殉 山西中文

猜你喜欢: 千金笑上神升级记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师父又掉线了神医毒女:邪王盛宠小狂妃腹黑狂妃太凶猛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终末之龙天道制霸计划炮灰修真指南王座攻略笔记将军醉大佬退休之后共枕河山极品女仙我为表叔画新妆朕家病夫很勾魂大风歌邪王嗜宠:鬼医狂妃穿书后我嫁给了残疾暴君妖禁爆笑修仙:师姐,快变身血妖姬医妃独步天下hp以骨为扇一仙难求
完本推荐: 十号全文阅读新时代,新地府全文阅读旧爱晚成,宝贝别闹了!全文阅读混世小术士全文阅读全球神武时代全文阅读凌天战尊全文阅读校园狂少全文阅读我成了新的魔法之神全文阅读万道独尊全文阅读葬荒全文阅读重生之财富美利坚全文阅读偷香邪医全文阅读超级特种兵全文阅读我的26岁女房客全文阅读穿书后我嫁给了残疾暴君全文阅读黑暗纪元全文阅读修仙归来在校园全文阅读重生潜入梦全文阅读都市血狼全文阅读虫袭异界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饲养全人类快穿虐渣我是专业的穿越之这个王爷好烦人吾家娇女我的1982路过游戏王世界的打牌神霸天武魂重生似水青春洪荒:我为建木通万界!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天帝的悠闲生活绝地求生之无限刷钱戏闹初唐超品命师命运之轮逆转未来英雄无敌大宗师极道游长生天阙我的帝国无双我可以不劳而获傲娇天帝追妻路漫漫萧阳龙王殿娱乐之热爱生活技能系统用法术还要讲良心从破产到宇宙首富召唤大佬诡三国重生大富翁都市逍遥邪医大楚怀王

生随死殉最新章节手机版 - 生随死殉全文阅读手机版 - 生随死殉txt下载手机版 - 藕香食肆的全部小说 - 生随死殉 山西中文移动版 - 山西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