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山西中文 >> 生随死殉 >> 振衣飞石(44)

振衣飞石(44)

谢茂出门看似只带了几个宫人, 其实背后有大队羽林卫随行保护。行在街上一眼望去,十个百姓里倒有五六个都是羽林卫乔装改扮。

谢茂本想带着衣飞石随处逛逛——不逛怎么办?直接带回宫?眼瞅着衣飞石不是很想进宫,宫里也确实不很方便, 逛街更是兴师动众,谢茂想了想, 带着衣飞石回了潜邸。

信王府此时已升龙, 原本谢茂寝居近身之处都改换御用。

哪怕是国丧中没有大兴土木,宫制已改, 重临故地竟有一种沧海桑田的滋味。

“坐吧。”谢茂本想找回一点儿从前的感觉, 哪晓得弄巧成拙了。

骤然分开了好多天, 衣飞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谢茂叫他坐,他就在老位置上坐了。

哪晓得谢茂坐在沙发上身体前倾,半点没有伸手搂他的意思。双肘在膝上一撑,臂膀向外, 就似一种拒绝。——彻底把衣飞石拒在了他的怀抱之外。

这个姿势现代人很熟悉, 若是谢茂再垂头丧气,用手搓搓脑袋, 那就是标准的丧脸。

可是衣飞石不熟悉这个姿势。

谢茂对他显露出一丝拒绝, 他即刻起身退了一步,立在沙发外侧, 躬身垂首。

——没有马上跪下去磕头, 那是因为他和谢茂相处几日, 彼此感情还好。

谢茂还没来得及吐气, 身边人就起立低头了。

和前两世很像。衣大将军在他跟前总是那么小心谨慎,从不出一丝纰漏。前世是他登基多年皇权在手,衣飞石不得不怕,今世衣尚予手握重兵皇室倒还不那么专横,可是,衣飞石还不到衣尚予的地位。

每一世,他的身份都把衣飞石压得死死的,丝毫不得动弹。

“你坐。”谢茂指了指身边的单人沙发,这是个亲近又不亲昵的位置。

我不喜欢这样吗?谢茂不觉得。若没有这一层压制,他根本没有亲近衣飞石的机会。

所以他和系统闹翻了,嚷嚷着不想当皇帝也不想活了,可他发现衣飞石有可能逼反衣尚予时,立刻就出手浇灭了这个苗头。——把皇位让给衣飞石来坐?不可能。他可以死,但他绝不想失去对衣飞石的主动权。

他没想过会这么早登基。这打乱了他的很多盘算。

像现在这样,他是获得了绝对的主动权,可衣飞石也失去了选择权。当他是信王的时候,衣飞石可以拒绝他,他当了皇帝,拒绝就不是那么单纯的事了。

当信王的时候可劲儿调戏人家,甚至用射杀守城校尉一事逼人家献身,那叫一个无所不用其极。现在当皇帝了,改口说我闹着玩儿的,你喜欢我我们才睡,你不喜欢就算了。——衣飞石敢对他说,我不喜欢陛下,我们不睡吗?

就算谢茂说的都是真心话,听在所有人耳朵里都是那么的虚伪,甚至是威胁。

不等谢茂谈什么喜欢就睡不喜欢就不睡的话题,皇位砸他脑袋上的第一天,衣飞石就姿态卑下、“情真意切”地表示要为他侍寝了。

这话怎么说?说不明白。谢茂习惯性地给衣飞石推了盏茶,半晌才说:“国丧已除,你阿爹也去了下虎关,你去兵部走一趟,这就去中军办差。”他不再提接衣飞石进宫的事,可也不放心让衣飞石住回长公主府,“朕在北城给你拨个小院子,你住那边去。”

说是拨小院子,没说赐一座清溪侯府。也就是说,这是私底下的赏赐,不过明路。

他做信王的时候能随口嚷嚷和衣飞石成亲,这时候就不能瞎来了。

说到底,清溪侯算哪个名牌上的角色?值得皇帝刚登基就急火火地特赐府邸?谢茂不愿衣飞石扮演前世周琦的角色,有些事当然得低调些。——就算接衣飞石到太极殿住,那也是在太后跟前过了明路,央求太后帮着遮掩过的。

谢茂才刚登基,千头万绪纷至沓来,就算有几辈子经验,麻烦就搁在那里,再熟练工也得一件一件处置,何况,内阁诸臣也要磨合,每天都忙。把衣飞石安置在北城,他其实也没多少功夫经常微服出宫探望,单纯就是怕长公主欺负小衣。

哪晓得衣飞石就理解错了,以为皇帝特意圈住自己,得空就要来睡,低头道:“是。臣谢陛下垂顾。”

不过几天没见而已!

谢茂觉得很暴躁。他想问长公主欺负了衣飞石没?他想说自己并不着急甄选美人充实后宫。他想抱抱衣飞石吃个小豆腐。可是,想起衣飞石多日不曾入宫,反而待在长公主府和小姑娘玩耍,他就憋住了。这些话,他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衣飞石坐在一边也很不自在。从前待在信王身边都很放松,今天是真的觉得气压低。

只是在谢茂跟前,衣飞石一向被动,主动说话这个技能只在“有所求”的时候才点亮,明知道谢茂不太高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哄。万一哄错了呢?万一皇帝就是想发脾气呢?他也没自虐到想抬着头去正面领受皇帝的怒火。

二人僵持了许久,谢茂的茶水换了两遍,衣飞石就浅浅抿过一口,相对枯坐。

“时候不早了。回去吧。”谢茂想了想,吩咐朱雨,“你先服侍侯爷去柳巷长街的别院安置,若侯爷有什么得用的物件遗在长公主府,你亲自去取。”不许衣飞石再踏入长公主府一步。

二人一同出门,衣飞石在门前给谢茂磕头:“恭送陛下。”

就这么迫不及待和我分手!谢茂脚有点痒痒,不过,看见跪在地上身量犹少的衣飞石,舍不得踢。气不过就蹲下身来,双手扯住衣飞石的脸颊,狠狠揪了一把!臭小子!

衣飞石被揪得两颊泛红,眼看着皇帝扬长而去,心想,越来越喜怒无常了。

谢茂意兴阑珊地回了宫。

他后宫中除了个亲妈,一个女人都没有,心情不好只能往长信宫去。

此时国丧已除,奉安宫中的大行帝后梓宫都已经送至沿陵供奉,等待三年期满后下葬封陵。宫中自此除服,不再悬挂白幔,不过,上下依然衣饰素净,以表哀思。

谢茂进门时,太后正在看着宫人们摆放花盆。她最爱花木,文帝崩后,长信宫有一年没看见鲜花了。如今亲儿子登基,她自己成了名正言顺的太后,这才敢以孀居之身大喇喇地摆出花来观赏。

“怎么?碰软钉子了?”太后当然知道谢茂的去向,见谢茂不怎么高兴,故意道,“不识抬举的东西。我儿别生气,阿娘这就下懿旨申斥他!”

谢茂顿时就给她吓精神了。通常只有太后下懿旨申斥内外命妇的,哪有太后下懿旨申斥朝臣?不把衣飞石羞死才怪!

太后正在剪枝,见状笑得喘不过气:“哎哟,我的儿,就这么喜欢?”

她上次故意落水伤了肺,这时候笑得激烈一些,忍不住就喘。

谢茂见她手里花剪晃动危险,忙接过放下,扶她回堂上安坐:“阿娘,这么长时间也不见好,是否从外边请大夫来瞧瞧?”

“好了好了,养养就好了。”太后稍歇片刻,问道,“你今日去接人,没接回来?”

“他有自己的差使,哪儿能天天住宫里?儿臣在外边给他拨了个地方,离衙门也近。”谢茂道。

谢茂要接衣飞石进宫,太后乐见其成。现在谢茂把衣飞石安置在宫外,太后反倒觉得不妥当了:“他离衙门是近了,你出去哪里方便?阿娘不是不许你出宫。只是如今大局初定,前面一波陈朝探子也没查清楚,京中未必安全。”

谢茂笑道:“阿娘放心,儿臣不会时常出宫。给他弄个地方住着,实在是他家有恶母,每每都要欺凌虐待他。——阿娘与马氏相处更多,可知道这毒妇心肠?”

太后不能说全然不知。她善识人,似梨馥长公主这样奴颜媚上的人,御下也必然究极苛烈。她只是没想到梨馥长公主苛待的不是仆从,而是亲子,被儿子问了一句,她才想起儿子曾经写信让她收拾马氏,又忍不住笑了笑,说:“你放心,阿娘已经在替你出气了。”

谢茂不解:“哪里?儿臣怎么不曾听说?”没听见马氏倒霉啊?

太后不肯透露详情,只说:“且待来日。”

太后担心皇帝隔三差五出宫不安全,哪晓得自那日回宫之后,皇帝就一直安分地待着。每天老老实实玉门殿听政,太极殿议事,偶尔去内阁值房转转,和老大臣们聊聊天,改善一下伙食。

他吩咐把万年宫廊殿的屋子收拾出来,给几位阁臣一人拨了一间,另外几间备用。还给内阁值房专门拨建了一个小厨房,由尚膳监专门拨发食材配给,方便阁臣值班时饮食。

不单阁老们吃饱睡好精力充沛,在内阁的写字、文书都吃得油光满面。

外边朝臣们纷纷议论新君暴戾堵塞言路不好服侍时,在内阁服侍的小卒子们满脸懵逼:皇帝?暴戾?不好伺候?没有呀!皇帝可好啦!皇帝可会体恤下情啦!咱们内阁间间房里都有冰山!又凉快又好吃!

——有时候皇帝会赐冰碗下来,老大臣们养身不吃,都便宜底下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了。

宫里安稳不动,宫外的衣飞石则不免犯了琢磨。

自从那日在潜邸门前与皇帝告别,至今已有大半个月了。

他每天老老实实去北城的中军衙门上差,到点儿就乖乖回府候着,专门把卫烈留在家里守门,交代若皇帝来了,立刻去衙门找他回来。到了休沐日,就有从前的纨绔朋友上门,邀他外出玩耍,他当然不敢去,待在家里等了一天,皇帝还是没来。

他大抵知道是那几日没进宫的事惹了皇帝生气,原以为皇帝肯拨院子安置他,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哪晓得这么多天都不来找,居然气了这么久?还是,这是皇帝刻意磨他性子?冷待几日让他以后都谄媚些?

不管皇帝是生气还是故意冷待他,衣飞石都觉得挺没意思的。他闲来无事会想想皇帝今天来不来?夜里灯一熄,睡得也很安稳,次日照常去衙门上差理事练兵,并不纠结。

相比起谢茂想动不敢动的牵扯,他完全处于被动而坦然的境地,反而不受煎熬。

皇帝要来临幸,他就乖乖给睡。皇帝不来,他趁机好好练兵,将从前所学都施展一遍。

衣尚予已经培养了长子衣飞金做领兵大将,为了安抚皇室,也不会再把次子那么早就放出去带兵,是以,衣飞石这些年来一直在父亲帐下听命,没有独领一支小队伍的机会。

现在中军将军是武襄侯林闻雅,这位整天神龙见首不见尾,除了整军进驻北城当日来晃了一圈,其他时候都在衙门值房里睡觉。——中军是衣尚予一手带出的兵马,外人哪里插得进去手?林闻雅才懒得去校场费功夫。不过,林闻雅虽不管事,中军兵符揣在怀里也从没给衣飞石看过。

如此一来,衣飞石在北城中军衙门也算是如鱼得水,每天都精力充沛,干劲十足。

这日衣飞石从衙门下差,归家途中被原家小厮拦了下来:“少将军,我们小姐出事了,您快去看看吧!”

原家小姐就是那日在长公主府与衣飞石一齐射箭,被谢茂撞了个正着的白衣少女。

她乃是衣尚予帐下大将原伯英幼女,小字明娇。她的父亲原伯英大将,就是当日在襄州劝衣尚予自立、反被衣尚予斩首杀鸡儆猴的老将。

原伯英发妻早逝,家中有两位贵妾,各自生了一个儿子,都比原明娇年长。

衣飞石和原明娇原本也不是很熟悉。——他经常跟着衣尚予四处征战,原明娇一直养在京城,想熟也熟不起来。和原明娇交往,也就是最近半年的事情。

衣尚予杀了原伯英,原明娇在家中没有父亲倚靠,和两位庶兄关系也不好,常常被挤兑。衣尚予见少女失怙可怜,有心撮合儿子与她,原明娇也知机抱住了衣家二公子这条大腿。至于衣飞石,他和原伯英关系挺好,亲爹杀了这老叔,他心里也挺难受,见老叔爱女被庶兄庶母欺负,难免多照顾些。至于是否婚配,他没想那么远,也轮不到他想。

衣飞石本以为原明娇是在家中又被庶母欺负了,哪晓得原家小厮领着他到了梁安寺前,急吼吼地窜进了一间药铺,说道:“少将军,快快!”

衣飞石一头雾水,这是生病了?如今大药铺都有坐诊的大夫,急病也能在后堂问诊,他跟了小厮进门,站在垂下竹帘的堂前不再动了,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明娇生病了?”

小厮猛地把竹帘子打起,急切地说:“我们小姐今日去梁安寺烧香,被人从旱桥上推下来,摔得不好了!”

衣飞石心里猛地一跳。梁安寺前的旱桥!

谢朝未定都圣京时,京城规模远不如此时广阔。如今被圈在城门内的梁安寺曾位于城郊,有河道环带而过。太宗皇帝修筑新城时,重新规划城内水道,梁安寺前的河道就此废弃干涸了。然而,河道上的那座桥,是天下名僧明慧禅师化缘所建,无数信众慕名而来瞻仰祈福,一直不曾拆除,逐渐就成了一座旱桥。

那可是一座足有两丈高的桥,衣飞石若猝不及防摔下都容易受伤,何况闺中弱质?

衣飞石急切进门探望,曾经活泼爱笑的少女头上缠着白纱,已经被鲜血染得湿透,满床鲜血滴滴答答,脸色白得像是最上品的宣纸。她眼神涣散,神志已迷糊,奄奄一息地躺着。

在旁忙碌了半天依然没辙的大夫摇头:“哎,老朽无能。”

衣飞石上前,小心翼翼地看着血榻上的原明娇:“三娘子……是我,衣飞石。”

原明娇无力地想要看他,气息渐低,缓缓合上了眼。

“小、小姐!”丫鬟扑上来尖叫。

大夫上前摸了摸鼻息,叹息道:“客人节哀。”

衣飞石看着原明娇摔得一塌糊涂的尸身,一把救过小厮,拎到房外问:“你说你家小姐是被人从桥上推下来的?”

“对,少将军!小的和小彩都看见了!是那臭婊|子故意挤上来,趁着我家小姐不防备,一掌推在我家小姐背心,生生推下去的!少将军,我们小姐死得冤枉!你得替小姐报仇啊!”小厮跪在地上不住哭泣,满脸抹泪。

“你可认得凶手?”衣飞石问。

小厮不住点头:“认识!认识!小的本来抓住她了,可是当时急着去背小姐看大夫,被她溜走了。这是小的从她身上抓下来的玉环!”小厮从怀里摸出一枚玉环,交给衣飞石。

衣飞石详细问明了当时的情况,推原明娇的女子是何模样装扮口音,小厮就愤愤地指说:“少将军!此事必然是王姨娘指使人干的!前几日她想将我们小姐许给娘家不成器的侄儿,被我们小姐一口回绝,她便怀恨在心,说要我们小姐好看!”

衣飞石将玉环收在怀里,说:“先替你家小姐收殓,此事我来查。”

原明娇被推下桥也不过半个时辰,衣飞石随时中军副使,却不可能为私事调用兵马,先调了衣尚予留给他的二十四骑在梁安寺前查问目击者,想想又去长公主府调了家丁来帮忙寻找凶手。长公主府的家丁也都是军中退伍的老兵,伤残得不甚严重,个个都很老练。

梁安寺本就是京城很出名的佛寺,平日在此摆摊市货的小贩不少,刚才发生了坠桥事件,所有人都还在议论纷纷。衣飞石差人查问,居然就有人给他指了方向:“那边那边,我看见那女子带着丫鬟往那边跑了!”

……

卫烈小心翼翼地向衣飞石回禀:“二公子,此事恐怕和……”他指了指皇城。

“荒谬!”衣飞石第一次冲着袍泽兄弟发怒,“你若说此事与陛下有关,就拿出证据来!”

“公子,据兄弟们查证,那女人乃是教坊司官妓,平时根本不烧香礼佛,连东城都不曾去过。她与原家没有半点儿干系,绝不是原家侧夫人所指使。平白无故就在今日出门,恰好在桥上遇见了原三娘子,顺手就推下去……这哪里说得过去?必然有人支使。”卫烈道。三二小说网 www.32wx.net

“不要信口揣测。去查。”衣飞石冷静地说,“不要害怕,把人提出来查。”

“那若真是……”卫烈指了指天,“支使,咱们上门捉人来问,可就……”

“不会是他。”衣飞石很肯定。倒不是他有多信任谢茂的节操和人品,而是从皇帝中旨杖毙御史来看,谢茂根本就不在乎脸面。他要真想吃醋杀人,上门的应该是羽林卫,而不是暗搓搓地指使一个教坊司的妓|女去背后推人,这作派也太可笑了。

“就算是他,他敢杀人,难道还怕被我知道吗?你也太看得起我了。”衣飞石可不觉得自己在谢茂心中有多重要。真重要,皇帝会晾着他大半个月也不来看一眼?

卫烈顿时觉得二公子说得也对。这要真是皇帝喝醋杀人,只怕正想给公子知道,不然这醋不是白喝了吗?今天有原三娘子,明天保不齐就有方四小姐,杀鸡儆猴,也得清清楚楚杀在猴子面前呀。

卫烈果真出门,去教坊司把那涉事的官妓拖了出来,挥着鞭子讯问。

那官妓先是不肯承认推人,被抽了一顿鞭子,改口说桥上拥挤不小心推了一把,卫烈再逼问,她就咬死不肯改口。到底是教坊司里挂了号的人,弄死了也不好交代,可问不出来究竟,二公子那里更没法儿交代。

卫烈发狠道:“究竟是谁指使你谋害原三娘子,你若老实交代,我们只找幕后之人讨公道。你若不肯说,——”他居高临下地盯着被抽得满身是血的女子,“你这等官妓,打死你要吃官司,艹死你呢?老子二十多个兄弟,天天来找你撒钱,你能挨上几天?”

谢朝教坊司中官妓皆是犯官罪奴之女眷,最最卑贱可怜之人。这官妓听他威胁,终于忍不住哭道:“便是我嫉恨她青春年少,无忧无虑,是以杀她!”

“还敢胡诌!你平日从不烧香拜佛,不出南城,何故今日往梁安寺一行?”

“我想去便去了,哪有什么原因!你从前不吃肝子,今日吃了,你为什么要吃?”

“老子看你这婆娘是不想活了我艹!”

卫烈上前一步掐住官妓脖子,作势要撕她衣裳,那官妓尖叫一声,赶忙道:“我是,我是听人说,梁安寺那座桥叫忘忧桥,走过去别回头,就能抛却一切霉运,从此一生顺遂……我就、我就去了!”

“听谁说的?”卫烈抓到了重点。

官妓尖叫道:“我哪里记得!很久很久以前就听说了,是……是哪家酒楼?”

这年月的酒楼更像是个小市场,除了酒楼本身的掌柜、小二之外,另有一帮子在酒楼讨生活的闲杂人等。有专为客人换汤斟酒的焌糟,守在桌前供客人使唤跑腿的闲汉,卖药卖食卖小玩意的也能出入酒楼,可谓是人多嘴杂,根本没法儿查。

“你很久以前就听说了,为何今日才去忘忧桥?”

“近日有个北客缠上我了,一掷千金又爱打人,管教嬷嬷只爱钱财并不管我死活,我……我被他打得受不住,才想去忘忧桥……”

卫烈将官妓送医之后,再去查问她口中所说的北客。所谓北客,通常是指来自眉山以北的客商,眉山已是北地,眉山以北更是荒冷难行,常有北客来京贩售毛皮人参。因语言习俗都与京中不同,北客渐渐就成了鄙称。

据卫烈所查,官妓所说的北客确有其人,不过,卫烈赶到时,北客所赁居的宅院已人去楼空,曾在宅院中帮工的妇人说,是因最近入秋天气转凉,北客归家尚有两月路程,若是走得慢了,怕归家途中风雪难行。

按理说,这理由也没什么破绽。可是,官妓今天还去忘忧桥,可见在她心目中,打人的北客不会那么轻易离开。否则,她还去祈福摔什么“霉运”?

衣飞石挥挥手,道:“盯住那妓|女,暂时不动。”

是巧合吗?衣飞石不相信。不过,卫烈查报之后,他更不相信这是谢茂的手笔了。

谢茂做信王时就不屑动这么多弯弯拐拐的心思,当了皇帝之后反倒用这手段?他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内阁把他架空了?权力被太后夺走了?刚登基的皇帝,不可能这么清闲。

他从中嗅到了一丝很熟悉的味道。

那种迫不及待用一切手段离间衣家和皇室,偏偏又总是被他察觉到不妥的味道。

藕香食肆。

赵仲维掐着幼娘脖子,紧紧将她压在酒酱墙壁上,低声训斥道:“贱婢,贱婢!我让你们不要动!谁都不要擅动!为何要私下行动?为什么不听话!我要处死你们!”

幼娘被掐得无法呼吸,好一会儿就翻起白眼,浑身抽搐。

赵仲维猛地松开手,看着幼娘蜷缩在地上抽搐许久,他疯狂的怒火才渐渐平息。

直到幼娘慢慢恢复呼吸,喘息着坐起,他才低声说:“你爹失踪了,我们都很悲痛。可是,幼娘,你要记住,你是诸色府下属,不仅仅是他梁青霜①的女儿!你如此任性妄为,京中已经不安全了。我要你近日即刻离开谢京,会有同僚接替你的位置。”

幼娘抚颈流泪道:“衣飞石害我父亲,我必要他死无葬身之地!头儿,我和阿杰做得很干净的,不会被发现,别让我走……”

“干净?衣家的奴才已经把那妓|女提走了,你还指望妓|女替你隐瞒?”赵仲维火气上升。

“提走又如何?她根本不知道什么。就算她说出了阿杰的身份,阿杰火速失踪,他们又能查出什么?焉知不是皇帝背后做鬼?”幼娘恨恨道。

“所以我说你蠢!农夫农妇在被窝里妄想,皇帝砍柴用金斧头,皇后蒸馒头用玉做的擀面杖!你就是这蠢不可及的农夫农妇!——皇帝是撞见了衣飞石与原明娇玩耍,那又如何?男人家哪个不三妻四妾?给娈宠买妻生子的主子不在少数!就算皇帝容不下原明娇,一道圣旨将原明娇嫁了,一碗药将原明娇鸩死了,又如何?他用得着鬼鬼祟祟使这么多门道吗?”

幼娘愣愣地搭下肩膀,摇头道:“不,不是这样的。头儿你不知道,信王……皇帝,他喜欢衣飞石,他怕衣飞石和他生气,他就……”

“不用说了。你即刻就走!”赵仲维眼中闪出一缕杀机,“你若不走,我送你走!”

与此同时,太极殿。

谢茂已经搬到了太极殿正殿居住,吃过晚饭闲着无聊,恰好最近天气转凉气候宜人,他就换了一身透气舒适的袍子,趿着木屐外出散步。

绕着太极殿转了一圈,莫名其妙地,他就走到了东配殿。

满打满算,衣飞石就在这里住了一个晚上。那一夜他和没穿明白寝衣的衣飞石同寝在卧榻之上,将人搂在怀里,将最不可言说的渴望抵在了衣飞石腰间。那时候没觉得,现在想一想……尼玛,这不是猥亵是啥啊!

难怪小衣宁可待在外边和长公主那个虎姑婆住,都不肯进宫来。

谢茂倚在门口,看着空荡荡的卧榻,心中叹息。他已经查明了那天在长公主府和衣飞石射箭的少女身份,就是被衣尚予砍了脑袋的老将原伯英的女儿。然后,他就没放在心上了。

——讲道理,小衣那么小心谨慎的人,怎么可能娶个潜在的仇人在身边躺着?

所以,谢茂一点儿都不吃醋。反正他不觉得衣飞石是为了那个女孩儿不理他。

明天要不要去看看小衣呢?这是谢茂天都要想一遍的问题。

每天的答案都是,不要。小衣现在每天都过得开开心心的,何必去惹他烦恼?

他这时候才想起,好像今天小衣的行程还没拿上来?干脆往榻上一坐,问道:“去问问,中军衙门今儿有什么意外么?消息没送进来?”——虽然没出宫去看,可衣飞石天天都要去中军衙门上差,总有眼线给他汇报全程。

赵从贵出去问了一遍,隔了很久银雷才进来,说:“回圣人,消息没进来。”

谢茂惊了:“怎么回事?快,点人马,朕要出宫!”

唬得赵从贵忙跪下哀求:“陛下,不可啊!宫门已下钥,您这时候出宫,必要惊动长信宫,惊动内阁,惊动朝廷上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西北出事了呢……”我的爷,您现在不是信王爷了,是皇帝,轻易动弹不得!

谢茂脑子里划过一个个人选,最终道:“去把宰英传来!”

宰英就是太后拨给谢茂的直殿监少监,名义上直殿监掌管宫殿洒扫,可宰英这个女少监,管的却是后宫之内连慎刑司都管不了的脏活。很快宰英进门,磕头道:“拜见主子。”

“朕要出宫。”谢茂单刀直入。

宰英想了想,说:“出去容易,可外边无人护卫,若主子稍有危险,奴婢万死难赎。”

放你娘的屁。当初劳资带着几十个信王府侍卫就敢在京城肆意来回,现在连个宫门都出不去了!谢茂憋了一口气,指着她,说:“你去问太后,给不给出去!”

宰英磕了个头,居然真的头也不回地直奔长信宫去了。

正准备睡觉的太后听了宰英的来意,禁不住哈哈大笑,道:“你这憨子啊,就是不知道体察上意。陛下为何要出宫?你把勾着他出宫的东西弄回宫来不就完了?罢了罢了,这事不须你来办。”

半个时辰之后,北城柳巷长街别院。

“尊驾何人?”

应门的是衣飞石带来的二十四骑之一,此时天色已晚,居然有人上门,他很是诧异。

来人正是羽林卫将军张姿。他在东宫做了谢芝十多年心腹,由谢芝一路提拔成将军,一直到谢芝突然驾崩,所有人才惊觉他居然是太后的爪牙。这一枚棋子,埋得实在太深。

按说他此时早该高升,可如今京中局势不稳,太后不放心把羽林卫交给旁人,张姿便依旧在羽林卫将军的位置上待着。只是据风闻传说,再过段时间,皇帝就要给张姿封侯了。

皇帝半夜闹着要出宫,太后也怕外边衣飞石真的有危险,这才把张姿吵了起来。

“张姿。”他亮出羽林卫将军三指宽的玉牌,不必报官职,京中只有他一个张姿。

“张将军!”门上亲兵立刻屈膝施礼。

“奉太后懿旨,传清溪侯即刻进宫。”张姿往里边看了一眼,“家里没出事吧?陛下很担心,宫门下钥不好出来,太后才使我走这一趟。”

亲兵也是无语了,你都说宫门下钥了,还请我们侯爷进宫?怎么进?翻进去啊?

还有,陛下怎么知道我们家今天出事了?卧槽,插眼线插得这么理直气壮啊!

甭管怎么说,羽林卫的将军都亲自来接了,这位可是太后的心腹,总不会是骗子。亲兵想请张姿进门奉茶,张姿只说门外立等,亲兵就赶忙一溜烟窜回后堂找衣飞石报信。

“太后传我?”衣飞石皱了皱眉。

因长公主的关系,他对上了年纪的妇人都有一定程度的警惕。

大半夜的,宫门都下钥了,太后为什么要传他进宫?若说皇帝担心他,以谢茂那么无法无天的脾性,估计早就冲出来了,为什么会是太后来传他?他又不是衣尚予那样地位特殊手握重兵的老将,宫门岂会为他轻易开启?

“就说我不在。”衣飞石才不肯去。

万一这太后把他骗到宫门前,栽赃他一个夜闯宫门的罪名,他找谁说理去?

啥?太后为什么要栽赃他?你儿子当了皇帝,还一直不纳后宫尽想着男人,你想不想弄死那个男狐狸精?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真是皇帝想见他求到了太后跟前,太后对他也没有恶意,反正也就是几个时辰的事,拖到天亮,明天一早再进宫谢罪也不迟。今夜他是绝不会进宫去的,谁来请也没用——嗯,是赵从贵的话,大概可能他还是会去?

“不在?”张姿都气笑了。

亲兵满脸诚恳地解释:“真不在,将军。您也知道我们公子那身手,出入经常不走门,一个不注意就翻墙串门去了。宅子大,搁大门走绕不少路呢,直接翻墙多方便。所以小的刚才还真不知道我们公子出去了。”

皇帝亲自拨给衣家二公子的别院,这还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敢往里闯的。

——哪怕他张姿奉了仁寿皇太后的懿旨。

传不到衣飞石,缴不了旨,张姿就站在门口,说:“好。我在此立等。若清溪侯‘翻墙’归来,还请即刻通报一声。”

亲兵腆着脸要请他进门:“您堂上安坐!奉茶!咱们公子回来了,即刻就走!”

“不必了!”张姿翻白眼。

“公子,那羽林卫的张将军站在门外,说要等您翻墙回来。”

衣飞石不禁歉然一笑,道:“所幸刚入秋,天气还好。你多照看,给将军送茶水吃食,拖张小榻过去也使得。待天亮了,我就去给他赔罪。”

正说着话,卫烈冲进门来:“公子,有人潜入那官妓养伤的客栈杀人灭口!”

“抓住了吗?”衣飞石简直都无语了。这伙人是有多笨,居然还敢出手灭口?

“抓住了。是个女子,公子可要去看看?”卫烈道。

“走!”衣飞石大步往外走,突然想起张姿还堵在门外,又停下脚步,无奈地说,“我翻墙出去吧。人搁哪儿了?”

※※※※※※※※※※※※※※※※※※※※

①大家可能忘了,我解释一句,梁青霜是衣飞金的蒙师,被谢茂处理掉的东篱先生。

其实我不建议大家带着既定的印象来套这篇文。

尤其是如果你脑子里自己臆想出一个情节,然后觉得我没按照你的臆想写,就觉得我写得不合理……那我也……不知道该说对不起您勒,还是……微笑着活下去.jpg

感谢所有订阅的小天使们,谢谢小天使们的营养液、地雷、手榴弹,我还收到一个深水鱼雷0 0原谅我土包子没见过这么大的款……吓得腿都软了。

喜欢生随死殉请大家收藏:(www.shanxizw.com)生随死殉山西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生随死殉最新章节 - 生随死殉全文阅读 - 生随死殉txt下载 - 藕香食肆的全部小说 - 生随死殉 山西中文

猜你喜欢: 娇宠长公主(重生)异世重生之全能大小姐红颜阁之君笑颜开天道制霸计划鲛人泪之画地为牢废柴逆天召唤师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重生后被前夫他哥娇宠了楚王妃反派有话说[重生]极品女仙混沌天灵根天命凰谋神医毒女:邪王盛宠小狂妃[综影视]好好活着医妃独步天下暮雨人间生随死殉史上最难攻略的女BOSS混元修真录[重生]凤倾之至尊灵契师爆笑修仙:师姐,快变身凤逆六界hp以骨为扇妖禁逆世大小姐
完本推荐: 逍遥门主在都市全文阅读我会修仙以后全文阅读超级仙学院全文阅读万道独尊全文阅读抗日之最强战兵全文阅读怪物聊天群全文阅读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全文阅读重生蜜籍,赖上腹黑boss全文阅读好妈妈系统[快穿]全文阅读圣王全文阅读一级安保全文阅读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全文阅读嫡女为妃全文阅读都市血狼全文阅读重生之豪门悍女全文阅读发个微信去天庭全文阅读篮坛之氪金无敌全文阅读琅琊榜全文阅读超级特种兵全文阅读你好,周先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修真高手的田园生活天帝的悠闲生活我能看透一切lol:给我五分钟,我还你一个世界都市之超级农场奶爸大唐:败家赘婿诡三国火影止水之游戏私服大唐:开局炸飞突厥大军开局全民科技大跃进天啊!我变成了龟梁山事务所英雄无敌大宗师玄幻:我能看书变强超神机械师快穿女主她超凶金色绿茵快穿大佬拯救人生魔临用法术还要讲良心这个主播有点皮天命神魔之战洪荒:鸿钧传人时总南小姐又作妖了跑男之我是大赢家仙宫自带画风崩坏的男人嫡女凤华:盛宠太子妃赤心巡天元尊

生随死殉最新章节手机版 - 生随死殉全文阅读手机版 - 生随死殉txt下载手机版 - 藕香食肆的全部小说 - 生随死殉 山西中文移动版 - 山西中文手机站